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21世紀西行漫記(四)——訪細君公主墓思融合

新疆昭蘇的細君公主墓。(作者供圖)

文/馮煒光

「馬上淒涼,馬下淒涼,煩把哀音寄我爹娘」

筆者雖不大看粵劇,但小時候聽過爸爸播紅線女《昭君出塞》的唱片,這幾句便深印腦海中。據手頭資料,昭君是公元前33年漢元帝時出塞匈奴的,筆者前段時間去內蒙古也見到昭君墓。然而在公元前2世紀,即昭君出塞之前約80年,漢武帝便已派出細君公主出嫁西域的烏孫,其地在今天伊犁一帶,而細君公主墓也在新疆昭蘇。這便是筆者這個歷史癡來昭蘇的原因。當然由特斯克來昭蘇路上的薰衣草花海也異常漂亮,令我「兒子」(筆者航拍機的暱稱)流連忘返。

由特斯克來昭蘇路上,見到一片美麗的薰衣草花海。(作者供圖)

筆者早上在特斯克航拍完晨光熹微中的八卦城,寫完遊記便驅車直奔昭蘇的細君公主墓。細君公主被譽為我國有記載的第一位和親公主。細君公主生於江蘇揚州,本是江都王劉建之後,只因其父謀反被誅,其母也因同謀而被戮,細君公主當時年幼,故倖免於難。然而細君公主的坎坷命運並未停止,長大後細君公主精通音律,亭亭玉立。漢武帝接納了張騫的建議,聯絡西域烏孫以斷匈奴右臂,於是細君公主被挑選遠嫁,陪嫁的侍從、工匠逾百人。後來其夫君獵驕靡年老,擬按烏孫習俗,讓細君改嫁其孫軍須靡,也好讓細君在他死後有個依託。細君來自漢邦,不願「亂倫」,便上書漢武帝求歸。但武帝為了聯烏(孫)擊匈(奴),下旨要細君「從其國俗」。細君公主最終被迫改嫁,並誕下一女。不久細君公主便因抑鬱而死,享年才29歲。細君公主在烏孫語言不通,生活難以習慣,思念故鄉,作《悲愁歌》: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

遠托異國兮烏孫王。

穹廬為室兮旃為牆,

以肉為食兮酪為漿。

居常土思兮心內傷,

願為黃鵠兮歸故鄉。

可能由於昭君名氣太大,今天知道細君公主的人不多。筆者在昭蘇遇上幾位當地人,和他們聊起要去細君公主墓,他們都不大知道。今天的細君公主墓已接近我國邊境管理區,遠處是皚皚白雪覆蓋的雪山,山下則滿布雲杉,加上新疆藍得令人心醉的天空,確是風景優美。筆者在細君公主雕像前默立,追思2000多年前細君公主思念故土,不願改嫁的情景,感激她的付出,為今天中華民族的融合,締造了契機。

細君公主遠嫁烏孫,為後來推動民族團結作出巨大貢獻。(作者供圖)

據悉烏孫是今天哈薩克族同胞的一支先祖,烏孫盛產良馬,當年烏孫對細君公主的聘禮,便是大批「天馬」。筆者也到了昭蘇的天馬文化園,這個被譽為西域第一賽馬場的地方,確實見到高大膘壯的良馬。據介紹,阿哈爾捷金馬又名汗血寶馬,筆者看着這些良馬,遙想2000多年前漢武帝見到這批天馬的心情。在冷兵器年代,良好的戰馬是強軍的必要條件。以武帝的壯志雄心,他一定對烏孫天馬心儀不已。在天馬場,筆者又見到兩位女員工談笑晏晏,一問之下,原來一位是蒙古族的,一位是哈薩克族的,我便說:「我是漢族的,我們都是一家人。」大家都相視而笑。今天各族同胞都可以用普通話交談,不再像細君公主年代般語言不同,這是國家團結各民族的一個重要舉措,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70多年的成就之一,既尊重和保留少數族裔文化和語言,也能融入中華民族大家庭。

說到融合,筆者遊昭蘇當天(5/9),中共中央、國務院剛印發《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合作區實施範圍為橫琴島「一線」和「二線」之間的海關監管區域,總面積約106平方公里。其中,橫琴與澳門特別行政區之間設為「一線」;橫琴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境內其他地區(即內地)之間設為「二線」。澳門現時土地面積才32.9平方公里,一個合作區便等同把澳門的「舞台」擴大了3倍多。合作區的戰略定位是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新平台。合作區的管理委員會(「管委會」)實行雙主任制,由廣東省省長和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共同擔任,澳門特別行政區委派一名常務副主任。管委會下設合作區執行委員會,其主要負責人由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委派,廣東省和珠海市派人參加,協助做好涉及廣東省事務的協調工作。有了這個合作區,澳門有條件把其過分依賴博彩業的單一經濟格局改變。這是澳門和內地融合的優勢。澳門有幸旁邊有個橫琴,我的家鄉香港又如何?部分港人迄今連和內地融合和對接(例如「健康碼」對接)都有牴觸,或許港人真的要作個範式轉移,或至少多來我國邊疆走走,看看不同族裔都能融合,我們港人和內地漢族同胞又為何不能水乳交融?

【相關報道】

21世紀西行漫記(三)——八卦城內民族和諧

21世紀西行漫記(二)——新疆雲杉圍繞的民宿

21世紀西行漫記(一)——新疆伊寧最美民宿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