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下載APP
標籤

日本7謬論死撐排核污 惡行昭彰洗不淨

◆本周二,日本民眾在首相官邸前示威,抗議傾倒核污水。 資料圖片

日本政府一意孤行,於日前將福島第一核電站核污染水排入海洋,全然不顧此舉對人類健康福祉、全球生態帶來的禍害。在一片反對聲中,詭辯的論調不斷抬頭,有人企圖混淆視聽、轉移視線,將日方的歷史罪行美化成「安全科學」的行為云云。香港文匯報歸納了近日盲撐日方的部分主要詭辯論調,並梳理實際情況,揭示當中謬誤。多位香港政界人士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強調,面對美化日方惡行的謠言,香港政府要及時發現、積極澄清,避免市民被別有用心者誤導,確保市民福祉不被侵害。 

詭辯1:「如同」核電廠排廢水

其他核電廠亦會將廢水排入大海

真相1!

◆IAEA總幹事格羅西迴避示威者,在保鏢簇擁下倉皇而逃。 資料圖片

一般核電廠運行所排出的廢水是抽取以冷卻機組的海水,不會直接接觸到機芯燃料棒;福島是次排出的核污水,包括了核電廠機組爆炸後接觸到損壞發電機組燃料堆芯而被高濃度放射性物質污染的地下水。除了一些核電站廢水常見的放射性元素,例如氚、碳14之外,這些污水還有許多所謂的「超鈾」放射性物質,比如鈈、鍶、銫,一般的核電廠裏是不會排出這麼高毒素的放射物。

兩種廢水毒性存在本質區別,此時宣揚所謂核電廠亦排廢水入海,明顯是企圖混淆視聽。

詭辯2:氚排放量低

福島排水計劃中氚的排放量處於低含量,中國其中四座核電站──遼寧大連紅沿河核電站、浙江海鹽秦山第三核電廠、福建寧德核電站、廣東陽江核電站──於2019年的氚排放量介乎87至124太貝克之間,均高於福島預定氚排放上限的22太貝克。

◆8月24日,日本民眾在東電總部前示威。 資料圖片

真相2!

福島所排放的核污水曾接觸過機芯燃料棒,包含一般核電廠裏不會排出的高毒素放射物,其放射性半衰期更長達5,730年。所以,即使氚排放指標低於國際規定,亦根本不能說明福島所排核污水「符合安全標準」。

運營福島第一核電站的東京電力公司昨日(25日)進行污水排放後的第一次稀釋檢測,僅僅測試「處理水」中的氚含量有否超標,而未有測試其他放射性物質。日方有意圍繞氚濃度是否符合標準的話題打轉,卻避而不談其他高毒素放射物是否達標,顯然是有意避重就輕。

詭辯3:有過濾系統,沒事

日本政府與東京電力公司聲稱,這些核污水將經過「先進液體處理系統」(ALPS)處理,宣稱除氚外的其他放射性物質都會被過濾後始排放到大海。

真相3!

即使經過ALPS處理,所排放的核污水仍會殘留放射性氚、碳-14、鍶-90、碘-129等放射性物質,對食物安全以至人體健康的風險尚未得到充分評估,而潛在的生物積聚及放大作用也被忽視。此外,ALPS系統多次被發現漏水及有濾網損壞等問題,且過濾效果亦不像宣稱般好。東電曾稱經系統處理後的「處理水」中的核元素只有氚,其他應已被去除,但於2018年9月又承認對「處理水」分析中發現,其中80%放射性物質含量超標,部分儲水罐的「處理水」中,鍶90等含量甚至達排放標準約兩萬倍,需要再次過濾稀釋。

東電之所以承認此一事實,也是因為這一問題在同年8月底經產省組織的居民聽證會上被人指出而廣受關注。當時就有日媒評價,若非聽證會上有人指出,此事恐怕就被「埋沒」了,顯示東電言論和行為的不可靠。

詭辯4:IAEA聲稱影響微

聯合國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報告指日本福島核污水排海計劃「符合國際安全標準」,若按日方計劃分階段排放,對人類和環境的輻射影響「微不足道」,IAEA總幹事拉斐爾·格羅西(Rafael Grossi)等更曾形容日方所稱的「處理水」可以飲用云云。

◆8月24日,示威者在日本駐韓國大使館前譴責福島核污水的排放。 資料圖片

真相4!

2023年6月,有韓國媒體引述匿名人士爆料,指日本政府私下提供約100萬歐元給IAEA,為提前獲取福島核污染水處置技術工作組最終報告草案,並提出實質修改意見,影響最終報告結論。IAEA在東京舉行記者會時,有記者當眾質問格羅西是否收黑錢,格羅西連連否認,並在保鏢簇擁下倉皇而逃。

新西蘭奧克蘭大學物理系高級講師David Krofcheck對BBC中文透露,他在向日本索要有關的檢測數據時吃盡苦頭;香港核學會主席陸炳林表示,曾查詢能否提供核廢水樣本帶到海外檢測,但被告知「難以出口」云云。種種不透明的操作,加上基本上依賴日方提供的數據作「檢驗」,令IAEA所作出「結論」可信性成疑。

事實上,管理福島核電廠、負責提供數據的東京電力公司數十年來在核安全紀錄上屢屢弄虛作假:在福島核事故發生後,明明第三天已確認發生堆芯熔毀,但東電一直以「堆芯損傷」粉飾,直到同年5月才承認堆芯熔毀事實;2011年4月,東電將1.5萬噸低放射性污水排放入海,但同年6月後長期聲稱沒有新的核污水排入海中;在2013年發生的一系列污水洩漏入海事件曝光後,東電於同年7月才承認有此事;2015年2月,東電又被曝出於2014年4月即掌握有高濃度放射性物質從排水溝持續排入外海,卻一直隱瞞,亦有未採取任何補救措施。

詭辯5:理論上「一切順利」

各地專家均同意經過處理後的核污水可以飲用。

真相5!

