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魯青獎獲獎作品|《生命的力量》—— 陳綽賢

文/陳綽賢(優才(楊殷有娣)書院(中學部))

第十二屆魯迅青少年文學獎(香港賽區)初中組 特等獎

我輕靠在長椅上,仰頭一望,在零落花草的小庭園中,盼望着逃離醫院病房那蒼白刺眼的燈光,奢望着逃避即將要傳入耳中的惡夢。

「我們已經盡力使你外公脫離危險期了,但未來的狀況……可是誰也說不準啊!」主診醫生搭着我的肩頭,愛莫能助地說。我回頭看看加護病房中外公全身插滿管子和呼吸機的模樣;他就這麼躺着、受苦着……病魔吞噬着他逐漸衰弱的身軀,它貪婪着吸取着外公的生命,彷彿勢必要把這口枯竭的井水抽得一滴不剩才罷休。

想到這兒,外公昔日紅潤的圓臉每每浮現在眼前,他曾用那瘦小的身軀背着我四處尋覓、探險;他那粗糙、布滿厚繭的手曾經是那麼地近、那麼溫暖。但那個「他」早已不復存在,早已永藏在回憶的海底裏。我微怔,目光又回到了眼前的外公身上。

我不知在那兒站了多久,十分鐘?半個小時?我只知道,我直至按在玻璃門上的手指變得紅腫,直至眼眶的淚水早已乾了,才離去……

「外公真的會離開嗎?」這句話從我心裏吶喊了多次,但我卻從來得不到答案。不,應該這麼說,我從來不想聽到答案;我害怕、我害怕這短短的一個回答,會徹底粉碎我的盼望,擊碎心中最柔軟、脆弱的那一塊……

我仰起的頭只看見了灰藍色的天空,周圍那死寂的小草像是被無數行人蹂躪過後,徹底失去了生存的希望,脆弱地任由自己的生命流逝。而這夏天的蟬鳴竟奏起哀怨的樂章,悲傷得使人再次落淚,再次迫使人把對生命的期盼一一捏碎。

或許,我該接受現實。

就在我準備站起來的一瞬間,在這寂靜的花園竟然久違地出現了一隻小麻雀,我蹲在草叢的旁邊,湊近看看這一隻跟不上大隊的小傢夥。

小麻雀彷彿察覺了我的存在,吱吱地叫着,我這才發現了牠原來受了傷,翅膀上雪白的羽毛被鮮血染得觸目驚心,令我不禁心生憐憫;我眼中這細小又負傷的靈魂與外公躺在病床的虛弱容貌重合,再一次使我的信念搖擺不定……

「小傢夥,我看你還是放棄吧,你傷得這樣重,還是沒法再……」小麻雀拍動着翅膀,「啪嗒、啪嗒」的聲音像是阻止我繼續說下去一般。我心中一沉,無力地別過頭去。我又不解地看着這幼小的身軀,為什麼明明知道會失敗,也要這麼努力呢?我一面想着,發現小麻雀忍着痛楚,奮力地抖動着翅膀,「啪嗒、啪嗒」的聲音越來越急速,甚至蓋過了牠因受傷而發出的「吱吱」叫聲!「嗖!」小麻雀飛起了!我瞪大雙眼,難以置信的目光投在了那遠去、漸漸模糊的身影,心頭上的那一塊,好似有一股暖流劃過,使我的嘴角微微揚起。那瞬間,我好像體會到生命那無窮又永不放棄的力量!

是啊!我憑什麼在這裏垂頭喪氣,怨聲載道呢?我怎麼有資格在外公還沒有失去信心之前就自作主張地放棄呢?我搖搖頭,把剛才的不快心情拋諸腦後,想到外公曾說過的一句話:「無論遇到什麼難關也好,最重要的是永不輕言放棄!」

小麻雀早已遠離了,但我定會把這生命的力量銘記於心,見證外公戰勝病魔的那一天!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