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熱點追蹤 | 塔利班會尊重女性權益嗎? 世人拭目以待

阿富汗女性面臨著水深火熱的悲慘命運。(路透社)

文/黎岩

8月13日,阿富汗女導演薩拉·卡里米(Sahraa Karimi)在社交平台推特發布了一封致全世界電影團體及電影愛好者的信,薩拉·卡里米是阿富汗唯一國有電影公司「阿富汗電影」的第一位女性總導演,也是阿富汗唯一持有博士學位的女性導演。卡里米在信件中表示,阿富汗的女性權益和文藝工作將面臨塔利班的嚴重迫害,並渴望獲得世界其他地區的關注和幫助;她控訴美國當局和國際社會對阿富汗人民的背叛:「我不理解這個世界,我不明白這種沉默。」卡里米的悲情告白,再度引起了全球對命運多舛的阿富汗女性的悲慘境況的強烈關注。

無論歷史上的掌權時期還是反攻得勝的近期,塔利班的所作所為都已經表明,塔利班對阿富汗女性權益的蹂躪與踐踏,都實實在在與人類文明背道而馳,雖然塔利班發言人昨日公開向世界作出承諾,將充分尊重女性權益,但是,世人在拭目以待的同時,對塔利班執政憂心忡忡。

回顧歷史,1996年9月27日,塔利班政權剛一成立,就迫不及待地執行極為嚴苛的性別隔離性別歧視甚至性別虐待。宗教警察在首都喀布爾發布的法令聲稱:「伊斯蘭教的主旨是拯救,婦女的各項尊嚴都得到了保證。對於婦女的行為,伊斯蘭教實行了富有價值的指導。婦女不能給那些心懷不軌的人施行非禮的機會。女性應當承擔起家庭表率的重任,其夫婿、兄弟和父親則負責為家庭生活提供各項必需品(食物、衣物等)。」為此,塔利班特別針對阿富汗女性制定了極為嚴格的清規戒律:

1. 如果婦女沒有男性親屬的陪同,或者沒有佩戴面罩,不得外出。

2. 禁止婦女騎腳踏車或摩托車,即使有男性親屬陪同也不行。

3. 禁止婦女在沒有男性親屬陪同的情況下乘坐計程車。

4. 公共汽車施行男女隔離的汽車服務,男女不得同乘同一輛公共交通工具。

5、禁止婦女參加體育項目或進入體育俱樂部。

6、婦女不得穿高跟鞋,因為她們不能發出刺激男性慾望的聲音。

7、在公共場所,婦女不得高聲講話,不得大聲笑。

8. 所有平房或者底層樓房的窗戶都要被密實遮蔽,以防止外人看見房子裏的婦女。

9. 禁止對婦女拍照或攝像,報紙、書籍、商店或者家中也不允許出現婦女照片。

10. 任何包含「女」字的地名等都要被修改,例如,「婦女公園」被更名為「春園」。

11. 婦女不得出現在她們公寓或者家裏的陽台上。

12. 禁止婦女在電台、電視或任何公眾集會上露面。

13. 女性10歲以後不能再繼續讀書。

14. 任何女性不得婚前有性行為,違者即處死。

15. 女性的婚姻必須由父親或兄長做主。

瓦爾達克省Maidan Shar市長加法里(Zarifa Ghafari)稱自己只能坐以待斃。(網絡圖片)

阿富汗唯一的女市長、與塔利班有著殺父之仇的瓦爾達克省(Wardak)Maidan Shar市長加法里(Zarifa Ghafari)日前稱,塔利班如今再次上台,她只能坐等接受處決。現年27歲的加法里2018年成為阿富汗最年輕的市長,也是首位入主Maidan Shar市長辦公室的女性。塔利班一早已經多次發誓要殺死推動阿富汗女性解放、具有政治影響力的加法里。她遭遇數次刺殺和死亡威脅後,其父阿卜杜勒-瓦西(Abdul Wasi Ghafari)2020年11月在首都喀布林(Kabul)的家中遭槍殺身亡。加法里相信,父親是死於塔利班之手。

