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21世紀西行漫記(八)—— 遊走盤龍古道與瓦罕走廊

把導航定在瓦恰村,這樣便可以由盤龍古道的底部先仰望古道氣勢。(作者供圖)

文/馮煒光

「今日走過了所有的彎路,從此人生盡是坦途」,這彎道說的是新疆塔什庫爾乾塔吉克自治縣(「塔縣」)的盤龍古道。這條海拔3158米的公路,由山腳一直盤旋到山頂,是遊塔縣必到的景點。獲塔縣酒店員工的指點,把導航定在瓦恰村,這樣便可以由盤龍古道的底部先仰望其氣勢,也可以讓「兒子」(筆者的航拍機暱稱)大飽眼福。

由酒店出發後不久,便要先走入大山裏。和北疆大山的秀美、雲杉環繞很不同,南疆的大山雄奇挺拔,異常壯觀。然而,筆者一人一車在這訊號不強的帕米爾山區內自駕,若車因故失靈,有點叫天不應的感覺,也不可能再找千裏之外的伊寧吳總打救了。

努力是有回報的,筆者不久出了山區,在旅遊中心吃過午飯,便到了盤龍古道山腳。盤龍古道景區也很逗,在山腳把上面這句話寫在路牌上。香港的編輯們通過朋友圈和我一起爬這條路,之後也盡是坦途。有香港的老總透過微信問我,要多長時間爬完。筆者特意算一下時間,車以規定的時速30公里爬上去,約12分鐘便爬到圖中的頂部,上面寫着「小盤龍觀點台」。筆者頓感納悶,難道這條路還盤得不夠「大」,只能稱作「小」。筆者沿公路往山裏走,才知道在大山把視野阻隔下,真的還有一條路要盤旋。筆者也算了一下,隱藏在山裏的「大盤龍」需時約30分鐘,而且越往上走天氣越差,還頓感寒冷。到了山頂,又要盤旋而下,下山需時約28分鐘。之後便是一馬平川,而且陽光普照,頓感暖和。

筆者在山腳時,把導航定到克克吐魯克村,因為筆者想走瓦罕走廊(中國段)。讀者可能對這地名不大了了。筆者也是近日看巴士的報總編輯李彤小姐介紹阿富汗近況,才知阿富汗有一條像手一樣的土地伸向我國邊境,這便是瓦罕走廊(阿富汗段)。當筆者知道塔縣是我國唯一一個毗鄰三個外國的縣時(有看過我上一篇遊記的讀者,一定知我指那三個外國),筆者便很想來這裏,尤其跑跑我國段的瓦罕走廊。

筆者在路牌下有「向左走、向右走」的疑惑。(作者供圖)

皇天不負有心人,筆者終於來到這裏,並在路牌下有「向左走、向右走」的疑惑。朋友們都很幫忙,一起和我在微信玩這「遊戲」。最後筆者往阿富汗方向奔去,因為上述的克克吐魯克村正是我國瓦罕走廊段最西的鄕村。筆者跑過我國最西的城市喀什,還想跑一下喀什地區最西的鄉村。可惜進村之前有個公安檢查站,公安說除非是施工隊,否則申請了邊防證也不給進。筆者心想,總算跑了一大段瓦罕走廊,庶幾近矣,便開心折返。

遠處有強光的山隘,便是直通阿富汗的走廊。(作者供圖)

回說這個走廊,以港人來說,筆者應是先行者之一,因為極少港人來過塔縣,而瓦罕走廊以前是禁區,近日才開放的。但我國的先行者則是4世紀時的法顯大師,大師是在60多歲高齡時通過這走廊到天竺取經的。而最具知名度的「走廊旅行者」則要數唐朝的玄奘大師。筆者跑瓦罕走廊時,還見到由馮其庸教授親自考證出來的玄奘法師經行處。而圖中遠處有強光的山隘,便是直通阿富汗的走廊。

矗立這石碑的平台也被譽為「佛教之門」。(作者供圖)

筆者在這平台遙想當年玄奘大師攜帶大量佛經從此處東歸,忍不住發思古之幽情。矗立這石碑的平台也被譽為「佛教之門」,佛教當年便是通過瓦罕走廊傳入我國,故香港的佛教徒或對佛學有興趣人士,不妨來這裏走走。據說明年塔縣機場便會落成,屆時便不用像筆者般由喀什跑近300公里山路進來。不過,塔縣和瓦罕走廊平均海拔在 4000 米以上,朋友們來此地,要注意高山反應。

塔吉克族是出了名的多美女。(作者供圖)

說了一大堆自然界的漂亮風景綫,不妨看看人文的。塔縣是塔吉克族聚居之地,這裏有4萬塔族同胞分布在廣袤的 24000 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相當於20多個香港)。塔吉克族是出了名的多美女,筆者在午餐時便遇上這位服務員。有朋友問「有沒有她不戴口罩的照片」,筆者反而認為,多點想像空間會更美。未知讀者以為然否?

【相關報道】

21世紀西行漫記(七)——帕米爾:此生嚮往而神秘之地

21世紀西行漫記(六)——喀什學維語:祖國,曼斯尼雖依曼!

21世紀西行漫記(五)——獨庫公路:中國最美公路

21世紀西行漫記(四)——訪細君公主墓思融合

21世紀西行漫記(三)——八卦城內民族和諧

21世紀西行漫記(二)——新疆雲杉圍繞的民宿

21 世紀西行漫記(一)——新疆伊寧最美民宿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