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講真D | 記協苟延殘喘為哪般?

文/黎岩

香港記者協會6月25日舉行會員大會兼改選執委會,表決通過三條會章的修訂,包括降低解散門檻至全體會員過半數同意即可解散、設執委會人數上限為12人,及規定執委會七成會員須從事新聞工作。會上也表決通過現任主席陳朗昇連任。

陳朗昇聲稱,本次降低解散門檻,是聽到會員對記協有擔心,望通過修改門檻讓日後有空間可靈活處理生存問題,但現在對解散未有任何看法,也無法交代什麼情況下就會解散。

對於記協本月初再次收到職工會登記局對活動查詢,陳朗昇表示已諮詢外聘大律師意見草擬答覆,處理上沒有大困難,會認真應對。至於如何應對,陳朗昇則是語焉不詳,含糊其辭。

欲拒還迎的陳朗昇,事後假惺惺地表示,本來由於即將赴英參加學人計劃及家庭原因,不積極尋求連任,但最終沒有其他人參選主席,因此他決定「補位」參選。陳朗昇當選後無可奈何地表示期待「記協有尊嚴地存在」及「保會保人」。但他又聲稱會按原定計劃,10月前赴英國牛津大學路透研究所參加學人計劃,屆時主席一職或須由其他人暫代。或許這只是陳朗昇的金蟬脫殼之計,一早已腳踏兩條船,謀定脫身後路,隨時着草跑路。

至於會否擔心記協面臨解散或被取締,陳朗昇指,正如他政綱所言,他希望記協能繼續運作,坦言主動權不在記協身上。忐忑不安的陳朗昇自知自己雙重黃底,難以洗脫,只能聽天由命了。

查實,記協早前已經收到職工會登記局的信件,局方要求他們解釋部分活動與會章的關係,如2020年初台灣地區大選的觀選團。登記局要求記協解釋4項活動,包括前年記協舉辦的所謂台灣選舉觀戰團。局方指不適宜評論個別個案,但會執行《職工會條例》,確保職工會依據《條例》及會章管理和執行會務,如個別職工會違反《條例》或其會章,定必嚴肅跟進。不論記協如何狡辯,記協的活動已經完全違背了當初登記工會的初衷,僅憑此一條,職工會登記局就完全可以取消記協的登記資格。

聲名狼藉的記協多年來打着新聞自由的旗號,幹著破壞新聞自由的勾當,不單積極煽惑鼓動、甚至赤膊上陣參與修例風波期間的反中亂港活動。在暴力橫行期間,利用記協的爛招牌,庇護黑暴分子,利用記者的身份,阻擋警方依法執法,放縱黑暴分子,甚至還打著新聞自由的幌子,多次發表靠謊言堆砌的所謂聲明,污衊警方執法,記協已經成為徹頭徹尾的黑暴幫兇。就在香港國安法頒實施之後依然有恃無恐地攻擊警方,完全目無法律綱常地攻擊政府。記協多年來完全被壹傳媒黎智英豢養挾持,對黎智英言聽計從,對已經執笠的蘋果日報文過飾非,不問是非,不問法律,不問原則,甚至不問底線,一味為反中亂港黃媒鳴鑼開道喊冤叫屈。這樣的所謂記者協會,已經完全偏離了新聞自由,廢棄了記者的職業操守,若然繼續存在,只能成為禍害社會禍害市民的蛀蟲,只能是繼續踐踏新聞自由。

記協上周六的大會降低了解散門檻,顯然已經意識到了繼續苟延殘喘所面對的法律風險,並且為未來選擇解散的最後退路做了預案。雖則如此,記協依然抱持僥倖心理,幻想當局投鼠忌器,在新聞自由的面紗中,能夠放過一馬,給記協一條生路。但是,所謂的記協大會卻對自身未來之路向及策略,隻字不提,絲毫無反省反思之悔意,期望當局得過且過,意圖苟延殘喘。記協敢於如此有恃無恐,所仰仗的無非就是自我標榜的新聞自由,其實,任由記協無法無天地苟活於世,不啻是對新聞自由的莫大嘲諷與踐踏。

今時今日,記協唯一能夠生存的前提條件就是,必須徹底放棄反中亂港的邪惡立場,必須進行徹底改組,必須拋棄臭名昭著的「黃主席」陳朗昇,必須修訂會章,明確表示在符合基本法的前提下,嚴格遵循香港國安法及年內有可能頒布實行的二十三條,旗幟鮮明地維護國家安全與國家利益,嚴格遵守香港本地法律,奉公守法。記協一班人亦必須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徹底放棄反中亂港的政治立場,自覺自願地為國家發聲,為香港發聲,為市民發聲。唯其如此,才能有鹹魚翻生的可能性。當然,社會各界對記協的負隅運作,只能是察其言觀其行。記協也只能用自己的言行證明自己還有存在的必要與可能。反中亂港分子過去曾言,「臭罌出臭草」,面對記協這樣的「臭罌」,還能指望孕育出香草嗎?估計比駱駝穿針眼還難。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