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講真D|香港記協是侵蝕新聞自由的「毒瘤」

文/黎岩

香港記者協會(以下簡稱記協)在其宗旨中宣稱,「多年來貫徹始終,致力維護新聞自由及新聞操守。作為記者工會,我們以記者的利益為依歸,除爭取改善工作環境外,並著眼消除所有不合理的採訪障礙。」打著維護新聞自由旗號的記協,長期以來以無冕之王自居,遊走於法律縫隙間,利用其特殊的身份與社會地位,公然挑戰法庭裁決,妨礙司法公正,明目張膽地為黑暴張目,肆無忌憚地攻擊警方依法執法,有恃無恐地攻擊香港國安法,無法無天地污衊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香港事務的各種決定,直接挑戰並質疑否定中央全面管治權。香港記協儼然已成為蠶食侵蝕香港新聞自由的「毒瘤」。今時今日的記協,究竟是無冕之王還是還是無法之王?

2021年7月21日,針對《蘋果日報》多名高層被捕,護主心切的記協發表聲明稱,近月《蘋果日報》先後已有多名高層及總編輯被捕,但該報早於6月尾已經停運。記協對當局一再針對同一機構的新聞工作者表示憤慨,亦對警方拘捕一間已停運的傳媒機構前員工感震驚及不解。記協並指責警方國安處的依法執法行動是「向業界散播白色恐怖」,記協對該等被捕人士涉嫌勾結外部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的控罪隻字不提,反倒是無理要求警方國安處向他們解釋新聞及出版工作到底如何能夠危及國家安全。記協多年來本末倒置顛倒黑白的行事手法,在黎智英《蘋果日報》一案上演繹的淋漓盡致。

6月28日,記協又無病呻吟地發出聲明,就《852郵報》下架影片及《Winandmac Media》取消在港的商業註冊一事表示極度憂慮,認為事件反映香港的「白色恐怖」無處不在,已籠罩新聞業界。記協此番作為可謂膽大包天,公然污衊攻擊香港國安法導致白色恐怖。聲明又稱,這極大程度是由於執法機關沒有清楚解釋執法準則,令傳媒無法安心營運,最終將徹底破壞第四權的監察角色。一貫善於玩弄文字遊戲的記協,面對白紙黑字的香港國安法,居然聲稱不清楚國安法的執法準則,如此謊言,有人會信嗎?面對法律裝糊塗裝傻裝幼稚,這就是記協規避法律制裁的拿手好戲。

6月23日,長期靠嘩眾取寵地編造假新聞、煽惑鼓動仇視仇恨內地及中央政府、喪心病狂地撕裂社會製造社會對抗的《蘋果日報》,其管理層根據壹傳媒有限公司董事會決定即時停止運作,24日出版最後一份實體報紙;網站亦將於午夜後停止更新及運作。對此,記協即時發布聲明表示「極度痛心」,並向包括涉嫌觸犯香港國安法的蘋果各位同業致敬。聲明竟然稱,「《蘋果》結束,不論對於業界,以至全香港,其損失均難以量度。」記協如喪考妣般的聲明,與港大學生會評議會對殺警兇手的致敬與哀悼如出一轍。問題是,港大學生會評議會的那班混賬事後尚且知道道歉,儘管如此,港大校方昨日依然決定,拒絕這班人進入港大校園。而記協迄今安然無恙,依然高高在上,更加洋洋得意,一幅難奈我何的嘴臉。

4月15日,《香港國安法》生效後,港府舉辦首個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會見傳媒時指,外國勢力會利用本港媒體及代理人,「蠱惑人心」向市民植入「反中思想」。鄧炳強的言論無非是切中時弊,刺中某些人的短處痛處。做賊心虛的記協當即於晚上發出聲明,用一貫趾高氣揚蠻橫無理的陳詞濫調,強烈譴責鄧炳強,批評鄧炳強「在毫無實質證據下大放厥詞」,向傳媒作出無理指控,竟然放肆要求鄧炳強收回有關言論,停止踩踏及傷害新聞業界。聲明還延續修例風波期間記協一貫的荒謬偏頗立場,要求警方向所有受傷、受辱記者公開道歉;立即停止作出無真憑實據的「假記者」及「假記者證」指控及交出具體改善方案,不再空談檢討。記協的有恃無恐與荒誕不羈已經到了觸目心驚的程度。記協的厥詞難道還不夠大么。

