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講真D|民主黨缺乏遠見尋「短見」

文/黎岩

立法會選舉12月19日舉行,各黨各派各界正在摩拳擦掌積極投入參選競選工程。斯人獨憔悴,唯有民主黨迄今仍然舉棋不定,不知其然,更不知其所以然。是參與選舉還是選擇置身事外仍然搖擺不定,拿不定主意。說來真是慚愧,過往曾經的立法會第一大黨,歷次選舉皆衝鋒陷陣殺聲震天的最大反對派,居然小腳女人走路,扭扭捏捏惺惺作態,似乎缺了盲公杖缺了指路燈缺了主心骨。

事緣三名參選人早前向民主黨發信尋求支持,民主黨元老李華明亦申請以個人名義支持新思維主席、社福界參選人狄志遠。據悉,民主黨周五向尋求該黨或個別黨員支持的參選人發出問卷。問卷設9條開放式問題,當中最為敏感的問題,是要求候選人回答《基本法》第23條應否立法,另外亦問及是否支持以開放提名方式落實普選特首、警權是否過大、對反修例的看法,以至假新聞、丁權及限聚令等時事議題的立場。

從民主黨預設的各種議題來看,當下的民主黨在香港國安法已經生效實施一年多,並且已經立竿見影,社會政治秩序明顯好轉的客觀形勢下,依然坐井觀天,依然固步自封,並未完全放棄其固有的為反而反,為對抗而對抗的政治立場。所有議題雖為問卷預設,但政治導向明顯地承襲了民主黨一貫的對抗反對立場,一貫的只問政治不談民生的老莊虛無。可見,面對已經由亂向治的穩定和諧社會環境,過往與人斗其樂無窮,與政府斗其樂無窮,與中央斗其樂無窮的民主黨人,完全缺乏政治遠見,缺乏政治韜略,所尋求的依然是麻繩勒脖頸的「短見」!試問,民主黨如斯作為,前景前途究竟在哪裏?究竟還有無活路?

其一,23條是否立法問題,在30年前基本法立法之時,就已經明確規定了特區政府須在適當時候就23條自行立法,澳門特區亦早已根據基本法的規定完成了相關立法。若果讀者不甚健忘的話,當年反23條立法大遊行,其中最主要的鼓動者參與者便是民主黨,如果今天還在一意孤行地質疑23條是否立法,無疑是自尋短見。這種危險的政治短見或許最終真讓民主黨尋了短見。刻舟求劍也罷,緣木求魚也罷,民主黨真正需要的恰恰是胸懷祖國擁抱祖國回歸祖國的遠見。

其二,有關普選議題,全國人大常委會已經就相關的選舉制度作出了明確的規定,規定香港將循序漸進地推進發展民主制度,香港所有的政治活動尤其是有關選舉的安排必須在全國人大規定的政治框架內進行,這是一個最基本的政治倫理與政治常識,甚至是一個最基本的法治原則,民主黨拿此做文章,顯然是毫不避忌地有恃無恐地挑戰全國人大有關決定的憲制權威與法律效力。

其三,對反修例的看法,持續經年的修例風波導致的打砸燒砍暴行,嚴重損害了香港的法治精神,給社會給每一個港人都帶來了深重的災難,正是中央果斷出手制定香港國安法,才使得香港由亂及治,恢復正常的社會秩序。民主黨作為修例風波的始作俑者之一,理應從法治,從政治等方面深刻反省反思,並痛改前非。在如今黑白已經非常清晰的現實面前,理應有一個明確正確的認識與取態。令人訝異的是,民主黨居然還預設如此小學雞問題,徵詢黨內看法,豈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凡此種種不一而足。如果社會各界由此得出結論:黃口小兒何足掛齒,羅健熙恐怕罪莫大焉。

其實,在上周三的民主黨中委會會議上,已經有中委明確表達過擔心問卷或有違法風險。這說明在民主黨內,亦不乏有識之士,不乏清醒人士,不乏識時務者俊傑。遺憾的是,民主黨中委會對此拖字訣,依然不置可否。羅健熙甚至表示,「唔覺得其他人有特別意見」,並指問卷並非「預設式」,只是非常簡單和基本地就香港社會過去兩年多發生的事情,詢問參選人的看法,強調做法非常普通和尋常,又表示不會煞停現行做法,料下周將召開特別中委會處理有關申請。羅健熙的辯解絲毫不能洗脫由他一手策劃的預設政治問題。

李華明昨日接受傳媒訪問時直言問卷部分問題「過火」,亦有人強烈建議民主黨應以「白紙」方式讓參選人表達政綱,該黨再討論其政綱並考慮是否支持參選人。而這種預設議題的方式其實就是一種傾向性強烈的主導引導誘導,暗示民主黨的既有固有政治取態,變相令到有意參選並尋求黨支持的候選人在無所適從的情況下,被逼放棄尋求民主黨的支持,這從另一層面來看,實質上也是斷了民主黨的後路。

倘若民主黨今屆拒不參選,甚至亦拒絕支持同道人參選,那往後呢,第N界立法會選舉呢?民主黨應該問問自己,這種自尋短見的決絕抉擇,是對民主黨未來的負責態度嗎?是對長期支持的選民的負責任態度嗎?識時務者為俊傑,還是要奉勸民主黨,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