作為阿富汗唯一的女司機,Sara每天得扛步槍上班,十年如一日,因為她時時刻刻都要防範來自塔利班的暗殺。最近Sara Bahayi又受到了人身威脅,到了晚上,她都要戴著槍在自家屋頂站幾個小時。因為她是阿富汗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女計程車司機,在塔利班眼裏,女人拋頭露面,還把自己搞得挺出名,被認為是對所有男人的侮辱。因為塔利班的緣故,大多數男人不會坐她的計程車,就算上了車,男乘客通常會言語諷刺羞辱Sara一番,儘管她每天辛辛苦苦只能掙10到20美元,但就是這僅有的一點可憐收入,也足以養活她一大家子十幾口人。Sara還記得十年前考駕照時,其中一個男人走到自己面前嚴肅地說,「就算你不為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恥,你也得明白,我現在感覺很羞恥。」2000年,Sara的丈夫被恐怖分子殺死了。有人曾經使用女人的名字在Sara的Facebook上留言,罵她是個妓女。上個月,還有人試圖在晚上翻窗戶進入Sara的家。第二天,Sara就又買了一把步槍,一把留在家裏給家人,另一把始終帶在車上。

現居丹麥的前阿富汗女足隊長寶柏爾(Khalida Popal)向美聯社表示,收到很多阿富汗女足球員的求助,情況令她心碎,她只能叫身在阿富汗國內的女足球員盡快逃離家園,並刪走社交媒體的一切訊息。很多阿富汗女足球員透過視像及訊息向寶柏爾求助,有人痛哭,有人絕望,有人驚惶。身在丹麥的寶柏爾也做不到太多,她只能叫球員盡快逃離家園,因為鄰居知道她們是足球員,她說:「我勸她們刪去社交媒體及照片,去逃亡及躲藏起來。」

在塔利班治下,民眾或連買書、玩電腦遊戲、喝咖啡、看電影、聽音樂的權利也會失去。阿富汗或將重回中世紀般的黑暗時代。事實上,在近日塔利班陸續攻佔各城鎮之際,當地婦女已感受到改變:她們見到塔利班走入村莊擄走少女;大學宿舍的女學生緊急疏散,即將畢業的學位付諸流水;在銀行上班的婦女被趕回家,被禁繼續上班工作。一位阿富汗女性在《衛報》撰文:「現在看來,我必須燒掉這 24 年裏取得的一切,持有大學學生證或獎項都有風險,即使保留它們也無法使用,我們在阿富汗將沒有機會工作。」

一位喀布爾的女大學生在《衛報》撰文,透露當地女性面臨的恐懼。周日有警員疏散在女生宿舍內的女大學生,指塔利班已抵達喀布爾,會毆打沒有穿罩袍的婦女。女學生們想回家,卻發現公共交通工具的司機都不敢接載女性,擔心會被塔利班追究。該位女大學生表示,「我努力了很多個日與夜,去成就今天的我。而今早回家,我和姊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藏起我們的證件、文憑和證書,這實在令人悲痛。如今在阿富汗,我們不能繼續做自己」

據CNN報道,居住阿富汗北部小村的一家5口,在數天前塔利班成員攻城掠地期間,向該家人敲門,25歲的女兒瑪妮扎指,前3天他們都這樣敲門,然後要母親為多達15名塔利班煮飯。「我媽告訴他們,『我很窮,要怎麼幫你們煮飯?』他們聽到後就開始打她,結果我媽倒地,他們就用AK47步槍猛打她。」母親被毆至傷重不治。

塔利班掌控國家,再度勾起了阿富汗女性的痛苦黑暗回憶,她們擔心會再次失去自由和人權。據法國媒體報道,塔利班正在擬定「婚配清單」,編列12到45歲女性清單,將女性強制婚配給塔利班成員。雖然塔利班17日發聲明指,他們大赦阿富汗政府官員,又稱不希望女性成為受害者。塔利班承諾將改變過去的高壓統治,尊重女性權利。但是,沒有一個阿富汗婦女會相信塔利班將保障她們的權利。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 (Antonio Guterres) 周日已敦促塔利班和所有各方盡最大努力保持克制保護平民性命,他亦對阿富汗婦女和女孩的未來表示特別關注。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