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上枱 - 點新聞

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擺上枱

屈穎妍講你知 | 回港,不易

這天,看到微博一則讓我心神悸動的讀者留言:「究竟香港仲係咪人類在管理?」這位讀者是在內地工作的港人,留言那天是星期六,本來,他答應女兒下星期回港團聚。

【屈穎妍講你知】 識時務者為「家傑」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日前於Now TV節目表示,他於香港國安法實施後,已兩次拒絕歐洲議會及美國的對談邀請,因他擔心同場會有人「說了中共中央不中聽的話」,到時「你不出聲,就是默認!這種狀況我覺得可免則免。」 俗語說,精人出口,笨人出手,看來現在這些黑暴推手,已明哲保身到連出口精人都不願做了。 梁家傑表明,以後公民黨會轉趨低調,因為無論你對國安法有多不滿,它已存在香港法律之中:「與其送頭、硬闖、硬碰,不如保留實力,低調啲。」 這番話,我建議梁家傑在12逃犯的家屬面前講多次,然後到監獄探暴徒監時再講多次…… 噢,我忘記了,身為藍血人的梁大狀,只會去羈留所看望主子黎智英,怎會紆尊降貴去探訪無名暴徒?無論送頭還是送死,都是你們自己心甘情願的,我梁家傑可沒用機關槍指着你去做。 「無畏無懼」?這革命口號是給你們的,不是給我的,國安法前,我梁家傑絕對又畏又懼。全家走佬不是我杯茶,赤柱過年也非我所願,我們做大狀的一向身嬌肉貴,更會看風駛𢃇,識時務者梁家傑呀。 梁家傑之流本來就是革命的最大得益者,他們懂得遊走於法律罅之間,名利雙收,毛髮不損。可憐一眾追隨者聽着他們吹奏的魔笛,一一掉進深淵,萬劫不復。

屈穎妍講你知 | 「美麗風景線」的雙重標準 華盛頓暴亂怎不見攬炒派譴責?

這陣子每天起床都有新事,今日一睜眼,就看到一條美麗風景線,在華盛頓,國會山莊。 在美國總統大選認證日,大批特朗普支持者突然闖入美國國會並與警方爆發衝突。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對,就是那個,說香港暴亂是美麗風景線那位)在國會經地下隧道緊急撤離後,多次聯絡五角大樓,質問國民警衛軍為什麼還不來增援? 嘩,佩洛西小姐,才不過幾小時暴亂,就按捺不住要出軍隊?我們這邊的美麗風景線延續了整整一年,又汽油彈又炸彈又利刀割頸,都是靠一支警隊來頂。我們看美劇的美國警察及聯邦密探都好英明神武,區區騷亂怎會難得倒他們?

【屈穎妍講你知】被捕是幸運 逃脫才是詛咒

作為父母應該感恩,你們不懂教孩子,國家就幫你教。聽說,12人在拘留所受的最大「極刑」,就是背國安法、抄基本法,當然還有鍛煉體格。

【屈穎妍講你知】交換位置做一天

然而,今日我們的法官一聲令下,引來後患無窮,懲教署唯有見招拆招,正考慮把所有男女囚犯都規定剪短髮,那就再沒甚麼男女平等問題了。

屈穎妍講你知|遙控的革命

魚兒離不開水,瓜兒離不開秧,政治人跟醫生護士木匠水喉匠不同,你們的一門手藝不是世界通行的,玩政治一離開自己地頭就會變得一文不值,你幾時見過遙控的革命會成功?

【屈穎妍講你知】5天的新聞和36個月的孤單

香港眾志前秘書長黃之鋒在去年6‧21包圍警察總部暴亂中,煽惑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證據確鑿,他不得不承認控罪,法官把他即時還押直至12月2日判刑。

屈穎妍講你知 | 廿一世紀的「莫須有」

法律是,白紙黑字,沒有灰色,沒有「擲界」。 譬如,你衝進金舖打劫就是打劫,你一日未踏進店門、一日未拔槍指嚇,儘管你在門外徘徊了幾天,警察都不能告你打劫,法官更不能把你判刑,因為這世上不會有條法例叫「徘徊在打劫邊緣」、「徘徊在殺人邊緣」、「徘徊在詐騙邊緣」。

【屈穎妍講你知】縮骨遮革命

什麼是文物?正常人的理解,文物是人類在社會活動中遺留下來具有歷史、藝術、科學價值的遺物和遺跡,且必須經歷一點歲月。昨天的東西、上年的玩意,好明顯,不是文物。

【屈穎妍講你知】多謝黃之鋒

黃之鋒昨天在臉書貼了一張蛋糕照片,寫道:「今天是我的廿四歲生日,但這張相是在六月拍攝下來的。十月生日,六月慶祝,原因很簡單,在國安法通過前,我曾擔心未能在四面圍牆外度過廿四歲生日,所以就提早了切蛋糕慶祝。」 我想,大家沒興趣知道黃之鋒幾時生日,但多謝他,讓香港人體會到,這法例,並非反對派誇張其辭說的是什麼「惡法」,更非反對派天天說「動輒得咎」、「以言入罪」的什麼「市民頭上一把刀」,一切,都是靠嚇。

