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魯青獎獲獎作品|《多彩的生命》—— 莊楨晴

文/莊楨晴(蘇浙公學)

第十二屆魯迅青少年文學獎(香港賽區)初中組 一等獎

世界之大,每個人都只活一次,仅此一次。

生命,這個字眼在大人們口中被灌入太多期望。而我認為生命是多彩的,沒有所謂「應該有的樣子」。或許有長的一模一樣的人,但絕沒有一模一樣的經歷與生命。

轻盈的雲兒點缀着這遼闊的天空,太陽嵌在最高的地方,它洒下一片陽光,在操場,在課室, 在充滿歡聲笑語的校園裏。教室回荡着唰唰的寫字聲和郎朗的讀書聲,學生們探索着上下五千年,認真刻苦地钻研學業;操場上一群孩子們無忧無虑地奔跑,酒脫地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太多太多,校園的每個角落都藏匿着夢想与熱愛,我感到愉悅。新生代的熾熱便是生命,我心中暗語道。

一抺夕陽染在空中,兴许是被夜晚追趕,慢慢暈開來,如玫瑰般的天空,這黃昏,在為星星鋪路。我口中哼唱着小調,獨自一人走在傍晚的街道,馬路上車水馬龍,人行道的人們自在地散步,我喜歡這感覺,平靜得沒有波澜的生活同時也在發光。正當我滿足于此時,一位衣衫襤褸的老爺爺闖進我的眼帘,他挨個挨個地向路人索求糧食。我見這一幕,感到鼻酸,在我們過着充實的日子的同時,也有人為了生存而努力。我将手中的三塊麵包交給他,他布滿皱纹的臉上擠出一個微笑,眼裏的感激已經要溢出了。我招招手便離開了。過了一會兒,我在回家的巷子裏再次遇見他,他抱着三塊麵包,寶貝地护着。兩個小朋友靠在他身上,他迷迷糊糊地倚在紅磚墙上,昏昏欲睡,但好像怕丢失什麼似的,不敢閉眼。我感到心酸,卻又無奈無力拯救人間疾苦。這也是生命嗎?我想是的。老爺爺曾經也抱有偉大夢想吧,但種種壓力不得不妥協了生活。這世界參差不齊,本就沒有真正地感同身受,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苦楚與心事、快樂與難堪。有人煩今晚晚飯吃太飽,也有人在為了生活而祈禱。生活本無色無味,因為有了愛,人們才感到愉悦。只要不丟失重頭來過的勇氣,只要如初真誠禮貌地對待世界,只要有自己想守護的東西,只要對世間有惦念與不捨。那便還有生命。

蟬鳴縈繞耳邊,高大的樹上结着果實,朱紅色的小花在青色樹叶中顯得格外亮眼。使我不由得起韋应物的那句「夏條青已密,朱萼綴明鮮」。是活力四射的夏天,是一天中最爽朗的早晨。我握着才折開沒幾天的「夏天,煙火和我的屍體,思考生命的意義。這個世界太多元化了,有熱情的紅色便有忧郁的藍色,有豁然開朗的白天便有多愁善感的夜晚。外面人聲嘈雜,又有多少人藏着難言的心事,又有多少人煩着生活的壓力。「誅人先誅心」是有道理的,當一個人沒有心緒,便沒了生命,當對快樂與難過感到麻木,便對生活沒了知覺。沒有绝對的好人與壞人,沒有绝對的開心與傷心。祝我們在亂七八糟的日子裏仍保留清澈的小世界。祝我們因生命的诞生而感到榮幸。

生于華夏大地,成長于九州之間。櫻花開滿枝頭的春季,蟬鳴縈繞耳邊的夏季,稻谷丰收的秋季,雪花点缀南山的冬季。我們都是有足夠的時間享受這多彩的生命。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