2020年11月3日,港台編輯蔡玉玲以不正當資料做車輛查冊,涉嫌違反《道路交通條例》,被警方逮捕控罪。記協發聲明稱「極度震驚及憤怒」,批評警方打壓採訪自由,要求立即放人。賊喊捉賊的記協居然批評警方的行動橫蠻無理及荒誕。記協指鹿為馬地表示,追查事件真相屬傳媒天職,過去不少涉及重大公眾利益的報道,包括政府高官僭建及選舉舞弊等事件,均透過查冊方式揭露,而查車牌亦為記者常用的調查方法。記協反指警方濫用《道路交通條例》打壓正常採訪行為,勢必摧毀新聞自由,造成寒蟬效應。新聞自由是記協的最好的「金字招牌」,記協口中的新聞自由已經完全超越了法律的界限,到了無法無天的境界。記協食髓知味,深知只要扛起新聞自由的旗幟,自己就是正義的化身,就是無堅不摧的變形金剛,就是連法律法制也無可奈何的無冕之王。

2020年9月20,記協發表聯合聲明,抗議警方單方面修訂「傳媒代表」定義。聲稱警方如今在完全沒有討論及諮詢的情況下單方面作出如此重大的修訂,一手破壞雙方建立多年的關係。要求警方取消是項修訂,否則會採取一切可行、必要措施回應。隨著社會的發展,各種網絡媒體如雨後春筍般應運而生,何為傳媒?何謂媒體?確實有必要在符合現行法律與社會現實需要的前提下重新釐定確定,這也是社會各界包括傳媒行業共同的心聲。為什麼涉及到行業的規範規管,就自然而然地遭到記協聲嘶力竭的反對呢?很簡單,正是記協同道中人的煽惑鼓吹,才導致本港媒體生態失衡泛濫,大量濫竽充數的假媒體單單靠謠言謊言等假新聞,煽惑仇恨,煽惑對抗,鼓吹所謂的「革命」,博取點擊量,博取市民眼球,記協不但默認默許,更是助紂為虐,樂見其成,以期成為記協對抗政府反對中央的馬前卒與幫兇。

眾所周知,記協的一大特權就是可以隨意濫發記者證,任何一個人只要交付150員入會,就可以申辦得到記協頒發的記者證,修例風波期間街頭「記者」比示威人群還多的滑稽場面,一再登上BBC、CNN等國際媒體版面,並且成為國際反華勢力誇大香港亂象的有力證據。亦因此,社會各界多次呼籲並要求政府收回記者發牌權,實施嚴格的資格審查,確保香港媒體運作的高水準,以提升新聞專業水準,捍衛真正的新聞自由。面對有可能失去的特權,記協於2020年5月20日發聲明表示,任何篩選記者制度,將嚴重危害新聞自由,協會將堅決反對任何相關建議。聲明又稱,「任何新聞組織或團體同意類似制度,將等同放任政府收窄採訪自由,親手扼殺香港的新聞自由。抹黑傳媒,形同在傷口上灑鹽。」記協的此番表白,除了新聞自由的藉口託辭外,並無任何實質的內容。在記協眼中,濫竽充數,稂莠不齊,以次充好,魚目混珠,就是最好的自由,就是最大最好的新聞自由,而必要必須的嚴格管理,反倒成了破壞新聞自由。而對記協的任何質疑,就會被視為是抹黑傳媒,就會招致記協發動蘋果日報等黑媒黃媒口誅筆伐的聲討圍攻。

