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講真D|野豬野豬 好煩好煩

文/黎岩

近期有大量野豬出沒傷人,對公眾人身構成直接傷害,漁農自然護理署決定每月定期進行5次行動,捕捉野豬。一時間,不登大雅之堂的野豬就莫名其妙地成了香港社會生活的焦點熱點,甚至連累到貴為曾任保安局局長的葉劉淑儀都要正襟危坐地大談豬事。正可謂:忽如一夜秋風來,千言萬語都是豬。

漁護署助理署長陳堅峰指,行動只針對習慣在市區出沒的野豬,不會捕捉郊區的野豬。漁護署昨晚亦率先行動,捕獲並人道毀滅出沒深灣道的數頭野豬。結果,漁護署的執法行動就被野豬關注組指責為是卑鄙及血腥,完全不能接受。該組織甚至認為,設置陷阱捕殺野豬,質疑政府一方面教導市民愛惜動物,自身行為卻背道而馳。言下之意,對野豬要有愛心耐心。

其實,長期以來,大量野豬習慣在港九新市區聚集及覓食、不怕人、會主動向人拿取索取食物,對市民構成滋擾及危險,日前有一名輔警在北角驅趕野豬期間遭到瘋狂襲擊,傷口深可見骨,雖無性命之虞,但野豬如此暴行真可謂是可忍孰不可忍。漁護署其後宣布將捕捉在市區出沒的野豬人道毀滅。有議員質疑漁護署「捕捉、絕育、放回」政策成本太高,成效太低。

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日前曾鄭重其事地表示,人道毀滅已是對野豬造成最少痛苦,「唔明白人道毀滅有咩唔人道」。她建議增設重新發牌規管的捕獵隊,在郊區雙管齊下解決野豬問題。經民聯副主席林健鋒前日亦呼籲,政府應多管齊下跟進野豬於市區橫行的問題,包括加強執法及擴大現時禁餵區範圍,並加重違例餵飼者罰款至最高5萬元。特首林鄭月娥前日更特別講到,近日社會對野豬在市區出沒或傷人的情況高度關注,擔心野豬在馬路橫街直衝或走入屋苑傷人,作為負責任的政府需要採取行動,漁護署決定採取以往曾執行的政策,將在市區出現的野豬人道毀滅,也是顧全市民的安全,「我明白香港好多人好愛野生動物,好愛大自然,好愛濕地,好愛魚塘,但最終我哋都要令到呢個社會保障到市民安全。」

面對野豬氾濫並進而大搖大擺地出入市區,與民為鄰,漁護署決定會定期「人道毀滅」在市區出沒的野豬。「香港野豬關注組」遂向漁護署署長梁肇輝發公開信,並建議實施人道的捕捉及避孕或搬遷計劃,增設冷靜期或觀察期讓市民改變餵飼野豬的習慣,加強署方人員面對野生動物的培訓等,達致「人豬共存」的和諧生態。關注組甚至更主張為野豬營造更優質的生活環境,訓練野豬減少誤闖郊區邊陲,云云。

事實上,正如漁農自然護理署助理署長陳堅峰所言:「有誤會指新措施會導致所有本地野豬滅絕,其實在習慣在市區出現的野豬我們才會處理,大部分郊區野豬不會到市區地方,不會造成滋擾,我們不會捕捉和人道毀滅。」

「澳洲野豬泛濫殺不完,女性獵殺野豬運動成時尚」,估計本港野豬關注組也曾閱讀過這樣的新聞報道,據統計,澳洲全境的野豬數量料達2350萬頭,幾乎和當地人口數量一樣多,幾乎一人一豬。野豬的泛濫威脅了澳洲農牧業發展和生態環境平衡,因此澳洲政府鼓勵合法捕殺野豬,以減少其危害。澳洲政府甚至出動軍隊,動用武裝直升機剿滅,一時間澳洲原野尸橫遍野血流成河。奇怪的是,當地媒體除了大幅報道殺豬英雌英雄外,鮮有指責政府濫殺無辜的報道。莫非,澳洲是化外之地,當地沒有與人道相應的豬道?彼時亦未見有一個港人視此為不人道,視此為血腥殘忍,真是同豬不同命,莫非香港的野豬更加矜貴高貴?

人類社會應該是一個多元共生的和諧自然生態。人有人道,豬有豬路,人道人權人命理應高於一切。回望兩年來的防疫抗疫,西方社會成日高喊人權,完全漠視生命價值,猶如美國,更有超過75萬人死於病毒侵襲。從根本上講,政府對國民生命的輕視漠視,就是悲劇的最大肇因。反倒是天天被美歐指責侵犯人權的中國,有效有序的防疫策略,確保國民健康安全有序生活,整個國家在疫下依然能夠井井有條地運轉,國民生活無憂無慮。如此奇景奇跡,就連美國普羅百姓也是羨慕嫉妒恨。孰輕孰重,孰對孰錯,無需贅言。

若果是多元民主整天關注的是諸如野豬、雀鳥甚至螞蟻,這樣的民主不要也罷。如果有朝一日有聲音批評,衞生署為防登革熱用藥物噴殺日本伊蚊實在不人道,或許並不滑稽。聯想到本港多年前曾突然出現在新界的一條小小鱷魚,足足煩擾港人一個多月,幾乎到了束手無策的尷尬境地,最終需重金聘請外援才能捕獲;聯想到高鐵工程開工之時有關途徑地雀鳥保護爭議的話題;聯想到港珠澳大橋開工前有關相關海域魚類平靜生活話題的爭議,香港人確實好得閒!人的生命權高於一切應該是自然法則。當然,聯想到寧可住劏房籠屋,也要力爭保護並持續擴大郊野公園,讓雀仔蝴蝶爬蟲有足夠活動空間新鮮空氣的主張,更可以用匪夷所思來形容。

香港社會老態龍鐘慢慢行久矣,其結果只能是各項議題往復一日的議而不決,決而不行,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野豬還是悠然自得地與市民為鄰,肆無忌憚地攻擊牠心目中的持槍敵人,市民尤其是婦幼也只能是提心吊膽防範野豬攻擊,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還未嚴重到豬進人退的程度。不知那些口必言人道誓要保豬權的關注者,面對傷痕累累血流披身的受傷警員該做何感想。也許,只有他本人受到野豬的瘋狂攻擊,甚至只有出現深可見骨的纍纍傷痕,才能幡然悔悟,野豬野豬,你還是躲遠點吧,別再給香港「添煩添亂」。

其實,問題的答案很簡單:捉拿歸案,放逐大嶼山。

更多閱讀:

漁護署首次行動 深灣道捕捉7隻野豬人道毀滅

深灣道野豬群出沒 漁護署射麻醉槍後抬走

漁護署:定期捕捉市區出沒野豬人道毀滅

野豬毀農作物入侵豬場 業界促政府加強監管

葉劉淑儀:全城關注野豬問題 敦促漁護署果斷行動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