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以古鑒今 中國紅軍長征故事(23)

文/曾財安

1935年6月25日,毛澤東率領中央紅軍長征隊伍在四川懋功(今小金縣)兩河口與紅四方面軍的主要領導張國燾見面,並舉行盛大的慶祝會及晚宴。在熱鬧非常的氣氛下,張國燾看出中央紅軍早已經今非昔比,就算如周恩來所說還有3萬人(其實只有2萬不到),但比起自己手下的8萬多,強弱非常懸殊,這還沒有把裝備、武器等因素計算在內。

結果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尤其是在殘酷的革命戰爭年代,只看此時的實質條件,張國燾的領導能力似乎遠勝毛澤東、張聞天、周恩來、朱德等人。與毛澤東一樣,他也是一大會議的13位代表之一,更曾代表陳獨秀主持會議,黨內資歷與地位無人可比,此時看見黨中央被毛澤東等所把持,如果心中的革命大局感不牢固,走火入魔的機會就會很高。

6月26日,中共中央在兩河口一座古老的喇嘛寺裏舉行了政治局擴大會議,商討兩軍會師後的戰略方針問題。「兩河口會議」由黨總負責人張聞天主持,出席的有委員及候補委員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博古、王稼祥、張國燾、劉少奇、鄧發、凱豐等以及各軍團領導人。會議正式通過了《關於一、四方面軍會合後戰略方針的決定》。

決定指出,兩軍往後的戰略方針是集中主力向北進攻,首先取得甘肅南部以創造川陝甘蘇區根據地,把革命放在更鞏固、更廣大的基礎上,進而爭取西北各省以至全中國的勝利。為了實現這一戰略方針,在戰術上紅軍首先必須打擊控制陝甘川三省的蔣介石嫡系胡宗南軍,奪取川北松潘縣與其以北的廣大地區,把根據地向甘南推進。會上更探討了兩軍合併的細節及實施日期。

「兩河口會議」開了3個小時,在會場內大家的意見並沒有太大的分歧,但在會場外卻有許多交談。張國燾一直嘗試摸清中央紅軍的底,又不斷打聽「遵義會議」和「會理會議」的情況,似乎對其會議內容有點耿耿於懷。午飯後,周恩來找張國燾談話,建議兩軍組成統一指揮部,張國燾進中央軍事委員會任副主席,某些部隊同時進行合併。張國燾表示同意。傍晚時分,張國燾收到兩軍部隊要共同北上的指示,雖然爭論了幾句,但表面上還是接受。

6月27日即會議後的第二天,張國燾着自己的秘書帶了一些牛肉乾、大米、銀洋去送給彭德懷,探聽「會理會議」的細節,並表示兩軍應該效法三國時孔明鞏固後方的做法,欲北伐必先南征。晚上,張國燾親自請彭德懷及聶榮臻吃飯,席上一味吹捧他們這些軍團長在長征途中的出色表現,更主動提出撥出兩個團給他們補充部隊。彭德懷與聶榮臻兩人心中都在想,張國燾究竟想幹什麼?不過,在基層部隊方面,兩軍的人員都浸沉在會師的喜悅當中,相處十分融洽,完全並沒有什麼隔閡。

6月30日上午,毛澤東帶領着中央紅軍出發,向北挺進,沿途需要攀登一座又一座的雪山,包括高達4000多米的夢筆山。張國燾則遲至第二天才出發。他回憶說,自己覺得毛澤東等人待他很不好,對他們的離開感到高興。從這件事可以看到,張國燾的異心已經開始發酵,最後一發不可收拾。

離開兩河口幾天之後,毛澤東與中央紅軍終於走出了連綿起伏的雪山高原,到了一座城堡式的藏民土司官官寨卓克基。因為漢藏民族歷史上的誤解,當地的藏民對漢人部隊比較敵視,不時襲擊落了單的紅軍戰士,所以部隊沒有在此地停留太久,稍事休整後便繼續沿黑水河前進。7月10日,中央紅軍先頭部隊抵達了有大約400戶人家的藏民村子毛兒蓋。

中央紅軍在毛兒蓋暫時住了下來,一方面進行急需的休整,另一方面是等待張國燾帶領紅四方面軍到來,合兵攻打橫亘在北進道路上的要塞松潘。在連日的平靜表面上,毛澤東與張國燾其實都分別進行着緊張的政治角力,互相爭取對方陣營裏的指揮人員,但都沒有成功。在此段期間,周恩來是唯一一位在兩邊都說得上話的領導,一直肩負起平衡協調,避免矛盾激化的重要任務。但不幸地,他在此關鍵時刻卻突然病倒,得了非常嚴重的急性肝炎,溫度常常超過攝氏40度,神志不清,已經無法工作。

毛澤東深知,紅軍此時正處於革命紅旗能否打下去的關鍵時刻,絕對不能分裂,發生窩裏鬥的親痛仇快事情,況且主要兵力又握在張國燾之手,只能以高超的政治手腕來處理這個已經浮出水面的重大危機。7月18日,在「兩河口會議」中有關兩軍合併的安排開始生效:周恩來把紅軍總政治委員一職讓給了張國燾,紅四方面軍陳昌浩則擢升為紅軍總政治部主任,兩個安排等於是把軍隊的很大一部份指揮權力交給了張國燾及其忠心的追隨者陳昌浩,希望能滿足張國燾的慾望,使紅軍能保持團結,槍口對外。

在2019年6月黑色暴動發生後,特區政府處理的手法遲疑不決,進退失據,導致撤換負責官員的呼聲在香港此起彼落。但是,中央沒有被當時的局勢迷惑,深知道主要敵人不是眼前的街頭黑暴徒,而是藏在背後,導演亂局的美英勢力,如果此時追究失職官員,肯定會節外生枝,激化特區政府的內部矛盾,為敵人製造更多的機會。因此之故,中央不動如山,繼續以原有特區班子應對顛覆暴亂,卻其徐如林地調整港澳辦與中聯辦官員、推出香港國安法、訂立完善香港選舉制度決定,做法與毛澤東當年處理張國燾實在是異曲同工。只要看看西方列強久攻不下,在各個國際場合中氣急敗壞的模樣,便可領略其中的妙處。

張國燾在中共中央獲得更重要的位置和掌握更大的軍事權力,理應心滿意足,全心全意投入革命事業,但事情有這麼簡單嗎?

(未完待續)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您也可以將網站添加到屏幕)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