2019年11月20日,記協對警方限制記者進出理工大學採訪及拘捕記者表示極度失望,並表示「目前最少有13名校媒及網媒記者被捕」。聲明稱,對於警方連日封鎖理工大學及一帶道路行動中,對新聞及採訪自由之連串限制,表示極度失望。記協聲明閃爍其詞地指控前線警員濫權,甚至聲稱3名記者被胡椒槍近距射擊。接下來,記協又煞有其事地指控警方有關安排不單嚴重違犯基本法中對新聞自由的規定,亦大大削弱傳媒對警方任何行動之監察。眾所周知。理大暴亂期間,暴徒在諾大的理大校園內四處流竄,甚至藏匿儲存各種危險品的大學實驗室內,由於理大扼守紅磡隧道咽喉要道,警方為確保道路暢通及社會秩序,必須盡快平息暴亂,過程中由於暴徒的負隅頑抗及暴力襲擊警察,警方多次噴射催淚裝置,試圖驅散人群。在這樣危險緊急的情況下,警方限制記者自由出入,完全是為了保障新聞從業人員的人身安全。新聞自由應該基於人身安全,這是一個最基本的常識,記協作為從業人員的協會,理應明白箇中道理,卻在事後罔顧事實胡說八道,顯示記協根本就不配成為香港新聞從業人員的協會。

2019年10月25日,記協聲明稱,極度關注高院頒下臨時禁制令限制披露警員的個人資料。該宗聲明的背景婦孺皆知,那就是在修例風波期間,大批警務執法人員,甚至包括他們的家人乃至幼小的子女的各種私隱資料,都被不法分子姿意起底張榜公告,部分警員的家人之人身安全甚至受到了嚴重威脅,這其中積極參與起底的還包括部分無良的網絡媒體。記協對如此囂張的違法行徑置若罔聞,對自己同夥的不法行為熟視無睹,對警員及家人之生命安全麻木不仁,卻對高等法院依法作出的合情合理合法合憲的裁決說三道四,表達不滿,公然無視法治挑戰法權。記協的聲明更在相當大的程度上為不法分子張目,客觀上煽惑鼓動不法分子不法媒體繼續起底警方及其家人,製造社會恐慌與不安。在記協眼中的新聞自由,變成了徹頭徹尾為不法分子從事犯罪活動鳴鑼開道的自由。

2019年10月4日,當年7月1日大批暴徒衝擊及強行進入立法會綜合大樓,本港多家傳媒的記者為報道現場實況,尾隨暴徒進入大樓內進行採訪,其中不乏魚目混珠的偽記者假記者。其中一名曾進入立法會採訪的記者,違反香港法例第382章《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8(3)條所發出的行政指令,即未有遵守立法會人員為維持秩序而發出的指示,進入或逗留在會議廳範圍,被控「進入或逗留在會議廳範圍罪」,記協聲稱憂慮記者若僅因跟隨示威者進入示威地點採訪而被控,將會嚴重打擊新聞自由及削弱市民的知情權,損害公眾利益。在這裏,記協毫無例外地打起了新聞自由的旗號,藉詞新聞自由攻擊警方的執法行為。立法會不是自由市場,任何人進入立法會範圍都必須事先登記並取得立法會同意,記者在未獲准許可的情況下,混入暴徒人群,大大增加了警方執法難度。同時,現場的煽情報道也大大助長了暴徒的犯罪心理與情緒,直接導致暴徒失控作亂。記協無視法紀綱常,無視當時暴徒作亂情景,喊冤叫屈,分明是視法律如無物,視維護合法秩序的警方為障礙。

