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21世紀西行漫記西藏篇(5)—— 不一樣的拉薩

拉薩夜景,遠處為布逹拉宮。(作者供圖)

文/馮煒光

提起拉薩,你會想起甚麼?布達拉宮?大昭寺?羅布林卡?哲蚌寺?你會想像拉薩的晚上是這樣的嗎?

由於筆者是第七次入藏(之前說第六次,原來算漏了,分別是1982年、2006年、2009年、2012年、2013年、2018年和今次),布達拉宮至少去了5次,這次不想再去了。反而筆者在街上蹓躂,看到和一般港人想像中不同的拉薩。

筆者去年陪同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訪問寧夏,梁生特意去看當地的大型商場,觀察其現代化程度和購買力。這是對的。因為觀察一個城市的購買力(不管是本地的或外來的),商場是其中一個指標。以前港人回內地會因為找不到在香港見慣的品牌或吃慣的漢堡炸雞為苦,今天這些都能在拉薩找到,而且不只一間店。此外,內地著名的大型賣場——萬達廣場也在拉薩有據點,而且不只一間,而是三間。接待我的周總說:「你從山南開車進拉薩見到的萬達是最小的一間,還有兩間更大的,而且在拉薩城西的那一間,更是王健林親自飛來奠基的。」商人計算精準,王老闆曾榮膺「中國首富」,他也撥冗來奠基,可見其對這個市場的重視。

萬達在拉薩有3間商場。(作者供圖)

因為時間關係,筆者只去了城東的一家萬達,裏面除了有標準配套的電影院外,還有各式各樣的店舖,有我們熟悉的屈臣氏(對,是和黃旗下那一家,不是山寨的)、周大福以及筆者喜歡的大疆。至於食肆更是有日本餐、韓國餐以至筆者在深圳福田見過的火鍋店,以及和日本名師合作的烘焙店,應有盡有(見筆者視頻)。如果只是看照片,你很難想像你身在西藏拉薩。周總告訴筆者,在周末要到這商場停車,隨時要等一個多小時,還鼓勵筆者由美麗的邊境縣墨脫回來時,不妨來這裏體驗一下藏族同胞的購買力。

周總是湖南常德人,他在西藏打拼7年,現時是湖南一家國企在西藏的負責人。他目睹西藏和拉薩的變化,並慨歎說:「拉薩的路越來越好,但車也越來越多。以前過一個紅綠燈,只要等一次轉燈。如今在某些路口,要等上兩次轉燈。」

拉薩不光有大型商場,也有各式美食,有四川、山東、安徽、湖南、廣東以至清真的。周總便在9月27日那天中午,帶筆者去光顧一家被譽為全拉薩最好吃的手抓羊店——阿力東鄉。一進門,都是回族打扮的服務員,周總說她們都是來自甘肅,在拉薩生意好,工資高,便過來工作。

被譽為全拉薩最好吃的手抓羊肉店,其門如市。(作者供圖)
光看圖片,大家會否也食指大動?(作者供圖)

另一個觀察是有沒有寵物醫院?因為若連人都吃不飽,何來心力去養寵物?沒有一定的寵物人口,也不會有寵物醫院。筆者下午在拉薩街頭蹓躂,竟然發現一家規模不少的寵物醫院。在寵物醫院對面的街頭上,一家重慶火鍋店正在大聲播音樂吸引客人,而播放的是由陳小春主唱的《相依為命》,這從一個側面反映香港文化的影響。

晚飯時間,周總邀請了一位湖北籍的王總,我們吃的是湖南菜,其服務員也一律是紅軍打扮,令人仿如回到上世紀30年代。菜餚也很正宗,筆者拍了照片給在香港的湖南朋友,他也感嘆:「想不到在拉薩也有湖南菜吃﹗」周總說,全國菜餚滙集拉薩,和各省市對口援藏有關係。因為援藏不光是金錢,而是在教育、醫療及工程方面提供專業服務,他們過來時會由當地政府官員帶領,一起借調過來西藏在對口縣、市專責相關項目。每批官員和專家援藏期為3年,迄今已做了9屆,即27年了。在援藏期間,全國各地對口的省、市、縣,也不時會派審核組過來。這樣人來人往,對家鄉菜餚自然有要求,這樣便帶動了各種菜餚餐館經營者來西藏,尤其集中在拉薩。藏族同胞也因為這股風潮而改變只吃藏餐的習慣,例如筆者中午光顧的手抓羊肉店,其主要客源便是藏族同胞,而筆者吃晚飯的湖南菜館,同樣有藏胞紛至沓來。

這地方在10年前還是拉薩的河灘;今天若不說,你以為身在長沙呢!(作者供圖)
吃湖南菜,怎少得了紅燒肉!(作者供圖)

回說晚飯時出現的湖北荆州王總,和他一聊之下才知道,他已在西藏打拼20年。王總見筆者是廣東人,格外投緣。原來在1996年以前王總是一名解放軍坦克兵。王總當年受過的開坦克訓練,不能運用到日常工作。於是王總在退役後去了東莞的長安高爾夫球場當保安,因為高球場管理層看中他是前軍人的身份,體格反應都一流。他說,那時他的湖北荆州老家只能賺200-300元人民幣一個月,在東莞一個月連小費有600元。然而幹了一年多後,王總認為當保安不能長遠,便回到荆州老家打工。在2002年時他的一位戰友建議他來西藏闖,說西藏剛起步,機會多。王總真的來了,一來便喜歡上西藏,便留下來到今天。王總的故事很正能量,一個退役坦克兵,走南闖北,終於在西藏幹起建材生意,且發展不俗;否則,王總老早便離開了。王總和周總都異口同聲說,西藏同胞的幸福指數,在全國是名列前茅的,這和國家的援藏政策有關。

由左至右,湖北的王總(在西藏快20年)、筆者、湖南的周總(在西藏打拼7年)。(作者供圖)

聽完王總和周總的經歷,筆者深感內地同胞的拼勁。他們不遠萬里來西藏開天闢地,其勇氣和毅力,令人敬佩。周總更是把妻子和正在唸高中的女兒都遷到拉薩來。我們香港部分年輕人連跨過深圳河也不願意,遑論去西藏闖!至於援藏,既然全國的省、市、縣都會對口而援藏、援(新)疆,為何香港不能盡一份力?難道因為「一國兩制」,便可以不用理會邊疆同胞?當然,要香港養尊處優由英國人一手薰陶的AO(政務官)像內地官員般到西藏或新疆住3年,我猜他們一定雞飛狗跳:「要老子、老娘到這鬼地方?」至於是否「鬼地方」,讀者們看完照片及本文,自有公論!

相關閱讀:

21世紀西行漫記西藏篇(1)—— 不負如來不負卿

21世紀西行漫記西藏篇(2)—— 豪情萬裏 像那飛鷹過山川

21世紀西行漫記西藏篇(3)—— 「怒江巨人」和「童話小屋」

21世紀西行漫記西藏篇(4)—— 好奇的獼猴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