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百業 - 點新聞

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疫下百業|深水埗老字號食店冷清深夜仍營業 只為方便街坊有嘢食

深水埗,第五波疫情重災區,曾熱鬧的街頭而今冷冷清清。中午的汝州街上,放眼過去,行人三三兩兩,處處鐵閘緊閉。「本來香港安定繁榮,現在民不聊生。」新香園老闆娘周太無奈道,「疫情之下,我們的生意跌了百分之六七十,人們怕了,不敢出來。」

【生意最差時連外賣都無人落單】

一杯奶茶、一客招牌蛋牛治,1968年「新香園」由周先生和周太的父輩在深水埗手創。而後周太一家前往美國發展,後來為照顧留在香港的公公婆婆,她與先生又返回香港,藉着老新香園的名聲,在深水埗汝州街開了風格較為新派的新香園,至今已差不多5年。開業之初火爆非常,然而自2019年以來,暴疫夾擊,特別是受第五波疫情影響,經營嚴重受創。

為防疫抗疫,政府推出多種限制措施,從限人數堂食到禁堂食,措施來得急來得突然,「每次政府有什麼通告,我們就很慘。」周太說,新年前宣布禁晚市堂食,兩公婆和伙計工作幾個通宵,製作特別菜單,組合一些便宜的下午茶以吸引顧客。小本經營,定價本就便宜利潤低,因此無法推出太多折扣優惠,「12元一件多士,20多元一個套餐,還能怎麼便宜?再便宜我自己就真的維持不住。」周太無奈道,人們少了出門,經營狀況當然很糟糕,何況小店位於被視為重災區的深水埗,一度慘到連外賣都無人落單,「因為深水埗被人說得好像疫區一樣。」

【大量餐飲店關停倒閉 情況嚴重超乎想像】

疫情重創飲食業。周太留意到,近期多了很多店舖在網上出售廚具,而這一情況在去年聖誕節時完全不同——當時沒有一家食肆賣廚具,而今卻一家接一家放售,不停有人要招人頂手,情況嚴重到超乎她想像。新香園左鄰右舍,也有餐飲店倒閉,或者因為夥計不肯返工而被迫關停,「『樓面』(服務員)也需要養家,但也害怕中招,沒有『樓面』怎麼開門?隔壁的老闆就是這樣跟我說的。」周太說,很感謝自己店內的夥計都願意回來返工,生意還可以維持住。

為緩解受疫情衝擊的中小企和各行各業,政府先後推出多種政策、基金,包括暫緩業主追租等手段,希望幫助小店「喘口氣」。對於包括周太在內的很多餐飲店老闆而言,這些幫助卻是杯水車薪。房租是成本,食材貨品也是成本,有供應商願意暫拖收款,讓老闆這個月先不還,下月再結算,而今很多店面的維持已經是靠這種「拉來拉去」。倘若再加入動輒「萬萬聲」的租金,延期一滾,更是巨債。「日後生意能否復常大家都不知道,真的做不了的時候,始終要倒閉。」周太認為,政府應該靈活處理,比如對於某些商戶,可以減免幾個月租金,讓租客可以緩和得以維持生意,才有可能有做下去的空間。

【呼籲市民快打疫苗 助香港復常】

談及在本輪疫情中最難忘的事,周太說,最難忘是太多人感染、太容易感染。公公婆婆的菲傭也中招,她急忙安排菲傭去祖屋隔離,然後肩負起給公公婆婆送物資任務,藥品、快測包⋯⋯周太笑稱,好在自家做餐館,可以送食物過去,但當疫情殺到眼前,她才發現,過去聽說疫情不用怕、無所謂,是太掉以輕心。

「我覺得接種疫苗真的有用,真的有幫助。」周太感慨到,最初聽人說打針會歪嘴歪臉,也害怕不敢打,後來身在美國的家人都打了三針,面對疫情海嘯沒有一個人確診,讓她看到了疫苗的威力,與先生很快完成了疫苗接種。「我也呼籲市民快去打疫苗,香港快點恢復正常生活。」周太說。

【「只要我有生意做,我就有希望」】

第五波疫情前的新香園,每天營業到11點半才關門,因深夜仍會有些外賣生意。而這波疫情爆發後,晚上10點整條街就都沒人了。周太卻沒有像其他舖頭一樣調整營業時間早收,而是仍然堅持營業到深夜,有人來外賣,就算洗鍋了,也可以煎蛋牛治,「雖然麻煩些,但是我希望儘量方便街坊。」

「你說我是不是為了賺那20元開到這麼夜?你也知道,入不敷出,但我覺得,既然開店,說好聽點就像是為人民服務,捱到這麼夜,我考慮是萬一真的有顧客會經過,還有東西吃,他會多開心。」周太說到這笑了笑,「有時有客人來說『你們還開業』,聽到他這樣說你會覺得,只要我開業,你就有東西吃。」

「只要我有生意做,我就有希望。」周太說,「頂不頂得住我沒有想,我只是很勇敢地在這走下去。」這家小店,承載了她們一家兩代的心血,過去逢年過節,總是會親手佈置各類裝飾,營造溫馨氣氛,「投入這麼多心血,我怎麼可以浪費它,所以做到最後那一分鐘那一刻,我都想做下去,只要不是虧損太多就可以。」

(點新聞記者蘇婷、加南報道 / 文:蘇婷;視頻攝製:加南)

稿件由上傳 · 文責自負 · 不代表本網立場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