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以法論政EP13|韋彥德和賀知義為何辭任法官?香港現行與未來法治會如何發展?資深大律師江樂士一一解畫

今年3月30日,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韋彥德勛爵與其副手賀知義勛爵一同辭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的職務,他在離職的時候大肆鼓吹最高法院的法官們不要繼續在香港開庭,並有意傳達最高法院法官的價值觀已背離所謂的「政治自由」與「言論自由」。本期以法論政由香港高等法院律師葉欣穎主持,讓我們與香港前刑事檢控專員、資深大律師江樂士一道,從新穎的視角解析,帶給觀眾與眾不同的啟發。

江樂士剝繭抽絲,從香港法治的公平正義緣何有令人稱羨的聲譽說起。他表示終審法院無疑是回歸25年香港輝煌成就的例證之一,並對法治作出了卓越貢獻,這也是為什麼香港法治受到第三方高度評價的原因。江樂士認為這一切要歸功於司法機構,尤其是終審法院法官的高質素。回歸之後外國法官繼續在最高法院任職,是一個了不起的制度安排。這種安排在主要的普通法司法管轄區也是絕無僅有的孤例。此舉不僅是中央打破常規,也體現出對香港法治的極大信任。回歸後許多政策得以延續,讓當時不少對未來擔憂的人放心不少,事實也的確證明這是香港回歸後的一項重要成就。

目前香港的外國法官來自四個普通法管轄區——英國、澳洲、加拿大和新西蘭。對於未來是否有可能從其他地區引進法官,江樂士表示《基本法》並沒有對外國法官國籍的限制,所以他認為如果有質素非常高的法官願意來香港,那有何不可呢?關於對法官就職要求,江樂士提出無需簡單地用有無司法經驗進行考量,應該參考更全面的需求。江樂士表示香港終審法院法官岑耀信為其中的典型例子,岑耀信勛爵被公認為英國最聰明的人,能夠有這樣的法官是我們的幸運,在這之前他也沒有擔任過常任法官。

對於韋彥德勛爵和賀知義勛爵的辭任,江樂士表示難過的同時亦並沒有特別擔心,因為他注意到餘下的法官都明確表示了為香港服務的信念及他們有能力在不受外界干擾下達成這一使命。江樂士透過現象看本質,表明從兩位法官的辭職背後,可以看到英美及其他地區一場破壞「一國兩制」的運動持續已久。通過破壞香港法治的方式來「以港遏華」,向法官們施壓讓其退出,因此出現了辭任的現象。然而為之一振的是,剩下的10位法官對香港法治表達了絕對的承諾和信仰。即使這些法官仍然不夠多,正如先前江樂士的分析,可以預見的是,從其他地區例如牙買加、新加坡等地招募,也未嘗不可。

更多精彩,即刻睇片!

(講者觀點僅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