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確診、康復、後遺症……新冠病患出院吐心聲:最壞打算是死 | 港故事

今年54歲的何漢文任職東九龍居民委員會主席,從事地區工作的他,2020年8月初確診新冠肺炎,經過兩個星期的治療,從「無藥可救」到「重藥醫救」。鬼門關上走一遭,終於戰勝病魔康復出院,然而他還需要繼續和伴隨而來的各種後遺症作鬥爭。回憶起這段就醫過程,何漢文很是感慨,「希望大家真的不要一個僥倖心態,因為病毒無處不在,不知什麼時間選到你。」

【確診之初 妻兒留家5日等送檢險斷糧】

確診後,何漢文被即時送入醫院開始了治療,然而他的太太在他確診後也出現病症,但未能獲衞生署及時安排送往檢疫中心隔離及檢測,只能按衞生署要求禁足在家,與孩子一起足足等了5天,險些斷糧。談及此事,何漢文對港府處理疫情的手法頗為失望。類似的情況在疫情突然爆發時屢次發生,甚至鬧出人命。「我自己作為一個建制派,對於政府這樣做是心痛,有種恨鐵不成鋼的強烈感覺。」何漢文說,作為理智的地區工作者,提出問題是希望政府改進抗疫工作,「是其是,非其非。」

【治療階段 從「無藥可救」到「重藥醫救」】

在妻兒在家等待檢疫的同一時間,入院的何漢文開始了與病毒的鬥爭。頭幾天的治療不但沒有任何好轉,還引發了幻覺、疲倦等副作用,高燒持續不退。到第八天,醫生一度束手無策,甚至說「暫時不知應該如何醫治你。」看到同病房有三十多歲青年病情惡化送入深切治療部,何漢文一度做好了最壞打算。幸好,醫生提出「落重藥」,使用類固醇及抗生素治療。絕處逢生,何漢文抓住了救命稻草,戰勝了新冠肺炎,但肺部卻留下了永久損傷。

【康復之後 肺損傷五感弱記憶差小便頻】

「覆診時發現肺有些地方花了,纖維化,復原不了。」何漢文說,「是永久性損傷,導致我現在很容易臉紅氣喘。」除了肺部損傷,何漢文的反應也變慢了,記性變差,原本靈敏的嗅覺味覺變得遲鈍,就連視力也受到影響。而因為治療新冠肺炎時大量飲用止咳水,損傷了泌尿系統,膀胱和腎臟也出現問題,要長期吃藥才能改善尿頻等症狀。

何漢文說,病毒無處不在,隨時可能中招,中招後程度如何,誰也無法控制,「我們唯一可以掌握的,就是自己做好抗疫措施。」他以一個新冠肺炎康復者身份,呼籲市民不可輕視,應當放下所有立場成見,一起做好防疫工作。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