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100種生活|和大象也能聊天?聽聽這位「象爸爸」的故事

今年5月以來,15頭從西雙版納「出走」的野生亞洲象,吸引了幾乎全世界的目光。一群臨時組團的「追象人」全天候守護着牠們的安全,期盼牠們早日安全回家;而在西雙版納,也有一群人全天候守護着另外8頭亞洲象,不過,他們卻盼着大象們早日「走出去」。這群人是中國雲南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的工作人員,他們悉心照顧着被救回來的亞洲象,就像照顧自己的孩子一般,他們,被外界親切地稱為「象爸爸」。

中國雲南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的工作人員救助亞洲象。(受訪者供圖)
工作人員給小象體檢。(受訪者供圖)

生活在救助中心裏的亞洲象,有因意外受傷的母象、公象,也有被象群遺棄的幼象、孤兒象,身心都曾受到巨大傷害。為了救助牠們,人們不惜動用大型車輛設備和大量人力物力,甚至出國請專家和醫生幫忙,終於把一頭頭瀕臨死亡的亞洲象救了回來,現在每頭象都有自己的「象爸爸」照顧生活起居,帶牠們做野化訓練。「然然」是其中一頭被救助回來的亞洲象,牠的「象爸爸」熊朝永照顧了牠15年,熊朝永笑着說,然然是他的大女兒。

熊朝永和「然然」。(受訪者供圖)

2005年7月,人們發現了一頭受傷被困的小象。那時,牠左後腿被捕獸器夾住,如果不及時取下來,傷口可能很快會感染,導致喪命。一支近百人的營救隊伍,隨即對小象進行了施救。

「第一眼看到『然然』,牠的傷口很嚴重,瘦弱不堪。」熊朝永回憶道,當時3歲的然然只會吃玉米,營養不夠,他就去農貿市場買來蘋果、香蕉,混合上玉米麵給牠餵食,就像照顧人類小孩子一樣,想方設法為牠補充營養。「那個時候我還沒結婚,我常常對大家說我有個女兒,就是『然然』。」熊朝永說,剛來的時候,「然然」經常晚上發出令人心疼的「嚎哭」,「我就搬到象舍旁邊陪着牠,撫摸牠的脖子,唱歌給牠聽,牠慢慢地才平靜下來。我和『然然』的感情,從那個時候就建立起來了。」

熊朝永和「然然」。(受訪者供圖)

提及為什麼大家都稱「然然」是個「小公主」,熊朝永說,「然然」經常會在其它象面前「擺架子」,有時候還去「教訓」其它象,感覺牠就像個有身份有地位的公主。「後來,據我對牠家族的研究發現,牠所在的家族還真是象群裏的『貴族』,我就明白牠的公主氣從哪裏來啦。」

每天來到中心,熊朝永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然然」。「睡得好不好?昨晚有沒有調皮?今天我們要不要早一點出去走走?」熊朝永在一旁問話,一旁的然然搖頭晃腦地回應着,屬於父女倆的交流旁人還真不懂。「以前,說我們是『象爸爸』,還覺得有點開玩笑似的,當我自己真的當了爸爸,我才深刻體會到,除了『象爸爸』,真的沒有更合適的稱謂了。」

熊朝永為「然然」唱歌。(受訪者供圖)

「我每天陪大象的時間比陪家人的時間要多得多,」談起家中的小女兒,熊朝永多重滋味一下子湧上來。「說實話,我是偏心的。有一次恰巧『然然』和小女兒都病了,我把家裏的小女兒交給妻子,自己跑來照顧『然然』。」說這話的時候,雖然妻女不在身邊,熊朝永的臉上還是露出了愧疚,然而很快表情中又充滿了愛憐和堅定,「我對妻子和家人說,小女兒病了,還有你們這些家人。可是『然然』病了,除了我,沒有親人在身邊了。」而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亦讓熊朝永感到十分感激,不僅如此,自己的小女兒還愛管「然然」叫姐姐,「然然」雖然公主脾氣,但從來沒有排斥過小女兒。他開心地告訴記者,2019年,「然然」順利生下一頭小象,「現在,我升級當『象姥爺』了,」熊朝永笑道。

熊朝永和「然然」母女倆。(受訪者供圖)

在救助中心生活的小象,每天都要到林子裏去做野化訓練,這也是每一位「象爸爸」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他們每天陪象做訓練的時間都在6到7個小時。「做野化訓練的目的就只有一個,讓這些孩子們能早日回歸到屬於牠們的森林裏、大自然中去。」說起這個熊朝永總是很傷感,對着鏡頭講過很多次,可眼裏還是泛起淚光。 「15年,我跟『然然』相處15年了。我們之間,不僅僅是我救了牠那麼簡單,『然然』也曾是我的救命恩人。」

「有一天我帶着『然然』去林子裏做野化訓練,走着走着我『砰』的一下子就摔倒了,整個人順着山坡就往下滑,這時我聽到『然然』叫了一聲,突然我的腳就蹬到了一個有力的支撐,停了下來,仔細一看,我踩到的是『然然』的額頭到鼻子的那個位置,隨後我用力抱着牠的大腿起了身,當時的心情,現在都找不到合適的言語來形容……」

工作人員給小象體檢。(受訪者供圖)

「像是養了多年的孩子,有那麼一天就要離開你了,真的講不出再見」。不過,相對於能讓孩子回到更適合牠們生活的環境中去,這點分離算不了什麼,熊朝永說,他相信隨着科技的進步,監測系統的完善,他們和放歸的象,隨時可以「雲見面」。「說不定有一天,『然然』會走出林子,回來看我呢。」熊朝永微笑着,眼裏充滿期待。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