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周品世界|祖高域的道歉能讓澳洲手下留情嗎?

祖高域能否參加澳網仍是未知數。(法新社資料圖片)

文/周德武

祖高域作為「網壇一哥」,在世界的知名度不可謂不大,正因為如此,他的一言一行長期置於媒體的聚光燈下。

新年伊始,祖高域滿懷希望來到澳洲參加一年一度的網球大滿貫賽事,以期打破網壇的一項紀錄,結果卻遭遇了人生的「滑鐵盧」,被澳洲海關直接關進了拘留賓館,且一待就是五天,引起了一場不大不小的外交風波。

祖高域是一個充滿爭議的體育人物。與費達拿在場上的優雅、冷靜和沉着相比,祖高域的個性過於張揚,顯然他不屬於那種最受歡迎的人。但這次圍繞疫苗接種問題引發的簽證爭議顯然超出了體育本身,他被深深捲入政治之中,恐怕也是祖高域始料未及的。

自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以來,體育賽事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在疫情稍微緩解之後,體育賽事也開始恢復,但前提條件是選手們必須打疫苗。與其他體育項目相比,網球選手的接種速度較慢,與肢體頻繁相撞的項目相比,是不是網球選手們認為隔網廝殺的傳染性不強?不管怎麼說,迄今全球前100名網球選手中,已有97人打了疫苗,但祖高域成了三名例外者之一。

澳洲網球公開賽要求選手接種疫苗方可參賽,其申報截止時間為去年12月10日。祖高域於去年12月16日的新冠檢測呈陽性,為此,他向賽事主辦方申請「醫療豁免」,並得到了維多利亞州的同意及澳洲聯邦內務部的默許,並如期獲得了入境簽證。但是他於1月5日入境時被邊防人員攔下,認為他豁免的理由不充分,「在過去六個月患有新冠可獲醫療豁免」這一條只適用於澳洲公民,祖高域顯然不屬於這一類。澳方的解釋是,獲得簽證是一碼事,入境條件是另一碼事。的確,經常進行國際旅行的人都知道,澳方的解釋似也沒有什麼大毛病,譬如旅客攜帶違禁品、國際健康旅行證明不完整都可能被拒絕入境。去年夏天,美國向中國留學生開放學生簽證,但在入境時要求出具接種紀錄,一般情況下,留學生都照此辦理。

祖高域一直反對強制疫苗的立場也是眾所周知,多次強調要把疫苗接種的權利交給運動員本人。在祖高域被拒入境後,他的律師團隊很快進行了上訴。1月10日,在進行了4個小時的聽證之後,澳洲法官裁定,祖高域的簽證有效,他可以離開賓館,準備下周的澳網比賽。

但是事件並沒有就此結束。雖然祖高域暫時贏得了這場法律勝利,但是球並不握在祖高域的手中。澳洲政府移民局長霍克仍有「一票否決權」,法律賦予這位局長可以用任何理由再次撤銷祖高域的簽證。儘管在祖高域釋放的當天晚上,他就出現在訓練場上,但並不能保證其一定能在澳網的賽場上出現。

據報道,霍克正在認真考慮是否動用否決權。同時澳洲也緊鑼密鼓地調查祖高域是否存在「欺詐」。祖高域在入境申報表中填寫的是,「在過去14天裏,只待在塞爾維亞」,而一些社交媒體稱他去過西班牙,且有在西班牙打網球的視頻為證。祖高域的弟弟被問到他哥哥是否去過西班牙時,有意迴避了此爭議點。根據澳洲的法律,此罪可以判處12個月的監禁,不僅這次參賽要泡湯,未來三年也休想入境。塞爾維亞總理今天呼籲澳洲政府應盡快作出決定,以免影響祖高域個人及整個澳網比賽。

1月12日,祖高域在社交媒體發表道歉聲明並作了解釋:一是去年12月17日參加有關籃球慈善活動及青少年網球活動時,並不知道自己的檢測結果是陽性。而12月18日雖知道陽性結果,但還是按原計劃接受採訪,只是不想讓媒體失望,所以大部分時間都戴着口罩,只是合影時摘下。而填寫入境澳洲旅行申報表時,在旅行史一欄錯誤劃勾,不是他本人所為,而是其團隊成員自作主張,不是故意所為,希望有機會繼續參加澳網比賽。一些評論認為,這些新證據將給澳洲當局帶來新的壓力,會不會將祖高域趕出澳洲,將讓霍克犯難。

祖高域在社交媒體發表道歉聲明。(Ig截圖)

無論這場結局以什麼方式收場,這場風波註定將載入世界網球史冊。祖高域已深深地捲入了政治漩渦:反疫苗組織者把他視為一個象徵,即不打疫苗依然可以在世界自由通行,這無疑是對各國正在努力推動的「疫苗通行證」產生不利影響。而那些至今被關押在拘留賓館的難民們則希望祖高域獲得自由之後,為他們在那裏遭受的苦難和惡劣的待遇奔走呼號,「我們受夠了,我們也是人」。據報道,有的難民在公園酒店一待就是八、九年,將他們來澳洲的淘金夢徹底打碎。祖高域的入住讓這些難民的遭遇意外曝光,也讓「人權捍衛者」的澳洲政府多少有些尷尬。

強制接種是全球抗疫的一條重要手段,但在西方國家遭到了激烈反抗,一些人不時上街遊行,與警察爆發激烈衝突。「疫苗通行證」在國際上也討論了一段時間,但是始終沒有形成統一規範。澳洲法官宣判政府敗訴之後,澳民眾呈現兩極反應:一部分人為祖高域獲釋歡呼,並在法官的辦公室外進行大肆慶祝;反疫苗組織也認為這是他們的勝利;但大多數澳洲人高興不起來,認為這是對不打疫苗者的慫恿。澳洲5月份就要進行大選,全國符合接種條件的成年人已經90%打了疫苗,而澳洲的疫情仍出現較大幅度的反彈,人們有不少怨氣。一些人提出,為什麼要給一個不打疫苗的外國人以特殊待遇?體育明星的社會責任究竟體現在哪裏?

祖高域前幾年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人生就是一個學習曲線,他的喜怒哀樂在球場裏得到了釋放,他也從中獲得了成長。與祖高域打交道比較多的人認為,這位網球明星的思維有時存在偏執,2017年他患了網球肘之後,堅持通過自然方式恢復,認為手術治療會毀掉了他的網球生涯。但實際情況是,他在做了手術之後,很快就返回賽場,並取得了驕人的戰績。

接種疫苗關乎大眾的健康,也能保證祖高域的球迷更安全。為了不接種疫苗的執念,把自己推入了尷尬境地,無異是一種偏執狂。「紅土王」拿度也得過新冠,這次打完疫苗如約來到澳網,他一方面對祖高域的遭遇表達同情,同時也強調作為成年人,應知道不打疫苗的後果。祖高域已34歲了,在賽場上的時間已經不多,但願他能從這場風波中吸取教訓,為全球抗疫及疫苗接種樹立一個好榜樣。畢竟新的一年才剛剛開始,真的不希望網球一哥這次澳洲不愉快之旅成為其自我毀滅的開始。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