專家認為經處理後這些水可以飲用的前提是,是假設ALPS系統完全正常運作及達至日方所聲稱的效果,同時排放計劃亦要「一切順利」,完全達至所謂「理論水平」。細看這些專家的言論,當中都「暗藏玄機」,例如新西蘭奧克蘭大學物理系高級講師David Krofcheck說:「『只要』放射性核素被過濾和稀釋掉,至聯合國世界衞生組織(WHO)的飲用水上限以下,那我會喝這『處理水』。」英國樸茨茅斯大學環境學教授 Jim Smith稱:「我們知道排放水中的氚含量將是每公升1,500貝克,……這比世衞組織允許的飲用水中氚含量低約7倍,因此『理論上』將要被排放的水是可以喝的。」日本長崎大學核兵器廢絕研究中心副中心長鈴木達治郎稱,福島核污水排放「不一定會引致嚴重污染,或者必然會傷害民眾……『要是一切順利的話』。」

詭辯6:屬「反日」政治化

全球只有中國反對日方排放核污水,涉及政治因素。

真相6!

事實上,日本國內民眾亦反對排放核污水,隨着排海時間臨近,日本國內的反對質疑聲愈來愈大,8月24日,日本民眾手持「不許將污染水排入大海」等標語在東京電力公司總部前集會;本月23日,包括漁業人員在內的福島縣、宮城縣、茨城縣居民舉行記者會,宣布將向福島地方法院入稟,控告日本政府和東京電力公司,要求叫停核污水排放計劃;日本民眾本月22日在首相岸田文雄官邸外舉行集會,抗議日本政府的核污水排海決定。

甚至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亦公開反對日本政府的做法,本月22日他在社交平台發文批評日本政府「違背了向漁民做出的承諾」,指「就算把核廢水稱為『處理水』還不是一樣,也改變不了什麼」。

而早在2021年1月《朝日新聞》公布的民調結果顯示,有55%的日本人反對排放核污水,86%的日本人對於國際接受程度感到擔憂。

在韓國,本月24日,一群韓國學生闖入日本駐韓大使館所在大樓抗議福島核污水排海。本月17日,韓國4個在野黨及市民團體、宗教界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交了請願書控訴日本核污染水排海侵犯鄰國人權。本月12日下午,韓國民眾在首爾市中心集會,反對日本將福島核污染水排海。今年6月,數百名漁民以及市民團體代表等集會示威,抗議日本將核污染水排入大海;今年5月29日,韓國共同民主黨主導的反對核污水排海的簽名活動有超過10萬人參與。

而聯合國人權與環境問題3名特別報告員發表聯合聲明,指根據科學家的研究,ALPS技術並未能完全處理核污水中的放射性元素達到規定水平以下,且不能保證第二次處理會成功,因此可能會影響太平洋區域幾百萬人的生命和環境。

詭辯7:日本食安可靠

日本有嚴謹的食物安全及出口制度。

真相7!

鑒別日本食物安全和出口制度是否嚴謹,要看事實,而非臆想。實際情況是受核污染的產品難以杜絕,如2022年,台灣當局公布有12批日本出口食品被驗到殘留輻射;2023年7月,台灣當局公布一批從日本愛知縣進口的「越桔萃取物」,檢出銫-137含量15.7貝克/公斤,其後再公布一批從日本鹿兒島進口的抹茶粉被驗出銫-137殘留,劑量達0.7貝克/公斤。

日本國內近年亦屢爆食安問題,近年比較嚴重的事故有:2000年6月,日本發生了史上最大規模的集體中毒事件。由雪印乳業大阪工廠生產的低脂奶,造成14,780人集體食物中毒;2007年,北海道「白色戀人」製造商石屋製菓公司爆出篡改產品食用期限的醜聞;2008年,有日本媒體爆出東京大學大學院農學生命研究科附屬農場出售使用禁用農藥生產的大米;2011年,日本烤肉連鎖店「燒肉酒家惠比壽」的生牛肉拌飯造成57人中毒,5人更因此死亡。

(來源:香港文匯報 記者:鄭治祖)

相關報道:

福島排污|日本啟動福島核電站周邊海水採樣 調查「氚」活躍度

福島排污|超市食肆速換貨 替代日水產水果

政府公布多項樣本輻射水平檢測結果 均符合安全標準

(有片)吃下核污染食品後果有多嚴重?高風險水產要少食

收藏收藏
取消收藏取消收藏
稿件由上傳 · 文責自負 · 不代表本網立場

日本7謬論死撐排核污 惡行昭彰洗不淨

收藏收藏
取消收藏取消收藏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