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獨家專訪 | 被疫情阻隔的跨境者:香港同內地何時通關?我們何時團圓?

「羅湖,這是東鐵綫的尾站……」疫情到來後,你有多久沒有再聽過這句話。

對一些人來說,是19個月,接近600天。數字背後,是無數跨境家庭、跨境情侶、跨境師生的無盡思念、無奈、惆悵。隨着疫情的發展變化,他們一次次經歷期望、失望,在看不到盡頭的等待中,他們飽受煎熬。

點新聞記者通過線下及線上的方式,訪問了多位夾縫中的跨境者,他們面臨與親人伴侶分隔兩地,卻因為工作、簽注、照顧老幼等各種原因,在香港與內地,回不來,過不去,夾縫中求存。

【孤島上的希望——「跨境抱團」群群主「生薑茉莉」的故事】

名為「生薑茉莉」的網友在微博發起面向跨境群體的問卷調查,最後錄得近3000人填寫。在接受採訪時,「生薑茉莉」說,身在內地的自己與身處香港的男友已經差不多兩年未見,經歷多次「希望、失望」的輪迴,變得非常消極。在留意到有很多人和自己有類似情況後,一群人建立了「跨境抱團」群抱團取暖,大家講述自己的故事,紓解壓抑的情緒。「生薑茉莉」最期望兩地可以恢復必要的來往,讓需要求醫者能治病,讓家人親朋得以團圓。

【周年戒指——廣州香港跨境家庭媽媽Chloe的故事】

「今年是我們結婚15周年,正常是每五年要換一對戒指,今年的戒指還沒換。」目前在廣州的港人Chloe,與在香港的先生,無奈錯過了結婚15周年紀念。相識於大學校園的兩人,因事業規劃,畢業後一人留在廣州,一人返回香港,但仍然組成了跨境家庭,疫情前每周團聚,疫情後只能網上聯絡,這是他們20多年來第一次分開這麼久。Chloe獨自在廣州照顧孩子,因為孩子求學及自己工作原因,無法回港,而先生的工作無法請長假,他又要照顧體弱多病的母親,無法長時間離港。Chloe說,從孩子寫的文章裏,能看出他對爸爸的牽掛。然而,一家人究竟何時能團聚,誰也答不上來。

【愛犬與我——居深港人、寵物狗主黃先生的故事】

香港與內地嚴格「控關」前,居住在深圳的港人黃先生每日往返深港兩地工作。在「控關」之後,他被迫與定居深圳的另一半分開,倉促回港,轉眼19個月。這期間,他居無定所,住過船上、親戚家,甚至差點就要睡馬路。由於走得匆忙,他將自己養在深圳的愛犬寄養親戚家,可狗狗由於突發疾病,不幸離世。黃先生說,若他在深圳,或許就能早點覺察愛犬的病症,也許能改變結果。

而今,黃先生的外婆病重,黃先生不知道外婆離世前能否回去見她最後一面。和另一半的感情,也因為見不到面,幾乎走到盡頭。「苟延殘喘」,黃先生用這四個字形容現在的生活。

【婚紗——跨境情侶、定居香港的Lorena的故事】

來香港十多年,選擇定居香港的Lorena,原本打算與未婚夫在今年初結婚。無奈通關遙遙無期,在深圳工作的未婚夫無法來港,婚禮一拖再拖,早已備好的婚紗照在未婚夫家中一放就是兩年。上個月因為家人病重,Lorena咬牙到深圳隔離,期盼能回家見見家人。無奈家鄉隔離政策太嚴,最終無法繼續返鄉行程。唯一的安慰,是在深圳見到了未婚夫——兩人為了提早見一面,在Lorena隔離期間,未婚夫爬上了對面大樓的頂樓,兩人隔窗相望……

夾縫中的跨境群體,何時可以回家?

(視頻攝製組:蘇婷 加南 小叮 任青;旁述:Yan )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