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有片)記者連線「最辛苦打工人」:「我不要錢,只想快點找到兒子」

岳先生印發的尋人啟事。(網絡圖片)

北京朝陽區昨日(19日)公布一宗新增核酸檢測陽性者的活動軌跡,瞬間引爆整個網絡。流行病學調查顯示,該名患者岳先生18天輾轉28個地方,每日工作至凌晨,被網友稱為「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我不覺得辛苦,打工和找兒子就是我的生活。」岳先生接受點新聞記者採訪時提到醫院幫他充了150元手機費,還有不少愛心人士想資助他均被婉拒。他說:「我特別感激媒體以及廣大網友們對這件事情的關注,我不要錢,只想快點找到兒子,我堅信有一天會跟他團聚。」

岳先生失蹤兒子的照片。(網絡圖片)

接到記者電話時,岳先生的嗓子還有些沙啞。他告訴記者,目前在北京地壇醫院隔離治療,每天測量體溫,進行多次核酸檢測,「現在核酸已經呈陰性了,今天燒也退了,體溫36度多點,只是還有點咳嗽。」

自從岳先生的行蹤軌跡公布以來,許多愛心人士嘗試與他取得聯繫,想要資助他,但他說:「我不覺得辛苦,打工和找兒子就是我的生活。我不需要錢,我自己有手有腳能掙錢,昨天醫院給我充了150元話費,又要再給我500元,另外還有一位醫生要給我2000元,我都拒絕了。我現在吃住和用的藥都是國家給安排的,醫護人員和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員都很關心我,我什麼都不需要,只是想找到兒子。」

岳先生於1978年生。原本在山東威海捕魚船做船員,2020年8月12日,他的大兒子走失,因兒子曾在北京打工,他便赴京尋子。他告訴記者,兒子2017至2018年曾在北京做過兩年幫廚,後來回到河南老家,2020年疫情平穩後去威海打工,在距離家50公里的一個食品廠工作。大兒子失聯後,岳先生立即向當地公安機關報案,欲通過定位手機、調監控找人均被拒,事情過了三個月才立案。

兒子走失後,岳先生先後去過山東、河南、河北、天津等多地。每到一地,在打聽兒子下落的同時,他都會打零工維持生活。「我印了200多張尋人啟事,每到一個地方就會張貼。」他講述道:「期間我遇到過很多好心人,拿着尋人啟事的單子安慰我說,一定會找到的,不要灰心。」

為了方便尋子,岳先生特意買了一輛三輪摩托車,有時吃住都在車上,2021年春節都是在摩托車上過的。「有時候在銀行的ATM(隔間)睡,這樣可以省下70塊住宿錢。各地的救助站我都去過,在泰安救助站,站長看我可憐,給過我一箱即食麵和一箱礦泉水。」

他去過公安局,問過小餐館,找過救助站,也看過停屍房。兩年來,岳先生報過案,也不停在各地遞交上訪材料。「不是為了舉報什麼,就是希望多獲得一些信息,能盡快找到兒子。」

在多個城市尋找無果後,岳先生於2020年11月來到北京。「我是一名船員,能出海的時候就出海,不能出海的時候就來北京邊打工邊找兒子。中途就回過老家一次,前陣子媽媽摔傷了回去伺候了半個多月,其餘都在掙錢找孩子。」在北京,他住在石各莊南門一間10平米左右的出租房裏,每月700元房租,做的都是建築搬運等體力勞動,晚上幹活,白天上午睡覺,中午再出去找活做,每天可賺一兩百元。

記者問及尋子過程中有沒有灰心過時,岳先生語氣堅定:「現在是和諧社會,我相信我兒子一定是安全的,他只是不小心走失了。我很感謝媒體和公眾們的關注,相信我們家人一定可以跟孩子相見。」他說:「等隔離結束了,我就回家騎上我的摩托車繼續去找兒子。」

(點新聞記者任芳頡報道)

相關報道:

疫情排查發現「最辛苦打工人」:走遍多省市尋子 凌晨打工補貼家用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