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熱點追蹤|沙嶺殯儀城 港府精英思維的昏招

點新聞正在進行的一項網上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沙嶺殯葬城規劃遭到網民一面倒反對。

文/黎岩

當口口聲聲聲稱與你睦鄰友好攜手發展的鄰居,突然宣布把自己祖墳建在你家門口之時,你還會相信他是一個友好鄰居嗎?如今,這樣的事情就發生在正在全力推動大灣區融合發展的一河之隔的深港之間。港府在與深圳一河之隔的沙嶺興建殯儀城這一備受爭議的決策,顯然不適合當前各方正在全力推動的深港融合。作為港府決策的精英階層似乎完全忽略了國家大灣區發展規劃,忽視了河對岸數十萬深圳市民的心理感受,甚至忽略了作為中國人的一個人之常情,我行我素做出如此堅離地的決策,此舉勢必導致深港兩地市民的心理對立,並直接影響大灣區發展規劃的進一步推動。尤其是深圳市政府正在耗資數千億全力改造羅湖區,打造大灣區醫療衞生保健中心與奢侈時尚品免稅中心之際,港府的殯儀城規劃無疑是當着正在興頭上的深圳放了一個響噹噹的臭屁,太掃興了。

話說港府近期重推位處邊境、與深圳羅湖僅相隔數百米的沙嶺「超級殯儀城」規劃,消息已然引起社會強烈反彈。有聲音指,解決殯葬問題有許多方法,選址沙嶺是極壞選擇;有政界人士指出,隨着大灣區發展的推進,港深之間黃金地段的重要性十分明顯,有關部門「不應只考慮眼前」,堅持推出一個近十年來一直被強烈反對的計劃,應結合最新發展及長遠規劃,慎重作出決定。有市民認為,港深之間交匯地帶對互聯互通的作用愈來愈重要,在附近「夾一個殯葬城」好奇怪,讓比鄰的數十萬深圳市民朝夕面對縷縷青煙的殯葬城,顯然不利於未來兩地融合發展。

沙嶺殯儀城和深圳羅湖商業中心高樓大廈之間僅有數百米,咫尺距離仿佛伸手可觸。若然殯葬城建成,數十萬羅湖市民日後開窗面對的將是縷縷青煙與森森墓碑,整個地盤正對深圳羅湖區,在方圓不到四百米內,左方是羅湖商業城、深圳火車站和香格里拉酒店;正前方是深圳國貿大廈和金光華廣場、陽光酒店、向西村和春風路等;右邊是文錦渡和黃貝嶺密集的民宅和商廈,深圳著名商貿區東門也是僅約六百米,這些全都是港人和深圳市民最愛消費留連的黃金商貿圈。更為重要的是,沙嶺建殯儀城,沙嶺周邊的大片土地或許被視若鬼途,很難做進一步的商業開發,就算是一般性的純住宅開發,相信其商業價值亦大打折扣。

特區政府於2012年提出在沙嶺興建集殯儀館、火葬場和骨灰龕於一地,提供一條龍服務的超級殯儀城,分階段提供逾20萬個骨灰龕位,每年可提供17.8萬個火化時段的火葬服務,目前已開展前期工程,包括平整1.8公頃土地、擴闊沙嶺道及蓮麻坑路等。

至去年7月,政府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提交申請工程撥款,以正式興建沙嶺殯儀城,但會上跨黨派議員表示,收到地區人士反對意見,一致要求政府收回文件,待與當地居民商討完成再向財委會申請撥款,政府最終撤回整份文件。消息稱,政府有關部門計劃把議程再次提交立法會,以令沙嶺殯儀城盡快興建,趕及原訂目標2022年落成,事件再次引起港深兩地居民強烈反對。

打鼓嶺區鄉事委員會主席、北區區議會議員陳月明昨日接受點新聞記者訪問時表示,殯儀城計劃不僅有大量骨灰龕位,更有火葬場,火化過程勢必產生空氣污染,對環境及居民心理造成影響。多年來不論是居民、鄉議局、區議會以至立法會已多次反對有關項目,批評食衞局一直漠視各方意見,一意孤行,對局方再次上會的計劃十分失望。

