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上枱 - 點新聞

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擺上枱

屈穎妍講你知|黑色不該是一種態度

我覺得是時候放下顏色的包袱,黃色、黑色不該被騎劫,我們正常人都有權選擇這些顏色。

屈穎妍講你知 | 忍辱是一種超能力

「2019黑暴前,香港警察是亞洲最佳;2019黑暴後,香港警察已成為世界最佳了!」

屈穎妍講你知 | 買菜買了一個月

資深傳媒人聯誼會近日舉辦講座,請來剛從東京並完成檢疫隔離回來的奧運代表團團長貝鈞奇,分享奧運的所見所聞所感,當中最觸動我的,是貝團長一句話:最難得、最要感謝的,是肯讓孩子當全職運動員的父母。

屈穎妍講你知|浙江比美國危險?

看到一則網民帖子,很值得施政者深思: 「同一天放出來的政策:打了疫苗的香港居民,從內地回香港要隔離14天;打了疫苗的美國人,來香港只需隔離7天。內地一天確診不到100例稱之為『失守』,美國一天確診15萬,卻叫做『中風險地區』。」 說的,是政府自8月5日起又推出的新防疫政策,就是居於廣東省以外地區的香港人,不能再以「回港易」返港,如要回港,但是又沒打疫苗的,必須抵港後在指定處所強制隔離14天,打了疫苗都必須先隔離7天,再加7天的自行監察。

屈穎妍講你知 | 教育 是鴨子游泳

2014「佔中」那年,許多人說,香港之弊,弊在教育,小修小補已無濟於事,沒有大刀闊斧的大改革,香港教育會一直沉淪下去。一講,又七年了,剛剛好一代人,「佔中」那年唸中一的,今年大二了。別說大改,連修補縫針都沒有,只動了一丁點通識。教育問題,像鴨子游水,表面悠閒,水底卻是在拚命。

屈穎妍講你知|我們贏在哪裏?

好多人說起黎智英,大都咬牙切齒,建制派有些人更把他踩得一文不值。有次我寫了篇文章,用「梟雄」來形容他,部分激進「藍人」暴跳如雷,說我把黎智英英雄化。 先說說文字學,識字的人都知道「梟雄」其實偏負面意義,不是有個「雄」字就等於英雄。更何況,如果建制派到今日仍不肯面對現實,把黎智英踩成「狗熊」,那麼,邏輯上講,我們輸給狗熊,豈非更加不堪? 是的,建制派真的要痛定思痛,承認自己曾經輸給了肥佬黎。有人又會勃然大怒說:輸?我們哪有輸?現在肥佬黎不是被關在獄中嗎?反對派不是已雞飛狗走嗎?搶到位的區議員都辭職跳船嗎? 還是那句,請面對現實,這場仗,特區政府、建制派、愛國者、香港人,都輸得一敗塗地,最後幫我們扭轉乾坤反敗為勝的,是阿爺。我有理由相信,如果沒中央出手,今日香港仍哀鴻遍野,黎智英仍隻手遮天。 要爬起來重新上路,就要知道自己錯在哪裏、敗在何處?當然,先要肯承認自己大敗。若因為中央出招把棋局扭轉,我們就以為自己贏了勝仗,沾沾自喜,重複的錯將會再犯。沒了一個黎智英,西方一樣可以再找來另一個黃智英、陳智英。

屈穎妍講你知|沒有文盲 心卻盲了

我喜歡警隊新「一哥」蕭澤頤評論「七一」銅鑼灣恐襲那句:「這是人性問題,並非政見問題。」 黑暴那年的一把火,今年「七一」的一場刺殺,把人性本惡的陰暗表露無遺。

屈穎妍講你知|國際乞丐

網民真有才。最近看到網上一個帖子,笑中有淚:「現在台灣人都懷念阿扁,阿扁只要我的錢,小英卻要我的命。走了一個謀財的,來了一個害命的。」

【屈穎妍講你知】我們跟大屠殺擦身而過

感謝法國總統馬克龍,如果不是他在盧旺達懺悔,我都不會認認真真去找回那段被遺忘的歷史重溫,然後,驚醒,頓悟。

屈穎妍講你知|撲克臉的官

如果要為「官」找一個對應的字,毫無疑問,一定是「民」。但香港的官,只讓你想到兩個字:程序。什麼事,都跟你說程序;什麼責任,都可以用程序解釋;什麼「鑊」,都由程序來「孭」。

屈穎妍講你知|私隱的雙重標準

1996年5月12日,瑪麗醫院急症室的夜晚,救護車送來一個受槍傷的偷渡客。因為探員在他身上找不到身份證明文件,唯有套他指模並問他姓名,偷渡客說:「我叫陳小平。」然後,那個陳小平被推進了手術室。 沒多久,警方的指模核對有驚人發現。病人並不是什麼陳小平,而是警方懸紅一百萬緝拿的頭號通緝犯、極度悍匪葉繼歡。

屈穎妍講你知|挑剔的難民

朋友住在英國牛津,告訴我一個近日親身經歷的真人真事……

屈穎妍講你知|這是一場訊息戰

看電視新聞、報章及網上都這樣報道:「又有市民接種復必泰疫苗後死亡,全港累計接種疫苗後死亡個案增至31宗……」   「又有」、「累計」,這些字已經斷定,那31個死亡病例是死於打針。   其實,如果改寫一下,變成:「又有市民吃飯七日後死亡」,都說得通,然後大家就去研究那米還該不該吃?那電飯煲還能不能用?   同樣是一條命,以色列人卻是這樣演繹……   今年二月,以色列一名32歲的四孩之母感染新冠肺炎過世,耶路撒冷的猶太教堂外都貼着這樣的海報,大大隻字寫着名字:「Osnat Ben Sheetrit」,然後配上這句話:「For the ascension of her soul, get vaccinated.」(讓她的靈魂升天,請接種疫苗)。   與丈夫一起經營髮型屋的Osnat,育有四名幼兒,去年又再懷孕,第五個孩子預計四月就出生了。 所以,推動市民打疫苗先要打的仗,不是防疫戰,而是訊息戰,香港的疫苗接種率至今才一成多一點,就是因為天天有太多「因打疫苗死亡」、「打疫苗後不適」的訊息。如果,新聞焦點是在「因沒打疫苗死亡或重症」的個案上,像Osnat的悲劇,一個已經夠說服力了。

屈穎妍講你知|經濟上的凌遲

人性是,事不關己,就會忘記。早前跟旅業朋友吃飯,他們慨嘆,當大家在為飲食界鳴冤的時候,可記得,社會上還有一群人,一年多以來的工作及收入都是零,比飲食業更慘。是的,因為大家沒得去旅行、不再搭飛機,於是也忘了,旅遊這個被按下停頓鍵的行業。

屈穎妍講你知|她的死,死於大家漠不關心

實在好久好久沒見過,「終身監禁」四個字。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