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講真D | 缺乏政治洞察力的傳統泛民

文/馮煒光

參與政治,不論你持什麼立場,最忌被激進派綁架。偏偏傳統泛民由十年前的「五區公投」開始,便向激進傾斜。名義上是給年輕人機會,實際上是放任年輕人去衝,抱著僥倖心理,以為他們會打開局面,然後便坐享其成。怎知激進的年輕人根本不會對前輩感恩,只會嫌他們「阻住地球轉」,只想取而代之。

激進年輕人嘴上不說,心中會算賬。一個20多歲出頭的年輕人只要當選立法會議員便可月入逾10萬,然後每月再有逾30萬公帑去聘請助理,成為前呼後擁的老闆。平日見到位高權重的官員又可以呼呼喝喝,而對方在香港國安法通過前只會唾面自乾。光是這份滿足感和畢業後在職場上「受氣」、「捱騾仔」的大學同學們相比,簡直是一個天堂,一個地獄。如何達至?很簡單,以中央政府作靶,然後「鬥激進」。只要你夠激進, 無限抺黑中央政府,黃絲媒體便會被吸引,你的名氣便日盛,外國媒體更會追隨你,把你塑造成「年輕的叛逆者」。於是,你便可以名利雙收。

羅冠聰便是好例子,一個連大學都未讀完的人,在2016年9月卻成功在港島區當選立法會議員。如果不是羅冠聰火候未夠,在宣誓時出了岔子,特區政府也拿他沒有辧法。相反傳統泛民如民主黨和公民黨便夠「聰明」(或在激進年輕人眼中是「老奸巨滑」),沒有一位因為2016年宣誓而被DQ的。於是這批傳統泛民無風無浪完成任期,本月便會拿到數以十萬計的立法會議員約滿酬金。有車有樓根本不是夢。相對被DQ的激進派,傳統泛民便有原罪,「憑甚麼我們激進年輕人要被DQ ,而你們卻安坐廟堂?」

在這個氛圍下, 傳統泛民卻一廂情願地以為要「大團結」,要有效集中票源以達到「 35+」,於是參與由戴耀廷主導的「初選」。從結果看,傳統泛民其實是中伏了,中了戴耀廷的計。因為從來不怕身水身汗去參與「初選」投票的,一定是死硬黃絲,而這批人只會喜歡「衝」、「本土」和「年輕人」。傳統泛民除了1、2位十分肯「衝」外,大都很「錫身」,怕坐牢,怕被DQ,畏首畏尾,在議會極盡侮辱官員之能事,以搏傳媒垂青,但對可能觸犯法律的事,一定不做。 2014年「佔中」爆發前,余若薇接受電視專訪便坦承擔心參與「佔中」會令她失去大律師資格。 在法治社會,本來這態度是合理的,但在死硬黃絲眼中,這便不夠「勇武」了。

明乎此,筆者便不奇怪今次「攬炒」派「初選」結果出現「大洗牌」。這個「大洗牌」隨時在戴耀廷的計算之內,這解釋了為何他在13日說「誰若不遵守初選結果,無異政治自殺」,等同「挾『初選』以令泛民」。通過所謂「民主初選」,戴成功把傳統泛民邊緣化。傳統泛民要延續政治生命,便只能激進化。但這樣是他們的初心本意嗎?為了保住立法會議員議席而要違背良心,套用某人一句話:「先問下自己是否算一個人?」。

執筆之時,剛有結果。若嚴格按照這結果,工黨吳敏兒敬陪末二席,等同出局。沒人敢說「攬炒」派在新西出7張名單都全贏吧?民主黨呢?九西黃碧雲肯定沒戲了。黨主席胡志偉能出戰九東嗎?那要看黃之鋒會否再被DQ,還要假設黃之鋒被DQ後不會「欽點」另一人(而按「攬炒」派政治傳統,黃有這權利)。堂堂老牌民主派政黨的主席要靠盟友被DQ及不「欽點」接任人,情何以堪。新東林卓廷也是敬陪末席、新西尹兆堅在新西處末游,或許能勉強保住。 超區方面,老將涂謹申按理應被淘汰,提早回家「湊仔」去。 這樣下來,民主黨隨時會由現時7席變5席,甚至更少。還要假定黃之鋒一定會被DQ及之後不「欽點」替代人, 與尹兆堅和林卓廷配票順利,而九西成了空白。

公民黨呢?鄭達鴻應保住了公民黨在港島的入場券。郭家麒在新西敬陪末席,隨時不保。假定法律界仍然是公民黨的,那麼也隨時會由5席變4席或3席。至於由2004年開始入局的、以激進自詡的長毛則要黯然退場了。傳統泛民似乎只能依賴DQ及配票順利,才能保持現有議席。參加初選,典型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對傳統泛民來說,若不「反檯」便等同「亡黨」。後事如何,筆者不樂觀。

還是毛澤東說得好「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其實是指政治洞察力(Insight)。在今日的香港,政治便是一場無硝煙的戰爭,而在比例代表制,很多時是泛民盟友之間的戰爭。傳統泛民以為激進年輕人是和他們有共同理念的「盟友」,其實這只是美麗的誤會。 回想2010年「五區公投」時,激進思潮初露,民主黨內某元老便堅決反對參加。因為民主黨作為傳統泛民,根本不是激進選民那杯茶。民主黨摻和進去,只會有輸冇贏。「五區公投」以投票率低告終。到今天,若筆者不提,大家可能都忘記了。民主黨當時採取了進入中聯辧,直面中央政府表達民主訴求的辦法。幾經折衝,締造了今天「超級區議會」議席,令香港政制在回歸後首次獲立法會通過,向前邁進。

一晃眼便是十年。十年人事真的幾番新。 在這十年國家不斷進步,內地人民幸福指數不斷提高,反觀香港幾乎停滯不前,傳統泛民則為短期政治利益不斷滑向激進,2014 年參加了非法「佔中」、 2015 年否決了政改,硬生生剝奪港人普選的權利、2019 年還緃容極度暴力和有嚴重分離主義傾向的修例風波。自 2014 年起,傳統泛民拿不出一件推動香港進步的事功。傳統泛民到今天仍然不長記性, 儍乎乎地參與「初選」,結果一出來,騎虎難下。這一切還不是忘記了「在香港推進民主必須以尊重『一國』為前提」的初心。展望未來,傳統泛民應毅然和激進割席,這樣或許還會有出路。否則一眾傳統泛民全變成勇武,和年輕激進「鬥激」,只會走向末路。不信,你真以為「香港國安法」是無牙老虎嗎?

評論

相關新聞

從新到舊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相關度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您也可以將網站添加到屏幕)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