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熱點追蹤|辭與不辭 盤點反對派功利的政治算計

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香港第六屆立法會延任至少一年的決定以及特區政府隨後刊憲全體議員延任一年,本來是因應疫情的一個合情合理合憲合法的決定,卻讓為反而反的反對派陣營陣腳大亂,甚至發生了猶如狗咬狗般的內訌內鬥,迄今仍然無法找到一條為反而反的藉口與理由,迄今無法形成一個統一的意見,迄今無法彌合貌合神離的紛爭,迄今還在勾心鬥角地政治算計,迄今還在振振有詞地宣稱為市民的權益爭取,說到底,其實是在為他們個人的政治私利盤算計較。一眾反對派的醜陋面目,終於徹頭徹尾地展示在光天化日之下。

本欄8月13日曾撰文「辭還是不辭?泛民各懷鬼胎的小九九」,專門分析了反對派各黨各派的派別之爭與派系之鬥,分析了各黨各派的利益算計與較量。今日再就以上議題分別透析反對派頭面人物的個人政治算計。反對派17日召開閉門會議後發表聲明,大部分現屆議員傾向留守議會,實質上已經顯現出反對派無可奈何的政治算計。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

郭家麒本來已經已報名參選連任,惟被選舉主任褫奪參選資格。郭家麒厚顏無恥地聲稱,若香港人杯葛議員,只會使任何「惡法」及與民為敵的政策,毫無阻隔地任意通過。言下之意,為何不延任?為何要放棄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為何要自我否決這個繼續為反而反的戰場?

對於已經沒有參選資格的郭家麒來說,意外延任一年顯然是一個機不可失的做騷表演的機會。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

譚文豪表示,總辭需考量技術上可行性,並分析對整個民主陣營未來路向的利弊。又言若只有部分反對派議員離開,立法會民主派人數將不足整體議席三分之一,留任議員或會面對彈劾動議。

譚文豪在反對派所謂的「初選」中並不受歡迎,本來已捲定包袱而又延任一年,顯然是個意外的「驚喜」。

公民黨黨魁楊岳橋

楊岳橋強詞狡辯稱,公民黨內部有商討過,大部分現任議員都傾向留任,他們考慮到民主運動上,國際、街頭、議會戰線同樣重要。如果現任議員離任,議會將失去制衡、反對聲音,反問「健康碼」等受關注議題,是否不需要民主派監察。

楊岳橋本以為會被DQ而無緣立法會,自然喜出望外願意「繼續抗爭」。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

梁家傑表示,未來一年議會仍有不少空間可發揮,他形容現時香港的情況是「到處巷戰」,議會全面棄守不見得是明智選擇。梁家傑又提到,即使投票點票數反對派一定敵不過,仍可在議會內用盡方法抵擋政府行為,引發本地和國際關注,「就算擋不住,都不會讓政府舒舒服服地通過。」

已經不再參選的梁家傑,本就無所謂任否,只渴望反對派留守繼續攪局,局勢越亂,越有露臉說話的份兒。

工黨立法會前議員李卓人

李卓人認為中央今次是做好兩手準備,若議員留任就能造成分裂,呼籲要以「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為最大原則。李卓人又指,現時應講究的並非法理而是策略,去留均是抗爭方法。李卓人認為,過去一年議會、街頭及國際戰線三管齊下,才能成功頂住《逃犯條例》修訂;但在《國安法》下街頭抗爭愈趨吃力,議會應作為「食力位」保留。

早已被激進本土派拋棄的李卓人,就算再選也難以入局,不若送個順水人情,來個哥倆好,免得與現任議員撕破臉。

立法會前議員黃毓民

黃毓民煽惑稱,在大是大非的原則問題上,反對派絕不能含糊。黃毓民指責留守議會戰線的說法無恥,戰線早已崩潰,批評過去多年反對派沒有做好議會抗爭。

被劉小麗數百張選票做掉的黃毓民,從未甘心,伺機捲土重來,自然希望「總辭」,以便在亂局中能夠分一杯羹,能夠致再度混入立法會。

民主黨主席、現任議員胡志偉

胡志偉認為,各黨派需要兩害相衡,如果未來一年議會沒有民主派,很多爭議法案、撥款可以無聲無息地通過。他認為,如果市民認為留任的議員不得人心,日後可以用選票制衡他們,願受市民監察。他形容,民主黨是在兩難之中作出判斷。

