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講真D|塔利班會帶領阿富汗走向2.0版嗎

文/周德武

20年彈指一揮間,「911」恐襲的場景還歷歷在目。美國的總統已換了四茬,但阿富汗依然停留在原點。「911」之前,塔利班(普什圖語是「學生」的意思)是阿富汗的執政者;但美國的大兵壓境,讓塔利班退守至農村地區。20年之後,塔利班在美國大兵的眼皮底下重新回到了首都喀布爾,準備再次接管國家政權。

這一次塔利班不再躲躲藏藏,而是在大街上開始巡邏。美國人不得不央求塔利班,為他們及其追隨者讓出一條往通喀布爾國際機場的安全通道,好讓數萬人在有限的幾天裏安全撤出。據報道,美國派出了7架大型運輸機,估計每天能運走5000至9000人不等。塔利班給出的最後期限是8月底。

全世界的目光無一例外地聚焦於阿富汗。主流媒體都是用「大潰敗」來形容美國撤離時的狼狽,「美國沒能優雅地離開」。不過,美國一些媒體反問道:「失敗就是失敗,既然是失敗,何來優雅之說?」

美國這次丟面子是毫無疑問的,但這樣的尷尬遲早要面對。用拜登總統的話說,他不想把這個燙手的山芋交給下一任總統,所以「責任由我來擔」。但更多的美國媒體對拜登的回答並不買賬,認為你能負起這個責任嗎?堂堂的世界第一大國,落得如此下場,還有什麼理由辯解?你告訴世界,「美國回來了」,可如今美國「回家」了,而且是以如此不體面的方式。這難道是美國的完整撤軍計劃?美國的情報機構是怎麼評估風險的?那些傍着美國大腿的國家和地區,今後又怎麼相信美國還會為他們兩肋插刀?

當記者問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為什麼美國這次沒有迅速撤離外交人員,沙利文的回答是,不想讓阿富汗加尼政權的信心過早失去。但美國這一次完全失算了,也是美國政府耿耿於懷的地方。加尼第一時間就放棄了抵抗,用加尼本人的話說,不想讓阿富汗再流血,離開是最好的辦法。

前兩天美國總統拜登從戴維營度假地趕回白宮、面向全國發表講話時,對加尼的不滿溢於言表。拜登為他的撤軍計劃辯護,稱自己只不過是繼承了特朗普的外交遺產、被迫執行特朗普與塔利班達成的協議而已。拜登堅稱,自己對執行撤軍協議不可悔。但不等於拜登沒有後悔的地方,那就是過分相信由美國一手扶植的傀儡政權的戰鬥力。據報道,拜登還準備再次發表全國性演說,以平息美國各界對民主黨政府的憤怒。

塔利班以如此凌厲的攻勢重回阿富汗政治舞台的中心,超出了世界所有戰略家的預期。美國20年的經營如此不堪一擊,徹底打破了世界對美國的神話。在某種意義上說,美國人低估了阿富汗政府和軍隊的腐敗對阿百姓的負面影響,這反過來或許會強化美國對全球腐敗問題的再認識,對於接下來美12月初的全球民主峰會的定位或將具有重要的啟示意義。

美目前規劃的峰會議題之一就是反腐敗,可以預料,美國一定會吸取阿富汗加尼政府迅速倒台的教訓,以反腐敗作為切入點,加大對一些地緣政治敏感國家的「政治更迭」運動,以此培育更多親美政權。當然手法不會再像對待阿富汗那樣興師動眾、轟轟烈烈,而是更多地採取隱蔽手法,以圖建立一個所謂世界性的民主價值觀同盟。一場「民主與專制」的對決或許以我們無法預料的方式在全球悄悄展開。

對於中國來說,美撤出阿富汗所留下的戰略真空,增加了世界的想像空間,也把中國推向了風口浪尖,中國面臨的戰略壓力不可低估。美國從阿富汗撤軍,是這些年美國總體收縮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用拜登的話來說就是要騰出手來,集中精力對付中俄。既然阿富汗的不死不活無法對中俄形成有效牽制,還不如讓阿富汗亂下去,讓其外溢效應衝擊周邊,這種戰略擾動或許比美國駐守的效果好得多。