內地知名網紅司馬南日前亦在網上發表評論,認為沙嶺殯儀城屬厭惡性設施,質疑特區政府未有考慮深圳民眾感受,甚至未有配合大灣區發展。

為何從六年前一直備受詬病屢被批評爭議不斷的規劃,局方仍然一意孤行全力推進呢?香港缺地鬧地荒,確實不假,但是這是否意味着就真的沒有解決辦法了嗎?至少,當局可以有以下更多選項,其一是選擇近山邊的郊野公園,鑿空山體,或近岩洞的山體,安排山葬;其二是選擇人跡罕至或較少人居住的離島,如東龍洲、塔門島,並藉此機會打造殯儀旅遊線路,鼓勵市民節假日登島祭拜踏青;其三是鼓勵推動海葬與紀念公園葬。上述三種方式不僅僅可以避免死人與活人爭地的情況,也可以順勢解決香港「死不起」的社會問題,僅僅開發一個東龍洲或塔門島,如果規劃得宜,就完全可以解決香港數十年的殯葬用地,完全可以解決人鬼分離的社會問題。至於開發離島的航運問題,完全可以實行商業化的運作模式,在登島拜祭的時間,安排船公司加開航船即可解決問題。

這樣一件看起來不小也不大的殯葬問題,為何會一而再再而三地掀起軒然大波呢,根本的問題就是特區管治團隊缺乏大局意識發展意識合作意識睦鄰意識。

首先,決策部門未能清晰準確地拿捏把準國家灣區合作發展的精髓,某種程度上講只是把大灣區合作當成了鄧麗君的靡靡情歌,哼起來好聽,唱起來順口,至於唱給誰聽,誰愛不愛聽都無關緊要。只要自我陶醉就成。這些所謂的精英們時至今日依然奉行着墨守成規按部就班的邏輯,缺乏與時俱進的思維,按圖紙辦事按公文辦事按程序辦事按指令辦事。至於當局倡導的灣區融合合作,還遠遠未落實到決策局層面,更加未落實到每個人的腦海中。

其二,今時今日的深港關係,用一個不恰當的比喻,就如同中美關係,美國當局一意孤行居高臨下地藐視中國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正如國務委員楊潔篪前不久義正詞嚴地正告美國:美國已經沒有資格用實力居高臨下同中國講話。香港決策者如果還是用傳統的居高臨下的姿態同深圳談合作談融合,只能會導致若即若離的貌合神離。唯今之計,香港方面應該理性理智地調整心態,在平等互利的基礎上謀求與深圳的合作融合發展。亦因此,應該充分考慮深圳方面的感受,設身處地地換位思考,才能互利共贏。同是深圳河兩岸,一邊正興師動眾地打造千億商圈之際,一邊卻規劃興建「鬼城」,如此發展理念,可謂風牛馬不相及,高下立判。

其三,政府管治團隊明知規劃反對重重,依然一意孤行,恐怕也是管治團隊的懶政惰政所致。按部就班,墨守成規,不思進取的撞鐘思維作祟,也許要拿出一個新的規劃費時費力也未必討好,而推行一個已經擬定的規劃,就算遇到媽媽聲,吵鬧一番就過去了,到時樓起鬼來,木已成舟,自然也就萬般無奈了。問題是,這樣的規劃,實實在在傷了河對岸深圳市民的心,實實在在影響了深港兩地沿河岸融合開發與發展。

其四,沙嶺地區雖為山地,但整體尚算開闊,位居羅湖口岸與文錦渡口岸之間,比鄰蓮塘口岸,且當地原村民並不多,非常適合作為住宅開發用地,長遠規劃,可以發展成為河景連片住宅開發,形成與深圳聯動便利的大型居住群落,在當前苦無地可用的情況下,更顯寸土寸金,在完全有更多預選方案替代的情況下,沙嶺殯儀城規劃嚴重浪費土地資源顯然是一個施政昏招。

其五,當前,深港兩地對沙嶺殯儀城規劃討聲依舊,港府若能兼聽則明,改弦易轍,不失為一項德政,既平息了各方,尤其是深圳方面的不滿,為深港兩地合作融合營造一個和諧氛圍,又為本港可持續發展預留大片可以開發利用的土地,同時還贏得一個傾聽民意的美譽。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您也可以將網站添加到屏幕)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