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從香港到上海 這麼近卻那麼遠的返鄉路

文/趙嘉

疫情兩年多以來,改變的不僅僅有社會秩序,更有人和人的距離。筆者兩年多未回家鄉,二月底三月初的時候,正值香港第五波疫情達到所謂的平台高峰期間,每日確診居高不下,加之筆者需要回內地辦理一些被疫情擱置的家事,便毅然決然決定,離港回鄉。

目前,從香港回內地有三種主要交通方式,分別為從深圳灣口岸過關至深圳、預約港珠澳巴士(金巴)前往珠海以及香港直飛至內地部分城市。筆者家鄉在上海,因此選擇了機場直飛。

回家時間倒計時:一個月

請完假的當天(即離動身日一個月左右),筆者便上東航官網買好了去上海的機票,當時飛往內地的航線已經管控,只有飛北上廣以及杭州、重慶、成都、廈門等主要城市的機票,許多回內地的人往往選擇飛往離家最近的城市,再搭乘其他交通工具。(目前,內地主要城市對外來入境人員都需要酒店集中隔離14天,部分城市還需要+7天居家或者黃碼酒店隔離,筆者出發時上海的最新政策是14天酒店隔離+7天居家隔離。)

買完票便心安地度過半個月,那個時候香港疫情依舊嚴峻,中央陸續派來援港的專家和輸送物資,看到來自家鄉的消息,更是歸心似箭。但此時,內地進一步收緊境外輸入,周遭有不少朋友的機票被取消,最誇張的有在動身離開前三天被臨時取消,微信群以及社交平台上一時間各種消息如雪花般漫天飛舞,有人說國泰航空一定不會取消,有人說每周只有固定幾班航線回內地,「黃牛」(一些票務代理)也乘機發出一些高價機票,飛上海北京的動輒要價比往常高出數倍,但仍吸引着很多心急回內地的人士。

不幸的是,筆者的機票在距離出發十幾天的時候被取消。萬般無奈之下,筆者唯有選擇購買高價機票。距離出發前五天左右收到行程單,拿到了確實可以回家的通行證,筆者才真的安心。

解決了機票,回內地前還需準備一系列文件。首先是離港48小時之內的核酸檢測報告,旅客須持紙質核酸陰性報告才能登機。取得報告方法是選擇自願核酸檢測,筆者當時預約了社區核酸檢測點檢測,十分方便,第二天即出結果,也可以選擇私家機構檢測,價格較貴。需要注意的是,航空公司需要紙質版本,不接受電子版本或者短信,大家要提前打印好。

此外,3月26日的時候,港府在晚上臨時發出通知收緊赴內地以及澳門地區的核酸檢測報告(點擊瀏覽)

其實,早前在社交平台上已有風聲,彼時內地疫情逐漸升溫,尤其上海、吉林等地近乎失控,輸入病例中也不乏來自香港的個案,港漂群體中討論紛紛。但一切為了防疫需要,筆者在消息一出之際,立即根據政府要求預約了當天的機場核酸測試(點擊預約)

回家倒計時:5小時

機場核酸測試需要在登機前5-8小時內完成,因此,需要乘客提前至少5小時到達機場。筆者是下午1點45的飛機,早上預約了8點半做核酸,天剛亮便起床出發。時隔兩年多,踏上機場的那一瞬間真的有要回家的感慨,看到曾經印象中人流不息的香港國際機場,如今冷冷清清,乘客零星,不禁感慨疫情帶來的影響之大。

空無一人的香港國際機場。(點新聞記者趙嘉攝)

機場核酸的效率也極高,一到機場,詢問工作人員之後,會帶領你去快速核酸檢測點,憑之前的預約信息進行測試,大概兩個小時之後,收到檢測結果,以短信形式告知。乘客需要憑借這個測試結果加上48小時核酸結果辦理值機。筆者在大概10點多的時候收到結果,辦理值機。值機的時候,地勤會要求你填寫入境健康申報,須手機掃碼填寫,填完獲得一個入境健康申報碼,工作人員告訴你截圖保存,抵達上海的時候需要出示。

筆者看了一眼時間,從8點到達機場到現在,用時不到3小時,而此刻距離踏上飛機還有不到4個小時的時間,筆者在機場快速用餐後,就去安檢候機了。

昔日熱鬧的機場購物區如今門可羅雀。(點新聞記者趙嘉攝)

由於旅客少,安檢的過程異常快,下午1點15分的時候,筆者順利坐上飛機,乘客入座率大概在六成左右,有內地市民,也不乏回內地探親工作的港人,許多人穿着防護服,戴着兩層口罩,對防疫十分重視,飛機起飛一個小時後,機場發放飛機餐,也都是用紙袋包裝的乾糧等。

踏入上海

兩個半小時飛行後,飛機平穩落地,機內乘客蠢蠢欲動,都想做那個第一個出機艙的人。出艙之後走進上海浦東國際機場,機場內已被圍欄圍出一條小路,一切井然有序。入境第一關便是做核酸。身穿防護服的志願者(人稱「大白」)首先讓你出示早前生成的入境健康申報碼,接着會給你一張自願採樣書,簽名即可。然後來到一個類似方艙的採樣點進行採樣,當時不少朋友吐槽,內地的捅鼻子「下手很重」,筆者也體會到了醫護人員採樣的仔細。

上海浦東機場走向核酸採樣的路上,人們保持安全距離。(點新聞記者趙嘉攝)

做完核酸,便是過關。海關人員也穿着厚厚的防護服,化身「大白」,過關的問題上會比平時多問一下你來內地的目的,以及最終目的地。過完關之後便是領行李,領完行李之後,我們就要被集中帶到一個地方,大白事先也會讓你掃描一個二維碼,填寫機場入境旅客信息表,生成二維碼,然後出示二維碼和交護照或通行證,以後就等待大巴來送去隔離酒店。此時,已經是大約晚上7點多,距離離開香港家門的那一刻,已經過去12個小時了。

等候分配隔離酒店。(點新聞記者趙嘉攝)

7點半的時候,終於坐上了去酒店的巴士,酒店位於浦西,恰逢浦西將在4月1日封區,經過跨江大橋時,巴士還被警車攔下詢問,負責接載我們的大白出示了他們的核酸報告,便獲放行。車行在夜幕降臨的上海,高架橋上空無一車,路邊居民樓中燈火闌珊,無數小區門口都能看到大白駐守。這是一座城市抗疫的努力,也是無數內地城市抗疫的縮影。

車途經跨江大橋的時候被攔下檢查。(點新聞記者趙嘉攝)

到達酒店大概不到9點,前台工作人員熱情為我們講解了入住須知,告知我們在接下來的14天,每天須接受體溫測量,以及三次核酸檢測,還給我們發了晚餐和防護用品。最後,在躺倒酒店的那一刻,我才意識到返鄉旅程圓滿結束。

後記

4月1日早上8點,如約被「大白」的敲門聲吵醒,發放早餐、量體溫,筆者站在窗口,驚喜地看到樓下一位或許剛剛脫下大白的工作人員在載歌載舞拍抖音,想到了互聯網上那句很火的話「不要疫情,要春天」。相信春天一定來臨。

相關閱讀:

珠海隔離日記之一:歸心似箭 亦流連忘返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