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21世紀西行漫記(六)——喀什學維語:祖國,曼斯尼雖依曼!

筆者來到喀什,近距離感受維族文化。(作者供圖)

文/馮煒光

庫車是進南疆的大門,而南疆最大城市,又是我國最西的城市便是喀什。筆者在庫車住了一晚,便直奔710公里高速到了喀什。筆者在大一升大二時便曾初訪喀什,那時是住在古城裏,近40年彈指一揮,今天喀什古城已是旅遊區,酒吧林立;筆者今趟住在由深圳企業投資的酒店裏。

喀什是我國維吾爾族聚居之地,舉目都是深眼高鼻的維族同胞,筆者在此地成了少數族裔。提到「維吾爾」,港人自然想起西方媒體對我國新疆的抺黑。香港作為國際城市,在這方面其實有不少工作可以做,然而港人來新疆作深度遊的不多,港官更少,故使不上力,徒然浪費了香港作為國際媒體中心的優勢。

喀什的新華書店,門口有維漢兩種文字。(作者供圖)

回說西方抺黑,他們總是說我國不尊重甚至「滅絕」維族文化。其實在喀什,連新華書店門口都是維漢兩種文字。筆者也曾到過有原住民的西方國家旅遊,卻從未見到過主流書店門口會用上原住民的文字。

來喀什,有兩個地方是必去的,其中一個便是香妃墓。讀過《書劍恩仇錄》的朋友,一定對乾隆皇娶香香公主這情節很難忘,也很想化身陳家洛,有個至死不渝的喀絲麗。其實真正的香妃是維吾爾族人,她的家族在喀什異常顯赫,香妃本人屬第五代,她26歲時嫁給乾隆皇,55歲玉殞北京。當時用了3個半月時間以馬車把她的靈柩運回喀什安葬。今天以香妃墓命名的地方,其實是她的家族一連五代的墓地。

筆者到訪香妃墓,想起《書劍恩仇錄》中,乾隆皇娶香香公主的情節。(作者供圖)

香妃之所以遍體幽香,歴來有不同說法,香妃墓景區的說法見附圖。大家有否留意到其中細節?是以維吾爾文先行,然後是漢語,再然後是英語。這從一個側面反映出我國對少數民族文化的尊重。筆者忽發奇想,倘若香妃當年生在美洲,而又因故載入美國史冊,你猜美國人會用印第安文字先行,然後再放主流文字(英文)於後面?想也不用想,驕傲的美國白人怎會這樣做?所以當少數民族還是生在今天的中國好。

有關香妃遍體幽香的傳說,景區以維吾爾文、漢語及英語講解。(作者供圖)

當然也有好心的香港朋友擔心筆者身處維吾爾族同胞中間會否遇上不友善。其實筆者在新疆遇到的維族同胞都很友善。筆者上面提到有兩個喀什景點是必定要去的,另一個便是艾提尕爾清真寺,這是新疆最大的清真寺,也是中亞最具影響力的清真寺之一。筆者在這裏遇上一位維族講解員,她告訴筆者她叫「阿依帕夏」,意謂「月亮」,筆者便叫她作「月亮姑娘」。月亮姑娘告訴筆者必須注意大殿中的掛毯,是習近平總書記2013年考察喀什時送給當地的禮物,上面有56個石榴,石榴是喀什的代表,56個石榴代表我國「56個民族像石榴籽那樣緊緊抱在一起」。這句話出自習近平總書記之口,掛毯也很形象地表達了這意思。

維族講解員「月亮姑娘」,為筆者介紹習近平總書記2013年考察喀什時送給當地的禮物。(作者供圖)

另一位是筆者在烏魯木齊大巴扎遇到的維族同胞,她叫再奴熱木·亞生,她透過微信告訴筆者其名字的意思是「照亮大地的光」,她說「我很喜歡我的名字」。這個「光」也一直普照着筆者,不斷在微信朋友圈追蹤和讚好筆者的貼文。就算是擁有公權力的維族公安也很友善,筆者在新華書店流連忘返,一時內急,便向在環島附近的公安求助,他們也很友善地告訴筆者旁邊的便民警站內是設有洗手間的。

每個族裔都有好人壞人,只是筆者在喀什遇到的維族同胞都很友善。筆者在香妃墓參觀,維族員工上演了一幕「婚禮」,筆者對於這類「婚禮表演」一向不感興趣,但出於對表演者的尊重,還是耐心看了。想不到離開香妃墓時,竟然在旁邊的餐廳遇上真正的婚禮,筆者立馬拿出攝錄機,並緊跟着維族同胞走進禮堂。為知道詳情,筆者還把視頻發給再奴熱木·亞生,她告訴筆者「這是純純的民族風情濃鬱的婚禮」。維族同胞在喀什的真實生活,透過這視頻表露無遺,筆者現把視頻置於文章之末,和讀者們分享。

維語「曼斯尼雖依曼」,意思是「我愛你」。(作者供圖)

筆者能在大西北安全遨遊,深感國家對各民族的尊重及各民族的和諧共存,故筆者以一句在香妃墓景區剛學來的維語:「曼斯尼雖依曼」作結,這句話的意思是:我愛你!故筆者在此大喊一聲:「祖國,曼斯尼雖依曼!」

【相關報道】

21世紀西行漫記(五)——獨庫公路:中國最美公路

21世紀西行漫記(四)——訪細君公主墓思融合

21世紀西行漫記(三)——八卦城內民族和諧

21世紀西行漫記(二)——新疆雲杉圍繞的民宿

21世紀西行漫記(一)——新疆伊寧最美民宿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