中國在阿富汗的利益主要有兩方面:一個是經濟利益,另一個是安全利益。鑒於中國大型國企此前已停止在阿的大規模投資,算是提前止損。至於下一步中國如何重回阿富汗參與經濟重建,目前尚未提上議程。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塔利班要想長期執政下去,離不開中國對重建工作的支持,塔利班對此心知肚明。

接下來塔利班向何處,特別是其有過5年短暫執政的經歷之後,塔利班會不會吃一塹長一智,由此升級至2.0版,也是世界的關注焦點。

有人把塔利班與中國當年解放軍解放全中國相提並論,但這種比喻並不恰當。解放軍是一支紀律嚴明的部隊,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的這支軍隊代表着中國先進生產力的方向,而塔利班此次之所以能兵不血刃佔領喀布爾,既有阿富汗人民對長期飽受戰爭之苦的厭倦,也有對塔利班20多年前執政手段激進的畏懼,而不是真正意義上對塔利班的擁護。更何況,塔利班的重要經濟收入來源是毒品,這與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軍隊自力更生、搞大生產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加之阿富汗的民族性格,對外來統治及傀儡政權的本能反感,這一切加速了「阿富汗內戰的結束」。

衡量塔利班政權能否進入2.0版,主要取決於三大標準。第一,塔利班能否與恐怖主義徹底切割。在過去20年間,塔利班製造的恐怖案件比比皆是,同時也窩藏了大量恐怖分子,包括「三股勢力」在阿富汗都獲得了庇護場所。正像中國駐聯合國副代表耿爽所言,「阿富汗今後再也不能成為恐怖主義的天堂」。

第二,塔利班能否切斷對毒品經濟的依賴。在過去幾十年間,塔利班控制的地區大量種植罌粟,成為亞洲毒品的主要來源。8月17日,塔利班在首都舉行的第一次記者會上,發言人表示,如果能夠找到更好的「替代作物」,塔利班將會放棄毒品經濟,也算是向國際社會擺出了姿態。

第三,塔利班如何與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切割。實行政教合一的統治在中東國家並不鮮見,但是將國家推向極端化的境地,並不符合世界性潮流。當然,指望塔利班一夜之間徹底改變意識形態並不現實,但是允許世俗化的存在是一個國家走向現代化的底線。在過去的4個月裏,塔利班攻城略地並沒有採取燒殺搶掠的方式;在佔領首都之後,立即宣布保證外交人員的安全,並對過去的公務員隊伍不搞政治清算,宣布對所有公職人員大赦,保證婦女的工作權和受教育權等,這些並不極端及與世界接軌的做法贏得了國際社會的尊重,對阿富汗的民心歸順也起到了積極作用。人們關心的是,這些措施究竟是臨時性的,還是一項長期性的政策。

阿富汗作為中國的鄰國,也是搬不走的鄰居,當然是「親望親好,鄰望鄰好」。我們對塔利班既不能存有過多的幻想,但也不必一開始就抱着固有的成見,更希望政權更迭之後的阿富汗早日走上國家重建之路,或許流亡的總統加尼(哥倫比亞大學人類學博士,曾任教於美國加州伯克利分校等,著有《修繕失敗國家》一書,是國際公認的「國家重建學說」的理論家)這類人方能有真正的用武之地,而不僅僅是被美國人拿來當一個傀儡或擺設。

(作者為大公報副總編輯)

相關報道:

熱點追蹤|阿富汗亂局的由來

熱點追蹤 | 塔利班會尊重女性權益嗎? 世人拭目以待

阿富汗亂局給全球的10大警示

Viki Talk | 塔利班佔領首都 美國緊急撤僑 誰是阿富汗危機始作俑者?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