2019年9月24日, 香港傳媒界人士發起「記協不代表我」行動:要求取消香港記協資格,直指記協明顯的政治立場及傾向性早已不是新聞,比如當暴徒假藉記者身份大肆實施破壞行為時,記協發聲明稱,「不宜動輒捉拿假記者,或要求記者在採訪時必須配備認可的記者證等,否則香港沒法再享有真正的新聞自由」。翻來覆去顛三倒四所說的還是新聞自由。上述所列舉的事例足以證明記協新聞自由的虛偽與雙標。其實,2020年8月發生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涉嫌禁錮記者四小時的事件後,記協絲毫也沒有譴責,反倒是叫該報召開記招,與許智峯當面對質,本末倒置。在記協的眼中,正義與良知,專業與自由是可以隨時隨地隨意解釋的一個漢語字詞而已,並無固定準確的含義與標準,只要符合記協扭曲歪曲的偏見與立場即可。新聞自由成了記協的遮羞布。

2019年9月4日,記協發出聲明,譴責警方7日內多次阻撓記者於公共交通工具採訪的行為,包括831太子站及油麻地站、9月1日東涌站及調景嶺站、9月3日九龍灣截查九巴事件,斥警方禁止傳媒在場拍攝,屢以阻差辦工等指控驅趕記者,嚴重損害新聞自由及公眾知情權。記協聲稱,警方的執法行動令警方在站內之行為缺乏傳媒監察,亦導致大量未能確定的消息廣泛流傳,令社會不同持份者之間本已脆弱的信任再受打擊。記協的聲明恰恰忽略了一個最基本的事事:太子站、東涌站、油麻地站、調景嶺站等地點,正是記協極力推崇的蘋果日報在修例風波期間長時間醞釀製造謠言謊言的搖籃。記協對諸多謠言謊言視而不見,那是因為記協本身就是謊言的製造商,就是謊言的加工廠,記協的本末倒置,只能證明了自己是修例風波期間妖言惑眾者的幫兇,是違法作亂者的辯護者,是蘋果日報的代言人,是黎智英的傳聲筒。

2019年8月14日,在香港連串極端暴力事件中,發生了多起針對新聞工作者的暴力行徑:先有中通社女記者被激進示威者包圍恐嚇,要求刪除照片等採訪資料,更有環球時報記者在香港機場被長時間持續毆打凌辱。面對這些暴徒震驚全球的不法行徑,記協不情不願地、避重就輕地發了個聲明稱,對內地記者拍攝受阻挨打表示遺憾。聲明對激進示威者圍毆記者的暴行隻字未提,卻別有用心地「提醒」道,「兩名記者事發時,均沒有配戴記者證」。面對足以判監坐牢的罪行罪犯,記協僅僅是輕描淡寫地、似是而非地、顧左右而言他地「遺憾」!記協過往的義憤填膺哪去了?過往的義正詞嚴哪去了?原來,記協眼中口中心中的新聞自由,就是暴力踐踏摧毀新聞自由的自由!就是在如此重大事項的表態上,記協依然故技重施,不忘藉機煽惑對內地的仇恨。記協的扭曲醜陋的表態,引致全球傳媒行業為之側目為之齒冷。

2019年7月7日,記協聲明稱,警方要求港鐵公司拒絕記者進入高鐵西九龍站採訪,並於下午約四時三十分再發出更新聲明,再次指警方及港鐵公司封鎖西九龍站,拒絕記者進入站內採訪。對記協如此大言不慚地混肴視聽,顛倒黑白的謊言聲明,警方即時作出嚴正澄清:警方絕對沒有要求或建議港鐵公司拒絕記者進入西九龍站進行採訪,對於記協作出如此失實的指控,警方表示極度失望及遺憾。高鐵西九龍站屬港鐵公司所管理,警方完全尊重港鐵公司對站內實施的措施,並正積極配合港鐵公司的安排,確保站內所有人士的安全。記協的滿紙謊言絕非孤證,而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公然利用公器,為達到自己污衊警方的邪惡目的,不惜用謊言謊話甚至歪曲事實來偽裝偽造。

