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來論|面對縱暴派惡行 港府須敢於鬥爭善於鬥爭

文/尹國敏

《東方日報》「功夫茶」中的一篇來論甚妙,直擊港府一年多來對縱暴派所發動的反中亂港惡行,一味只識得採取綏靖、投降主義路綫,甚至期望與縱暴派大和解,使得香港社會幾近民不聊生。

在縱暴派發動暴亂衝擊香港社會日益嚴峻的時刻,港府不是採取堅決斗爭,止暴制亂,而是面對社會各層面之不同人群(包括港府內部)衝擊社會、搞「顔色革命」的逆流,無從對策,不擅鬥爭、不敢鬥爭,致使港亂越演越烈,到最後一發不可收拾。最後中央被逼出手,依法制定香港國安法來爲黒暴刹車,護港安邦。

港府長期以來的不作爲事例可謂俯拾皆是,諸如官方營辦的香港電台,長期以來竟甘當縱暴派的義務、免費宣傳平台,擅於抹黑警察、煽動仇警,不遺餘力宣傳「五大訴求」、「港獨」等反動思潮。對這些橫行十數年計的「食碗面反碗底,出政府糧反政府」惡行竟可不予追究,還美其名曰「編輯自主、言論自由」。

在教育領域更是重災區,在回歸後的廿三年,不論師資、教材及課綱(課程編排),長期由與縱暴派持相同理念的人所把持(擁有十多萬教師會員的泛民教協),他們費盡心思去中國化,將中國歷史課由必修課下架爲普通自選課。將一些對時事探討、探索的,原本屬於校外、課餘的東西反列入必修課,讓那擁十多萬會員的教協之泛民教師充分利用新設的學校通識課平台,從方方面面、堂而皇之、潛移默化來荼毒本港青年學生。使青年學生自踏入校園的那一刻起,如同一張白紙,就默默接受「去中國化」,敵視、蔑視在中國共産黨領導下的新中國近幾十年所發展、取得的輝煌成就。通過這些洗腦式的反中教育,成功培育了數以十萬計缺乏愛國意識,以及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身份的香港青年(包括早期的學生、今天的中年人)。所有這些都是埋下香港青年日趨「港獨」的種子,並且成爲近年衝擊社會、反中亂港、搞分離主義的生力軍、主力軍。

而以林鄭爲首的特區政府竟視而不見,還大言不慚講什麽香港一直以來的教育做法並沒不妥(予以充分肯定),只將教育亂象歸咎有人將教育政治化帶入校園,這是典型的倒果爲因。縱暴派教協老師在過去的十數年間,就在特區政府的眼皮底下默默地對香港青年進行洗腦式教育,你特區政府不覺、不察,放任自流、聽之任之。就是在十數年前種下的因,才有今天十數萬港青(俗稱的「廢青」)成爲反政府、搞「港獨」的生力軍這個果。

故林鄭前天的講法是倒果爲因。你8年前是政務司長(教育局及教育系統歸你管)、3年前任特首,教育領域更歸你全面管治。在過往的近十年間,香港教育領域早被泛民滲透及政治化(反中、拒共、去中國化)爲最嚴重、最黑暗時期,你彼時爲何不像今日去發聲,去撥亂反正呢?在彼時就去做教育不應被政治化及採取措施消除教育在校園被政治化呢?到今天才講什麽學校教育不應政治化,真是後知後覺得可以,而正正是這個後知後覺就摧毀了香港整整一代人甚至二代人,這才是我哋作爲學生家長最感痛心疾首的。

推國民教育停滯不前甚或前功盡弃,任由泛民教協老師以自己的反中理念來任意教化香港青年學生,還美其名曰此乃校本管理也,教育當局可以不聞不問,如同木偶扯線公仔般。

在過去一年的港亂期間,各院各校大多可以自由地、公開地展示「港獨」標語、反中亂港「民主牆」,出版各類反中的會刊、會報,在校園內搞非法罷課,筑人鏈脅迫政府,甚或在中大、理大、港大等校內發動反政府暴亂。請問教育當局在當中做了什麽監督、監察,嚴肅處理違法事項的工作麼?