同樣被年輕選民拋棄的胡志偉,再選入局的可能微乎其微,與其冒險,不若穩守留任一年,好歹有份百萬年薪。

民主黨議員黃碧雲

「初選」未能出線的黃碧雲自然而然地表示,要留守議會這條戰線。黃碧雲說:「街頭戰線因為疫情、限聚令根本很難搞,國際線差不多流亡去海外,剩下議會戰線,顯得更加重要。」黃碧雲稱,一旦「總辭」,議會剩下建制派一把聲音,導致修改立法會及特首選舉辦法、明日大嶼等撥款,所以反對派有必要留守。

「初選」後頗識時務的黃碧雲,本已心淡甚至心死,做多一年,有好過無,算是自我安慰吧。

現任立法會議員朱凱廸

險被DQ的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早前曾多次撰文討論去留利弊,強調反對派團結最重要。他決定支持集體杯葛「臨立會」,煽惑反對派以公投或民調作決定。他指若現任議員選擇自行決定去留,將很可能激起民主陣營分裂,而公投或民調將有助民主派重獲民意授權。

被激進本土分子加持的朱凱廸,深知若然支持延任,必然會被自己的那班小兄弟拋棄,已經算準同夥同黨會選擇留任,只有旗幟鮮明地煽惑「總辭」,無非是給自己身邊的嘍啰做場戲而已。

現任立法會議員陳志全

同樣險被DQ的陳志全表示,若他與朱凱廸離開議會,民主派20人加上鄭松泰及陳沛然兩人,在全體議員64席中佔22席,仍險守三分之一否決權。他希望「主留派」議員能以行動證明其留守有價值,要盡力阻擋議案,陳志全一意孤行地堅持集體杯葛議會是應有之義,「齊上齊落當然是最高理想,但做不到也不能勉強。」

陳志全知道自己的支持者即是本土激進勢力,就算明年沒有機會選,藉此機會凸顯激反角色,也好為自己的未來鋪就更廣闊的民意空間。「齊上齊落」剛好為自己留有後招。

議會陣線議員毛孟靜

毛孟靜日前接受傳媒訪問表示,個人傾向留下,因為擔心街頭陣線及國際線另外兩條戰線抗爭代價越來越高,起碼留議會這一條戰線,「我仍然覺得議會是一個戰場,不能就此放棄。」

毛孟靜過去四年除了潑婦式的撒潑打滾演戲外,幾乎毫無建樹。自知自己幾斤幾兩,也自知機會難得,所以「不能就此放棄」。

反對派立法會召集人陳淑莊

陳淑莊聲稱會繼續努力,尋求共識。至於為何不參考民調,陳淑莊說作為從政者,到最後都要自己做一個決定,強調會繼續聆聽市民意見,會仔細考慮然後決定。

陳淑莊心裏好想延任,但苦於說不出口,唯有裝模作樣故弄玄虛虛與委蛇,即想撈實惠又不想得罪自己的鐵桿粉絲,只能惺惺作態。

熱血公民立法會議員鄭松泰

鄭松泰表示傾向接受留任,強調延任一年議會本質無分別,因議員延任時毋須再宣誓,早前被取消參選資格的議員亦未有被褫奪延任資格,若反對派決定不續任,應反思未來是否繼續參與香港的選舉制度,包括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

鄭松泰深知蘇州過後無艇搭,錯過這站,可能永遠沒有機會了。這位立法會的小丑式的角兒,意外搭上順風車,暗自竊喜。

香港立法會審議重要議案,包括褫奪議員資格時,需要三分之二在席議員支持才會獲得通過。立法會設有70席,但四席因為選舉呈請等司法覆核,懸空至今。目前66位香港立法會議員中,有23人屬於反對派,因此如果他們繼續抱成一團,政府將無法取得足夠票數通過重要議案,這就是反對派口口聲聲的「關鍵否決權」。亦因此,全體反對派議員留任的可能性非常大。即便是死撐「總辭」的人,也無非是口是心非地做戲而已,說到底,沒有人願意跟即將到手的巨額「花紅」過不去。

 

評論
相關新聞
從新到舊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相關度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您也可以將網站添加到屏幕)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