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馮論政 - 點新聞

點新聞 |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下載APP
標籤
上一条
下一条

萬里馮論政

萬里馮論政|春節遊中越邊境河口口岸

河口口岸,是中越边境云南段最大的口岸,又是滇越鐵路昆河段終點站,屬國家一類口岸。筆者在龍年大年初二(2月11日)在雲南省蒙自市吃了碗當地著名的菊花過橋米線,便自駕約兩小時,到161公里外的河口口岸。

萬里馮論政|美斯缺陣 誰坐收政治紅利?

美斯在香港和東京的表現,判若兩人,令他受盡千夫所指。不管是什麼原因,美斯肯定是輸家。

萬里馮論政|長春,故事之城

遺址是歴史,亦是人類財富。這是由呂欽文主編的《長春偽滿州國那些事》一書中的一篇,這篇文章是呂欽文訪問著名歴史地理學家葛劍雄教授,葛教授指出長春有其特殊性,因為特殊遺產在其他被日偽佔領過的城市是局部的,在長春卻是全部的。

萬里馮論政|誰會怕23條立法

那些反中亂港分子會細讀諮詢文件嗎?當然,那些反中亂港的所謂「輿論領袖」也絕口不提這些。其煽惑港人反對23條立法的險惡用心,彰彰明甚。

萬里馮論政|為何香港各界都支持23條盡快立法?

香港23條立法啟動,香港各界都盼望盡快立法,因為愛國愛港從來都是香港的光榮傳統。2013/14年爆發「非法佔中」時,逾百萬港人簽名反對。2020年《香港國安法》制訂並通過,近300萬市民參與「撐國安立法」簽名行動,強烈表達對維護國家安全的堅定支持。這些都是港人愛國愛港的具體表現。

萬里馮論政|23條立法合理合法 也合國際慣例

英國和加拿大是「黃絲」移居的熱門地點,兩國又自詡為「民主國家」,自詡尊重人權和言論自由;但一涉及分裂其國土,危害其國家安全包括經濟安全,他們毫不猶豫,絕不手軟,立馬便打。當這些躲在英國和加拿大的「黃絲」在大吵大嚷之時,不妨看看他們身處國家的法律。他們對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批評,便顯得蒼白無力,沒有根據!

萬里馮論政|人間仙境霧淞島

「霧凇」是中國四大自然景觀之一。(若想看中國最美霧淞,就絕對不能錯過吉林省的霧淞島。

萬里馮論政|到吉林延吉體驗朝鮮族文化

延吉位於吉林省東部,延邊朝鮮族自治州中部,是該州首府,也被國家旅遊局命名為「中國優秀旅遊城市」,濃厚的朝鮮族文化成為延吉的特點。可說是體現中華文化及朝鮮民俗的交替。從這個側面也反映出我國對少數民族文化的重視。你去「五眼聯盟」國家旅遊,你會見到他們用原住民的文字作霓虹招牌?

萬里馮論政|張劍虹口中的黎智英,傳媒大亨?政治推手?

西方政客、傳媒一直抺黑黎智英案是打壓言論自由,甚至硬給黎加上「言論自由捍衛者」的桂冠。但根據黎智英案的控方證人,《蘋果日報》前行政總裁張劍虹在法庭上連日來的供述,黎智英似是政治運動的推手多過是一個傳媒大亨。

萬里馮論政|哈爾濱依蘭縣城思靖康

依蘭是哈爾濱市下面一個縣,松花江和牡丹江在此交滙而過,故自古以來漁獵業都很發達。1000多年前,女真部落在此繁衍生息並崛起成為金朝。 1126年,北宋聯金滅遼。當時的態勢是,以軍事實力論,金第一、遼次之、北宋敬陪末座。當然從後來南宋抗擊蒙古可見,宋軍並非如想像般孱弱,缺乏戰意;否則蒙古大汗蒙哥也不會在1259年死於現今重慶的釣魚台城下,令蒙古第三次西征曳然而止,否則蒙古兵鋒極可能橫掃非洲。當然,在金庸先生筆下,蒙哥之死是因為楊過的彈指神功,因而改變歴史航向。

萬里馮論政|遊璦琿古城 感念人民解放軍

1661年康熙繼位,及後親政,便着手處理俄國人對外東北的入侵。通過兩次雅克薩之戰(1685-1687),清廷終於成功迫使沙俄於1689年9月7日同意簽訂《尼布楚條約》。這是中國歴史上第一條邊界條約,且是在戰爭勝利下簽訂的,劃定了中俄兩國邊界,那時外東北、外興安嶺、黑龍江的出海口—-海參崴及庫頁島規定是屬於中國的,沙俄也同意了,也不輪到她(當時的女沙皇索菲婭)不同意,因為俄軍打不過清兵。由此可見,國防力量的重要。沒有強大的軍隊,便沒有外交談判的底氣。

萬里馮論政|海蘭泡懷古

每年5月28日,你會怎樣過?對港人尤其打工仔來說,這只是5月尾快出糧的日子而已。但對遠在萬里之外的俄羅斯遠東地區阿穆爾州首府布拉戈維申斯克(「布市」,俄語:Благовещенск,直譯:「聖母領報之城」,清末時叫「海蘭泡」),卻會舉行盛大慶典,慶祝《璦琿條約》簽訂160多年。該條約是1858年5月28日簽訂的,2023年是該條約簽訂165周年。2022年《璦琿條約》簽訂164周年時,布市舉行慶祝活動。布市的學生、全俄青年軍等向紀念碑獻花。市長奧列格·伊馬耶夫說:「我們對祖先的責任是保護我們祖國的歷史」。

萬里馮論政|哈爾濱的日夜繽紛對特區政府的啟示!

筆者去年春節前夕曾在哈爾濱市住了兩晚,吃俄羅斯餐,航拍著名的中央大街。今年聽說哈爾濱在內地特別火,便決定再訪哈爾濱。今年同胞一反冬天都避寒往南走的趨勢,不少同胞尤其南方遊客都湧來哈爾濱。

萬里馮論政|我們都是法治社會下的中國人

在建設法治社會的工程中,我國還有不少要進步的地方。但從平民百姓、酒吧經理、刑警隊長、再到法律教授、社會精英,大家都在為法治社會添磚加瓦,一步一腳印地努力。

萬里馮論政|特區推動夜經濟應向大理取經

要注意,旅客在跨年煙花結束後趕回內地住宿或回家是一個結構性問題。這與香港和一河之隔的深圳酒店差價懸殊有關係,而這個懸殊是大批旅客漏夜湧回內地,不做「過夜客」的主因。以同一品牌的五星酒店為例,在深圳住一晚頂多是1000元人民幣,但在香港至少要價近3000元人民幣。因此,若特區政府希望能留住內地旅客在香港過夜,挑戰極大。筆者十多年前出任財經公關,安排一些中型上市公司客戶來香港出席上市典禮,他們也是住在深圳的五星酒店,一大清早過關,典禮結束後,也是回到深圳的五星酒店擺慶功晚宴。這對上市公司來說,省多了!連上市公司十多年前都如此,遑論今天的一般旅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