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21世紀西行漫記西藏篇(9)—— 輕鬆到阿里

經由日喀則市轄下仲巴縣去阿里途中的濕地。(作者供圖)

文/馮煒光

這個標題是編輯提議的,連接上一篇,便成了「千里走單騎,輕鬆到阿里」。到西藏最西的地區阿里,真的要「輕鬆」,因為這裏隨隨便便都是海拔4500米以上,不輕鬆慢活,隨時有高山反應。

另一個「輕鬆」的原因是路況不錯且開闊。基本上,離開日喀則市往阿里方向開去,便是在一大片高原上走,有時是濕地,間中才要爬山。在這樣的國道上走,視野開揚,筆者超車時可以看見對面綫很遠處有沒有「對頭車」。縱使是前面修路,筆者也老遠便看見兩綫變一綫,早作應變。不像在怒江七十二道拐,在懸崖邊拐來拐去,又或者是在怒江邊狹窄的山路繞來繞去。筆者在去阿里途中也遇過不少「巨人」,但由於視野開闊,再沒有經歴「被進擊」。

馬泉河濕地的沙丘。(作者供圖)

筆者很早便聽說過「去阿里是景色壯麗,但路途艱辛」;然而筆者今次由新藏綫往阿里,誠如前述,路況尚算不錯,由於自然環境原因,路基沉降導致時有顛簸;但迄今為止,談不上艱辛。這應是中共領導下西藏自治區政府致力改善基建的成果。

3位紅衣女遊客在沙丘上拍照,壯麗無垠的大自然和3人渺小但突出,相映成趣。(作者供圖)

至於「景色壯麗」,筆者由踏入日喀則市轄下的仲巴縣開始便頓感其「壯」,令筆者忍不住停下車來放飛「兒子」(筆者的無人機)。在一大片濕地上,小湖泊星羅棋布,背景是西藏特有的藍天,仿如躍動的白雲,令人心醉。然而,The best is yet to come! 更好的陸續有來,再往前走,竟然在濕地旁邊出現一大片沙丘。再往前走,筆者透過「兒子」竟拍到有三位穿紅衣的女遊客在沙丘頂上拍照,映照了大自然的壯麗無垠和三人在其中的渺小而突出。北京的朋友在微信看到這些沙丘,便回應道:「我持大瓢坐沙丘,酌飲四野以散愁」。筆者更遐想,若有朋友作古代俠女打扮,在沙丘上舞動長劍,睥睨四方,然後長劍一揮,清光乍現,回眸一瞥;鏡頭「擦卡」拍下,一定傾倒萬千眾生,酷到「爆炸」。筆者一面開車,一面浮想聯翩,不禁吟哦起李白的詩:

昔有佳人公孫氏, 一舞劍器動四方

觀者如山色沮喪 ,天地為之久低昂

耀如羿射九日落 ,矯如群帝驂龍翔

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

沙丘挨着國道,停車不困難,欠的只是遊龍矯健,劍氣清光。(作者供圖)

有興趣的朋友,不妨來219國道旁的沙丘一試,這裏既不收費,路旁也有足夠停車空間,欠的只是遊龍矯健,劍氣清光。

筆者推薦大家由日喀則市啟程自駕至阿里,而且一定要預留充足時間。反而由拉薩去日喀則一段路,有部分是沒有高速的,而且是要在山裏遊走的狹窄國道318。

聖湖瑪旁雍措某處,有一大片紅土黃草,還有兩匹馬。左上角的雪山,便是神山岡仁波齊。(作者供圖)

筆者後來發現路旁竪立了一個牌子,寫着:「馬泉河濕地」,還見到「一張後藏名片」的牌子。網上一查,才知道在馬泉河這廣漠無際的草地上,散布着排排巨大的黃灰色新月形沙丘,沙丘垂直於風向,多的地方,像鏈條一樣連接起來,這些沙丘是冬春旱季馬泉河枯水季節裸露的河沙,在經常的西風作用下搬運堆積起來的。