這個教育當局常常被人詬病爲除了有台風、疫情來襲,只識發布由幼兒園至大學停課的通知外,其它什麽事都不去做、不會做、不敢做。堂堂的官方教育行政當局竟受制於校本管理而長時期對校內所發生的反中、反國民教育、反政府的逆流充耳不聞、束手無策,放任自流。其背後的根源是什麽?難道今天還不下功夫去正本清源,像《人民日報》所指出的:香港教育當下只有進行刮骨療毒式的革新,才有重新展示培育人才的希望。並不是林鄭口中當下的香港教育制度和做法沒有什麽不妥之處,只是教育被政治化而已。

林鄭特首對今天香港教育亂象的認知,是沒有抓住造成香港長期以來教育混亂狀況的主要矛盾,沒有直面造成這些主要矛盾的成因,並進行深入剖析。比如普遍具反中、拒共、去中國化的師資(泛民老師);爲學生進行洗腦式教育的通識課平台及相關教材(諸如出具頌日辱華等考試題目);將中國歷史課從必修課下放爲自選課,讓學生逐漸對中國歷史認知不深甚或模糊、膚淺,從而讓學生自身對中國人身份認同欠缺,並日漸產生分離主義思潮;在學校未有進行回歸後應當推行的國民教育等這些弘揚正道的、加強學生對國家、民族意識的教育。林鄭特首到頭來只識講些表面官樣文章,敷衍塞責。

港府的司法領域更是泛民反中亂港、攻城拔寨的同路人(不是支持者的支持者)。相當部分的法官、檢控官偏黃,甚或外籍法官更偏黃。這就造成自港亂以來有9000多人被拘捕而今只有1000多人被檢控,而罪成的更少之又少的怪現象。更怪的現象是,庭審判決的偏差、信口開河之程度,讓人目瞪口呆、難以置信。

比如對區諾軒被判襲警罪成,(這襲警罪成放在世界上任何國家,都是坐牢的刑罰),但黃色法官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只判區140小時社會服務令;對有青年學生用玻璃瓶襲擊警署之暴力刑毀政府機構罪行,被判罪成但只判青年學生罰款200元。須知道就算是普通市民的丟垃圾行爲(垃圾蟲),也要被依法罰款1500元。而用玻璃瓶襲擊警署之罪行(惡意衝擊執法機關)只僅及垃圾蟲罰款的七分之一罪行,這不貽笑大方麽?而一建制民眾到美國駐港總領舘牆外只涂鴉了幾下,就被判坐牢三個月刑期,真是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凡此種種,這些有欠司法公平正義之審判,正正在摧毀作爲香港社會核心價值的法治,難爲行政當局還沾沾自喜,講什麽香港目前的法治水平十分出色,對此充滿信心。這讓人不能不產生反話正説的感覺。這司法亂象難道除了一句司法獨立,港府的律政司和行政當局就可以沒所作爲麽?連檢討前朝遺下的司法制度和監督、監察現任法官的執法水平、執法倫理的工作都不愿做、不敢做麽?香港的司法系統難道就憑一句擎天式的「司法獨立」和所謂的「三權分立」,就可以枉縱、枉法,自把自爲麽?如是這樣,身爲香港最高行政首長的特首和主管司法機搆的律政司長,其權責和職責去了哪里呢?

還有什麽在港亂期間,全港十八區的違法「連儂墻」鋪天蓋地,身負管理職責的食環署有冇去處理呢?竟可任由塗鴉、刑毀公共場所達半年多之久而沒人處理。縱使食環署不去處理,那食環署的上級單位呢?食環署的上級單位都不去處理,那身爲上級的上級的林鄭呢?都沒人去處理。如是者,唯有靠民間百姓因看不過眼,落手落腳、舟車勞頓去自發性清理。在處理清污過程中,因兩派市民發生肢體冲突,有市民因使用暴力而竟被判4年牢獄之災。試問如果政府機構本身能夠依法履行職責,執行清理,根本就不需市民要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險去做本屬於政府部門的工作。這食環署及其上級主管部門之不作爲該當何罪?

還有那些不顧病人生死,不理病人權益的黃絲醫護竟然在疫情最嚴重時候脅迫政府,參與非法罷工。此等嚴重破壞及擾亂政府醫療系統的恣意妄為,如何可以容忍發生?實情是他們非但在公共醫院內搞成了非法罷工,他們還在公共醫院內展示反中亂港的標語和綱領,食衞局竟可以放任自流,聼之任之。對於一些黃絲醫護在醫院的醫療工作崗位上公然做出仇警、辱警,甚或敷衍醫治、有違醫德的粗劣惡行。凡此種種,至今有關當局有正視問題和予以嚴正處理麽?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作爲管治香港的行政當局,應從過往的工作失誤中吸取教訓,戒除自以爲是,脫離社會實際,講咗當做咗的劣習;戒除一些只識自説自話,但經不起社會實踐推敲的劣習。積极檢討,除舊務新,在中央和港澳辦、中聯辦的英明指導下,重新出發。取得廣大市民的信任和配合,將香港社會達至撥亂反正,發展經濟,改善民生。讓香港與大灣區積極融合,共創美好未來。

評論

相關新聞

從新到舊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相關度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您也可以將網站添加到屏幕)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