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下載APP
標籤

萬里馮論政|區議員未投身服務先喊窮?

文/馮煒光

沙田區議會主席麥潤培撰文說:「『完善』了,然後呢?」筆者的回應是有志地區工作者「完善了,開工吧!」

縱觀麥文其實是想提出三點:

1)區議會直選議席減少,區議會便發揮不了應有功能;

2)直選區議員要負責的人口暴增,但相應資源沒有增加,故有心人卻步;

3)11項區議員「負面清單」,令區議員動輒得咎。

先說第一點,這其實又是「民選議席多,議會才會好」的舊觀點。誠如前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在另一篇評論區議會新制的文章所言:「無論委任或選任,關鍵是量才而用或選賢與能、具社區承擔,不縱容尸位素餐或空頭政治。」不論產生方法如何,關鍵在「才」或「賢」。2019年產生的區議員,很多連所屬選區也不熟悉,純粹因為喊句口號便當選。當選後也無心區政,而是把區議會變成羞辱警方、宣揚「港獨」和「攬炒」的平台,甚至要把好好一個公園改名字,弄到痛失女兒仍在傷心的母親要借傳媒發聲反對。這樣的鬧劇不應再出現。2019的區議會,直選成分極高,但質量極低,應了張炳良文章所言的「空頭政治」。

這裏也說幾句委任和間選產生的區議員。他們沒有具體選區,但壓力更大,不可能尸位素餐,唯唯諾諾,以為做個「Yes Man」便可以保住議席。因為特區政府需要的是真實的社區民情,讓上下互相通達,做到官民共治。若非直選議員不掌握社區情況,只是在議會空口說白話,特區政府也不會再委任他們。

至於第二點,麥文說「(新制下)平均每名區議員要負責的人口暴增至8.6萬多人」,以前則是約12600至21100人。按理,日後的直選區議員代表性大增、視野更廣闊、收集到的居民個案會更多,其政治地位也會更加重要。當然麥文想說的其實是:「當服務市民的難度及壓力大增,而各方面應有開支(包括酬金)卻沒有相應調整,可能會令一眾有意服務市民的『社區僕人』們放棄此徑。」這是一個「做區議員當『打份工』」的心態,由於工作量增大,但酬金沒有調整,故「社區僕人」便放棄當區議員了。投身社會服務,很多時是「倒貼」的。真正的有心人是因為愛香港愛國家,故身體力行,服務社區,一展抱負。能夠每月有三萬多港元酬金,已遠超香港入息中位數了。若只是想着「半斤八両」的打工仔邏輯,那倒不如去做專業人士或加入大機構往上爬算了。香港有不少高級打工仔和專業人士,以至領導一個保險或傳銷團隊的,其收入動輒高過司局長數倍,但真正的有心人看上的是服務國家的光榮和實踐抱負的機會。

至於說區議員「負面清單」會令區議員動輒得咎,麥主席此言差矣。麥主席主持過區議會會議,難道他會容忍議員出現擾亂議會的地痞流氓行為?例如有區議員開會時「極不檢點」、「阻撓其他區議員或官員出席或離開會議」、「會議上作侮辱性言論或滋擾行為」、「擾亂議會秩序」、「議會上粗言穢語」、「不遵守會議常規」和「不按會議常規作利益申報」等,麥主席會視若無睹?這些規定完全合情合理,清清楚楚,是任何一個文明議會皆應有的。麥主席文章中只是指責「11項『區議員失職行為』涵蓋範圍廣闊」,但不像本文中列出其明細,不知就裏的讀者便很容易被誤導。但只要列出明細,任何主持過會議、又或者支持文明開會的市民,都不會容忍上述行為。

細看麥主席的文章,除了重複一些「民選越多便越民主」、「11項議員失職清單不合理」的錯誤觀點外,其實他最想說的是選民多了,工作量大了,但「各方面應有開支(包括酬金)卻沒有相應調整」。看來麥主席是想喊窮了!

相關閱讀:

講真D|擔心區議員只能做「啦啦隊」 純屬杞人憂天

區議員作哪些行為會被調查?政府列「負面清單」

新一屆區議會選舉點投票?即睇44個地方選區分布詳情

收藏收藏
取消收藏取消收藏
稿件由上傳 · 文責自負 · 不代表本網立場

萬里馮論政|區議員未投身服務先喊窮?

收藏收藏
取消收藏取消收藏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