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社會專題|救生員不足泳灘長期封 工會:行業無前景招聘也沒用

隨着第五波疫情放緩,政府早前逐步放寬社交距離措施,准許泳池及泳灘重開,但康文署卻一直未能全面開放38個泳池及42個刊憲泳灘,初期只能率先開放14個泳池及15個泳灘。炎炎夏日,不少人到泳灘泳池玩水消暑,可是本港至今仍有不少泳池泳灘因欠缺救生員未有開放。本港救生員人手不足的情況,再次暴露於公眾面前。

港九拯溺員工會副主席胡啟榮指,救生員不足情況十分嚴峻。(點新聞記者攝)

工會:缺人情況嚴峻

康文署公布的數據顯示,季節性救生員人數正不斷下降:2018及2019年,每年人手需求維持在953人及848人,但實際聘用人數從2018年的674人下降至2019年的480人,2020及2021年實際聘用人數僅僅只有308及214人。港九拯溺員工會副主席胡啟榮接受點新聞專訪時形容情況嚴峻,指工會早於10年前已預警救生員不足的情況,7年前缺人的情況開始浮現,現時全港共缺600名救生員,維持只有約20個公眾泳灘能夠開放。他說,即使公眾泳池已全部重開,可是只能開放主要泳池供市民使用,部分設施如嬉水池、練習池、滑水梯都需關閉,泳池游泳空間減少,加上疫情限制泳池的人流,更多市民選擇到泳灘游水。

由於人手不足,胡啟榮指有泳灘未有開放,可是不少泳客未有理會,繼續下水遊玩。(點新聞記者攝)
救生站未有升起旗幟,代表泳灘未有救生員在場。(點新聞記者攝)
救生員當值的旗幟。(點新聞記者攝)

泳客無視警告:「無事嘅!唔泳出去就得!」

點新聞記者早前到屯門黃金泳灘實地了解情況。據了解,舊咖啡灣、新咖啡灣與黃金泳灘相鄰,但只有屯門黃金泳灘有救生員當值。現時舊咖啡灣、新咖啡灣已設有關閉泳灘公告,救生站亦未有掛起救生員當值的旗幟,然而兩灘的泳客明顯未有理會,繼續在海邊嬉水。點新聞記者曾向三組泳客家庭查詢情況,兩人表示未有發現告示警告,另有家長指只與子女在水邊嬉水,不會游往深水區,相信不會有危險發生。

政府告示指明泳灘服務暫停,提醒切勿下水,可是個別泳客未有理會。(點新聞記者攝)

救生員:人手不足 壓力大增

一名接受訪問的救生員瀚仔表示,他已經從事救生員工作13年。他嘆言,疫情令市民無法外遊,更多的市民到泳灘,平均增加30%的人流,泳灘的意外不只局限於水上活動,中暑及其他意外都有可能發生,即使不下水也有一定的危險。他說,救生員需要兼顧甚多,可是現時他們只能以有限的人力及時間兼顧其他兩灘,人手不足,加上泳灘範圍變得更廣,增加了救生員的工作壓力。「我們的使命是拯救生命,雖然不是我們的負責區域,可是發生意外,需要我們救援時,我們不可能坐視不理的!」瀚仔表示,早前有泳客由鄰灣跑來,說附近有人玩浮床時發生意外,結果瀚仔和同事們都立即跑去救人,幸好未有發生傷亡。

救生員在烈日下工作。(點新聞記者攝)

工作辛苦人工低 女救生員:如不是女性已轉做地盤

擔任救生員19年的EVA曾在泳灘及泳池工作。她表示,泳池有人流管制,加上泳灘使用量高,政府在人手安排上比泳灘稍好,可是工作量仍然繁重,救生員需要同時兼理兩個泳池,並要增加坐在看台的次數及時間(俗稱「追更」),另外由於人手始終不足,嬉水池亦長時間未有重新開放。她坦言,近年不少救生員轉工流失,行業欠缺前景,令入行的人數越來越少;工作辛苦,需考取的牌照又多又貴,都進一步令情況惡化。「同樣都是需要體能的工作,如果有學歷的可以去考紀律部隊,不想讀書的可以去地盤,一樣都要曬太陽,一樣辛苦,人工還比救生員高!如果我不是女人,我早就去地盤當工人算了!」她說。

除了留意有沒有人遇溺,救生員亦需要注意陸上的泳客有否中暑昏迷,需要「一眼關七」。(點新聞記者攝)