【屈穎妍講你知】石器時代防疫法

棄科技不用,而用石器時代手法來防疫。沉淪在又放又禁的循環中,香港的經濟已奄奄一息,我們不一定會病死,但肯定會好快餓死。

【屈穎妍講你知】炒魷教師護航協會

做校長的朋友都說,今日香港教育制度下,要炒一個人好難。 有位直資小學校長,發現校內一老師一整年沒改過簿、不備課、教學態度惡劣,同事已有怨言,家長更多次投訴,於是,校長跟足教育局程序,發一次、兩次、N次警告,再搜集「罪證」,像查案的刑偵,最後,足足花了三年時間才能成功把這失職老師解僱。 又有個津貼中學校長,因體育老師工作懶散、不負責任,已多番警告。誰知在一次課外活動中,一名學生突然休克,擁有急救證書的這位體育老師竟見死不救,結果那學生失救而亡。校長問:「全場只有你懂急救,看着自己的學生在眼前昏倒,怎能無動於衷一動不動?即使最後結果一樣,起碼你都應該努力拯救……」 而老師的辯解是:他不確定自己的急救牌是否過了期,如果落手「搓」的話,學生出了什麼事,他可要孭鑊了! 一條生命在你眼前正在消逝,你想到的竟是自己會不會惹禍上身?這種人,絕不適宜當老師,於是校長決定,即時把他解僱。 炒了個老師,後患卻無窮。那教師找了教協出頭,教協幫忙聯絡傳媒力數校長不是,力批學校無理解僱,還慫慂他跟學校對簿公堂,追討由被炒到退休前逾千萬的薪金損失,當然還有一條龍的網上抹黑醜化校長行動

【屈穎妍講你知】等一宗祭旗的案子

警方經常呼籲市民,遇到罪案要報案。有了香港國安法之後,我覺得,也應該有種社會教育,提醒市民不要犯法之餘,也要主動舉報。 童裝品牌Chickeeduck老闆周小龍揚言,要設計暴徒版童裝,抗議警方在暴亂中拘捕12歲少女。他更假借藝術裝置之名,在尖沙咀K11 MUSEA的童裝分店展示一幅巨型千手黑暴恐怖海報,旁邊還有大幅「連儂牆」。 事件被網民發現廣傳,不少人主動向商場投訴,結果,不出幾日,黑暴海報就被拆下來了,剩下一堆不敢寫字的連儂牆,讓同路人知道這是間黃店,讓正常人知道避之則吉。   最近,又有一班勇敢市民挺身而出了,一個名叫「華夏傳承」的民間組織,控告官媒香港電台,因為它每天下午播出的節目《中國點點點》,涉嫌發布煽動語言,意圖激起大眾憎恨或藐視中央,並以偏離事實、惡意揣測、危言聳聽的手法大肆抹黑國家,有可能違反「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及犯了《香港國安法》。 作為負責任的公民,看到罪案發生,必須盡市民本分去舉報。香港國安法已立,黃絲黑暴不斷在試這新法的底線,大家不妨幫忙做個社會監察者,路見不平,毋須猶豫,就向國安公署或找警察舉報吧,反對派是唔見棺材唔流淚的,找到祭旗的案子,才是對黑暴「港獨」最大的阻嚇。

【屈穎妍講你知】給五十年後看歷史的人

持續一年的黑暴,在國安法降臨之日,到了終結時。日前看到反對派最新一輪搞事召喚,人少之外,力量也少,勇武沒了影,只剩下一班痴呆鈍喪,仍聽他們支笛,稍有點腦的,都躲起來了。   蓋棺,就要記史,歷史從來都是勝利者寫的,話語權,當然在當權者手上。然而,我卻不斷聽到,「社會事件」四個字,政府、警方、媒體、商界、政界……似乎已有了共識,把黑暴期間發生的事統稱為「社會事件」。   到底大家怕甚麼?為甚麼對「暴動」二字如此忌諱?每天一睜開眼就不知哪條路可以行哪個地鐵站被封的日子,會是社會事件嗎?美心集團、優品360、中國銀行……被打砸燒了不知多少間,他們會認同這是社會事件嗎?路過舉手機拍張照就被打成血人的政見不同者,撫著未癒傷口,會覺得這是社會事件嗎?無端端被燒成火人的受害者,下半生將與疼痛為伴,會贊成這是社會事件嗎?   當我們沒好好把過去一年的黑暴定性,仍含糊其辭地俾面叫「社會事件」,這種挑戰會繼續無日無之。五十年後讀歷史的人,看到那些沒有定案的美麗文宣,就真會以為2019年的香港,只發生了一宗漣漪般的社會事件。

【屈穎妍講你知】沒畫出腸的公仔

兩封匿名信,揭示了一個司法大黑洞。
從新到舊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相關度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您也可以將網站添加到屏幕)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