2018年8月10日,對港台禁直播「港獨」分子陳浩天在外國記者會的演講,記協亦不失時機地發表聲明表示極度遺憾,甚至憂慮政治考慮淩駕新聞專業判斷。認為將活動標籤為「宣揚港獨」而禁止直播,是政治先行、政治淩駕新聞專業判斷的作法,有自我審查之嫌。陳浩天因為從事分裂國家的「港獨」活動後來被拘捕。雖然不能就此指責記協缺乏先見之明,但是,記協作為媒體組織,理所應當對香港的現實政治有一個基本的掌握與評估,對「港獨」活動理所應當有一個清醒的認知。可惜的是,記協不單止斷然否定陳浩天的「港獨」立場,還武斷地下結論稱有關界定是政治考慮淩駕新聞專業判斷,回過頭來看,記協的新聞專業判斷不過如此小學雞水平而已。

也許讀者十分關心,記協究竟是些什麼人在操弄把持,究竟意欲何為?據媒體人常洛聞的專欄文章,記協2018-2019的「執委會名單」中,包括「立場新聞」與《蘋果日報》的多名員工,而這兩間傳媒機構均是鼓吹黑暴甚至「煽暴謀獨」的始作俑者,在這樣的機構工作自然是與老闆黎智英「同氣連枝」的戰友與同志。包括記協現任主席楊健興在內,幾位「主筆」實際上與壹傳媒關係匪淺。之前的幾任「主席」,如李月華、岑倚蘭等更是黎智英心腹幹將,曾在香港或台灣《蘋果日報》長期身居高位。由此可見,記協的幕後教父就是黎智英,記協的總後台就是黎智英,記協唱戲的平台就是蘋果日報。問題是,蘋果日報諸多高層已經因為觸犯香港國安法被拘捕,蘋果日報也因涉種種不法行為,在被警方凍結資產之後不得不宣布停刊,黎智英也已經在悶熱的監倉中面壁思過。記協還能為所欲為嗎?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記協的每一項聲明,都與維護新聞自由無關,都切切實實地在踐踏蹂躪新聞自由,記協的每一項聲明都是徹頭徹尾地政治凌駕新聞專業,都是有著特定的政治取捨與特定的政治立場,完全與新聞不搭界,只與他們崇尚的所謂自由有關。當然,他們有觸犯香港國安法的膽量,卻沒有為此負上法律責任的心理準備與勇氣,這或許就是記協聲明最常見的一種「遺憾」。

搭建唱戲的平台轟然倒塌,搭建平台的幕後掌舵人已然鋃鐺入獄定罪坐監,在前台唱戲的小丑居然可以安然無恙?居然可以大言不慚地聲稱維護新聞自由,居然一意孤行地發出為犯罪嫌疑人辯護喝彩、喊冤叫屈的所謂聲明,居然還可以有恃無恐地指責攻擊警方執法行動,尤其是攻擊警方國安處依據香港國安法採取的執法行動。

香港大律師公會在媒體的連番追擊下,已經收斂內斂了許多,口口聲聲稱不反對香港國安法,其主席夏博義甚至還變口風稱樂見在港實施國安法。香港教協更是在新華社、人民日報的痛擊下,由香港教育局宣布不再與之保持工作聯繫,實際上已經變相廢除了教協的專業協會職能,未來的教協要想生存,唯一的選擇就是回歸老本行,專注教育工會工作,教協日前聲明也似乎痛改前非,聲稱不再搞政治,社會各界自然會拭目以待。唯有記協,依然死性不改,依然執迷不悟,依然負隅頑抗,難道一定要執法部門雷霆出擊,蛇打七吋,才能警醒?本港相關部門更加不應該等待上面有所表示暗示,才夠膽採取執法行動,而應該當機立斷,履職擔當,依法執法,興師問罪記協。要想良政善治,就必須大刀闊斧進行教育改革、司法改革、傳媒清污,這是香港未來繼續完善選舉制度的同時,絕對不能迴避而又必須面對的三座大山。只有從根本上解決了這三個問題,香港社會才能風清氣正,達致良政善治。

夏天即將結束,秋天自然不期而至,記協這班秋後的螞蚱到底還能蹦跶幾天?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