政府檢討本年泳季季節性救生員薪酬,把月薪連約滿酬金增加超過7%,至超過24,000元,並新增設額外2,000元約滿酬金,以資助季節性考生員投考或複修相關救生章的費用。有受訪的私人泳池承辦商陳先生表示,現時全行出現「救生員荒」,最少欠缺30%至50%的人手,部分承辦商為了履行合約開放泳池,因而大幅加薪,臨時急聘替工時薪可達180元,價錢與政府救生員的薪資相近,相信應聘季節性救生員的人數將會增加。他提到,曾到內地考察,認為內地的救生員管理制度十分完善,建議政府可以向內地借鏡,並認可內地救生員資格,相信有助引進內地救生員來港,解決長期以來的「人才荒」問題。

陳先生表示,私人泳池缺人情況同樣嚴重。(點新聞記者麥鈞傑攝)

為解決人手的問題,在特區政府推動下,香港拯溺總會早前通過修改「拯溺銅章」考試規程,包括降低考試體能及時限要求,有關安排已於8月1日起生效。胡啟榮卻認為無補於事,「救生員需要考獲多個拯溺、急救等牌照,工作需要令他們具備了體能及救護的技能。過去十年,我眼見最少有百多位同行轉行當消防警察去了。」他批評救生員資格認證長期未有改善,而且費用昂貴,加上救生員收入不高,欠缺前景,才是導致人手不足的原因。

對於防鯊網外的水上活動,胡啟榮表示萬一有人出現意外,救生員也要到場救人。(點新聞記者攝)

談及人手不足的真正原因,他認為是行業欠缺前景,救生員職系並沒有晉升機會,現時政府救生員亦只需小六程度,在行業指標上只屬技工職系,令救生員職級及人工整體難以提升。他說,縱使有青年投考後,亦只會是「過客」形式,然而救援行動最需要的是講求經驗,還要有團隊協作。他提到,人才不斷流失,最終受影響的只會是廣大市民。

郭偉强批評政府「佛系操作」如同「躺平」。(點新聞資料圖)

郭偉强:政府改善情況如同「躺平」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郭偉强向點新聞記者表示,工會一直留意情況,人手不足令泳灘無法開放,泳池只能開放主池,供初學者用的練習池很多都不能開,私人會所泳池都因找不到救生員,而變成了擺設,公務員救生員人數雖有增長,可是泳季較依賴季節性救生員,疫情之下長時間關池,令不少投考人士無法參與拯溺考試,令更多季節性救生員已轉行,令人手嚴重不足。

郭偉强指出,因為氣候暖化,香港幾乎「沒有」冬季,加上暖水泳池四季開放,應進一步增聘公務員救生員,並改善待遇,以免被私人市場搶人,他批評政府對於季節性救生員改善工作可謂「佛系操作」,可說近乎「躺平」,難與私人市場競爭,若人手持續不足,又或經驗流失,不單影響市民水上活動安全,將令停運的場館形同虛設,阻礙社會日後對增加游泳設施的信心。

林振昇認為,救生員問題是時候進行檢討。(點新聞資料圖)

林振昇:聘用季節性救生員非長遠計

港九勞工社團聯會主席林振昇指出,近年因救生員不足引致泳池泳灘關閉日數正不斷增加,預期全行仍欠700名救生員,雖然政府新增設額外2,000元約滿酬金資助,但救生員有其專業性,可是行業欠缺前景,而救生員的工作辛勞,在酷熱天氣下工作,並需負責清潔,其中亦涉清理油污等嫌惡性工作,政府只將之視為技工職系,即使再晉升高級救生員,加薪幅度仍然有偏但,情況已有十多年未改善,市民對救生員亦有更高的期望,認為是時候作出整體檢討。

香港拯溺總會修改「拯溺銅章」的考試規程,將體能和時限要求降低。康文署近日在九龍公園舉行季節性救生員招聘日,可是現場應考者寥寥無幾,反應並不熱烈。林振昇認為,要求降低無助改善情況,救生員的工作是拯救生命,理應做好資格把關工作,以提升救生員的專業性,在提升對救生員的要求同時,當局亦應該改善對救生員的待遇,季節性救生員本身亦非長遠解決問題的辦法,考慮香港現時幾乎「沒有」冬季,參與冬季的人數及場所不斷增加,加上政府正不斷推動體育普及化,相信未來有需要開放更多的公眾泳池泳灘,長遠而言,政府有需要改變思維,不應局限只於夏季進行季節性救生員招聘,改善待遇,才是真真正正的解決之道。

炎炎夏日,不少人到泳灘泳池玩玩水、消消暑。(點新聞記者攝)
炎炎夏日,不少人到泳灘泳池玩玩水、消消暑。(點新聞記者攝)

(點新聞記者馮沛賢報道)

更多閱讀:

社區專題|互委會解散居民婉惜 委員:人口老化青黃不接

獨家|涉恐職員瞞案情滲透德雅小學近兩年 校方竟稱提供更生機會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