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來論|香港需要什麼類型的關注組?

文/李國邦

近日有一位警務人員被野豬襲擊,好多愛護動物人士、組織「突然」誕生,並反對以狩獵來控制野豬數目。筆者亦自詡為愛護動物人士,本人於香港科技大學主修的理學碩士學位亦為環境科學(Environmental Science),自認對環境保護亦有正統和具體認知。

利用一切可使用的議題作發揮而已

本人首先想問一個問題,這類所謂的關注野生動物組織有否合規合法地做注冊?這類愛護動物組織或人士有否為其理念出錢出力,還是只是口惠而實不至。筆者見到的是這類組織往往只為牽動和集合反政府情緒的市民,利用一切可使用的議題作發揮而已。英語中有一個詞語「nitpick」,「nit」本指蝨卵,而「pick」是指摘下的意思,「nitpick」意思是吹毛求疵。這類所謂愛護動物人士或組織已是「nitpick-er」吹毛求疵者。老生常談,找出問題容易,但提出解決方案則難。請各位看看這類組織除了叫喊漂亮的口號,「人與動物共存」、「野豬有生存權利」和「野豬是鄰居」外,還做了什麼實質工作?

漁護署已表明只針對市區野豬作撲殺

近年中國政府提出「五位一體」的發展理念,即包括生態文明建設。筆者還記得當年在科大修讀碩士學位時(即2008年時),時仼校長朱經武教授曾在講座中表示,「仼何地方一開始未開發時必然會注重清潔和環保,但當然經濟未能足以發展。當發展後,就必然有污染,所以必需解決的是如何既發展,但又減低對環境的破壞。」而另一方面,漁護署署長梁肇輝博士已表明只針對市區野豬作撲殺,所以漁護署已對野生動物的生存作考慮和平衡。

Tyke——非洲雌性大象的小故事

筆者想在此談談一隻名叫Tyke的非洲雌性大象的小故事。在1994年,Tyke是一隻在馬戲班中表演的雌象,由於常被馬戲團的人員打鬧,該象不堪被虐,在馬戲表演中發狂且攻擊工作人員,造成一人死亡。當然平日打罵雌象的人員有其責仼,但雌象卻被合共開86槍殺害,事發地點正正是以訂立國際標準自詡的美國。

筆者認為,「在仼何人士的生命受威脅時,該人士生命應大於動物權益。」各位讀到這裏可能會反駁,現在野豬正在傷人嗎?為什麼在沒有人再被攻擊時,竟需狩獵野豬?可以預見,如特區政府不做控制野豬的行動,這類所謂的關注組又會倒轉來説,「為什麼政府不及早處理野豬數量問題?」這類只在社交媒體成立的組織,甚至可在其鍵盤上輕輕一按就可以説,「其組織宗旨是呼籲應盡早撲殺野豬」。總的來說,這類連正式注冊亦欠奉的組織,其知識、公信力甚至動機,真令人有所質疑。

意見的表達需是負責仼的務實建議

筆者不反對仼何人士和組織表達意見,但意見的表達需是負責仼的務實建議。政府需進一步考慮規管此類組織的注冊。因為,從2019年修例風波可以看到,往往這類所謂「關注組」是滋生反社會、反政府和反法治的最佳平台,甚至可以説只要香港特區政府做什麼事,自然有與其相反意見的「關注組」應運而生。

現在甚至有部分野豬關注組,竟以收養野豬作籌款,試問野豬如何收養?香港特區應為這類關注組(即使在網上成立)作強制注冊,務求令這類關注組的意見、言論或建議都是真的言之有物的、有建設性的言論,並非為私利,避免重蹈2019年的修例風波。事實是,社交媒體上已經成立了大量所謂以關注為名,但行洗腦或反政府之實的組織。

(作者為將軍澳北分區委員會委員、城市智庫成員)

更多閱讀:

漁護署首次行動 深灣道捕捉7隻野豬人道毀滅

深灣道野豬群出沒 漁護署射麻醉槍後抬走

漁護署:定期捕捉市區出沒野豬人道毀滅

野豬毀農作物入侵豬場 業界促政府加強監管

葉劉淑儀:全城關注野豬問題 敦促漁護署果斷行動

講真D|野豬野豬 好煩好煩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