筆者在10月4日早上10時左右開車,一面開一面在仲巴縣境內放飛「兒子」,開開停停下,終於在下午2時半,聽到導航說:「你已到達阿里地區普蘭縣境」。筆者頓感興奮莫名,一查高度,已到了海拔4850米。筆者終於到了夢繫魂牽已久的阿里。過了檢查站後,筆者翻上5210米的山口,再開了約2小時便到了瑪旁雍措景區售票處,門票盛惠150元人民幣,藏族的售票員會送你一本有關《神山岡仁波齊》的雜誌。開進景區後便是沿着瑪旁雍措的碎石路,有時顛簸得連筆者夾在汽車方向盤旁的手機也掉了下來。但「努力」是有回報的,美景確實陸續有來。

太陽映照下的納木那尼峰和瑪旁雍措,既惹來前輩的公開讚嘆。(作者供圖)

瑪旁雍措被譽為西藏三大聖湖之一,位於西藏西部阿里地區普蘭縣境內。由於阿里是邊境地區,挨着印度,來這裏既要申請邊防證,又要多預留時間,所以來過這裏自駕的港人,不算太多。據網上資料,瑪旁雍措距獅泉河鎮200多公里,佛經上將其稱之為「世界江河的母親」,連唐朝高僧玄奘在他的《大唐西域記》中也稱瑪旁雍措湖為「西天瑤池」。這裏一年四季都吸引着國內外無數虔誠的善男信女和旅遊者,他們不遠萬里,有的花上幾年時間一步一磕長頭地來朝拜。來此地必先用聖水沐浴身心,再一心一意地轉湖(繞湖一圈)。筆者看着浩瀚無垠的聖湖,以聖水洗了把臉,頓時想起中學時學過的杜甫一句詩:「西望瑶池降王母」。不過筆者仙緣淺,由目測到「兒子」鳥瞰,都只看到美景,並沒有發現仙女之首的王母。

夕陽下濕地旁的岡仁波齊,高冷脫俗。不過拍這幀照片時,冷得筆者夠嗆。(作者供圖)

瑪旁雍措部分地區是有網絡的,筆者在朋友圈上載了一幅納木那尼峰(7694米高)挨着瑪旁雍措的照片,既惹來我尊敬的前輩周八駿兄的公開回應,周兄說:「煒光,人生有你這樣的長途自駕游,深入祖國青新藏人跡罕至的地方,不虛此生!吾只能欽羨矣!」的確,筆者由8月10日進入青海開始,便一直有個感覺,此行會為筆者人生醮上難忘一筆,也呼應了筆者40年前大一升大二時隻身在大西北遊走75天的經歷,當年背着背囊遊走,今日是「帶子雄狼」。日後筆者再無力出行時,回望這逾3個月的旅程,定會有「不虛此生」之感。故筆者不論在旅程上遇到甚麼困難,雖然只能一人獨自面對,但筆者覺得能以這樣的方式擁抱我國邊疆大地,目睹各族同胞為美好生活不懈打拼;這樣去表達愛國情懷,再透過遊記直抒胸臆,庶幾近矣﹗筆者心想:這樣去愛國,應遠較在廟堂之上、酒會之中大談自己原來多年前才去過我國某個重要城市,踏實得多。讀者以為然否?

相關報道:

21世紀西行漫記西藏篇(1)—— 不負如來不負卿

21世紀西行漫記西藏篇(2)—— 豪情萬里 像那飛鷹過山川

21世紀西行漫記西藏篇(3)—— 「怒江巨人」和「童話小屋」

21世紀西行漫記西藏篇(4)—— 好奇的獼猴

21世紀西行漫記西藏篇(5)—— 不一樣的拉薩

21世紀西行漫記西藏篇(6)—— 仙境邊縣墨脫行

21世紀西行漫記西藏篇(7)—— 在拉薩過國慶節

21世紀西行漫記西藏篇(8)—— 千里走單騎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