基本法30周年|第五次釋法 DQ梁游合憲合法合情合理

2016年10月,新當選香港立法會議員的「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在宣誓為議員時,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橫幅,並在用英語宣誓時以侮辱性的字眼及粗口侮辱中國 同年11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香港公職人員宣誓問題主動釋法,隨後香港高等法院遵照全國人大釋法指引裁定梁頌恆、游蕙禎等人喪失議員資格

基本法30周年|人大釋法是破解23條立法難題的可行選項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 《基本法》十八條規定,「全國性法律除列於基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

基本法30周年|宣傳推廣不等於實踐基本法

基本法頒行已經三十周年,香港回歸祖國也已經二十三年,在一般香港人心目中,基本法是一部什麼樣的法律?也許只不過是「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這樣一個既具體又籠統的概念而已。至於中央全面管治權,行政主導,全國人大釋法,香港中聯辦等等,一概不知,或者一概模糊,或者一概裝作不知,因為只有模糊這些概念,模糊這些空間,某些人才可以任意妄為,為所欲為,煽惑蒙騙。因此,可以毫不客氣地講,香港特區政府有關基本法的推廣宣傳工作完全是流於表面形式的官樣工作,每年四月份只是配合內地做做樣子,或者說只是給中央做做樣子,交足功課,之後便束之高閣,萬事大吉。

基本法30周年|香港政治改革的憲制基礎是基本法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治體制發展關係到《基本法》的貫徹實施、中央與特區的關係、香港各階層、各界別的利益,以及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關係到「一國兩制」在香港能否行穩致遠,關係到香港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特別行政區如何全面維護國家安全與國家利益

基本法30周年 | 維護國家安全 二十三條立法迫在眉睫

根據《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規定,香港特區政府必須實施本地立法,切實可行地維護國家安全 然而,受多種因素制約影響,首先是香港特區政治大環境的影響,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在回歸二十三年後迄今仍未落實立法,更遑論貫徹落實執行 因此,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與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便成為香港特區政府面臨的一項責無旁貸的憲制責任 2015年7月,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式通過新的《國家安全法》

基本法30周年|國家安全10大隱患 香港亟須立法堵漏

昨日是第五個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

基本法30周年|政治改革循序漸進的「序」就是基本法

《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 行政長官產生的具體辦法由附件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規定 」

基本法30周年|諸多問題亟待全國人大釋法釐清

基本法明確規定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對基本法進行解釋,其解釋條款將成為香港各級法院必須援引遵循的判案指引 因此,也就遺留下了一系列未曾預料到的法律問題,甚至是法律真空 這些法律真空在面對社會發展的諸多現實問題時,亟待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更為明確具體可操作的釋法指引 丁權案官司目前仍在上訴中,預期港府最終將會提請全國人大釋法,以釐清法律原則

基本法30周年|愛國愛港人士出任行政長官天經地義

《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 行政長官產生的具體辦法由附件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規定 」 根據基本法及有關規定,行政長官選舉候選人必須取得最少一百名選舉委員的提名

基本法30周年|愛國愛港人士管理香港是理所當然

已故國家領導人鄧小平在1984年6月22日、23日分別會見香港工商界訪京團和行政局首席議員鍾士元等人時明確指出:「港人治港有個界限及標準,就是必須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愛國者的標準是,尊重自己的民族,心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 」
從新到舊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相關度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您也可以將網站添加到屏幕)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