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21世紀西行漫記(13)—— 友善的新疆同胞

文/馮煒光

有香港朋友問,處於少數族裔群中,感覺如何?筆者回應:他們很友善!

筆者在吐魯番開車回烏魯木齊,要跑200公里,由於限速,需要近3小時。途中筆者飢腸轆轆,便挑了一家小店吃飯。小店其實是布棚下一張長桌,當時已有一維吾爾族家庭在吃新疆名菜大盤雞,桌的另一邊則坐了兩位男性維族同胞。筆者甫坐下,點了炒麵,負責接待的女性維族同胞便遞上一隻碗。筆者以為是飯碗,故等炒麵上來再用。怎知隔了不久,坐在筆者隔一個座位的維族男子主動把茶倒在筆者的碗上,他也把茶倒在他自己跟前的碗上,原來這店的碗是用來喝茶的。維族男子倒完茶後對筆者微笑,筆者連說聲:「謝謝﹗」維族男子報以更開懷的微笑。之後,他便和旁邊的另一位司機以維語聊天。我們港人太講究「衞生」,故極少為陌生人斟茶;但這維族男子的舉動,顯示出他的善意。筆者在他斟茶時也不知道他是做甚麼職業的,後來見到他在吃完飯後,爬上停在路對面的運輸車才知道他是駕駛員。

從事駕駛員職業的維族男子。

另一位是在大巴札遇到的維族美少女店員再奴熱木,她的名字在維語中意謂「照亮大地的光」。筆者提出和她交換微信,她欣然應允,之後她時常關注筆者的朋友圈,予以點讚,又為筆者確認「曼斯尼雖依曼」這句維語的意思。筆者到了千裏之外的喀什香妃墓景區,見到維文和漢文的介紹,拍了照片給她,她也為筆者確認漢文翻譯是否正確。

另一位一直在微信圈提供幫助的是秦老師,筆者入新疆後便透過深圳衛視的美女記者的微信推送認識了秦老師,但無緣見面。因為秦老師是電影製片人,也一直在新疆各處跑。秦老師一直關心筆者行蹤,不時來微信,還在筆者猶豫應否由喀什南下和田時,為筆者打聽和田防疫措施,確認和田可以去。於是筆者才能寫下《和田驚喜》這篇遊記。直到筆者回到烏魯木齊才能得見本尊,原來秦老師是退役軍人,故長得結實。筆者從名字上看以為他是漢族,怎知甫一交談,秦老師便說他是達斡爾族的。這是筆者認識的第一個達斡爾族朋友,爽朗豪邁,不愧軍人本色。秦老師家在北疆的塔城,他在服役時自學了攝影和攝錄,由於技術精湛,便被借調到中央電視台軍事頻道,於是在幾年間秦老師幾乎走遍了我國大西北的邊境線,拍攝解放軍在哨所的實況,讓國人知道軍人的奉獻和艱辛。秦老師現已退役,專心拍電影,他的新作是一齣在北疆拍攝的愛情片,會安排在年底公映呢。

說到我首位遇見的少數族裔朋友,當然要提柯爾克孜族的阿麗耶。她是筆者在往塔縣(塔什庫爾乾塔吉克自治縣)途中遇到的。她的故事,筆者在《帕米爾 此生嚮往而神秘之地》中提到。在筆者遊覽完塔縣的風光時,她一直微信垂詢筆者到哪裏了。筆者回程時經過她家的便利店,送了她一盒在塔縣買的駱駝餅乾,她和她媽媽(見附圖)便立刻送了一大塊氂牛肉,還有饢和湯給筆者吃,她還說氂牛是她家養的,新鮮而且營養豐富。少數族裔同胞的熱情好客,溢於言表。9月22日後阿麗耶便要回到千裏之外的伊寧師範大學繼續她的大二課程,筆者謹在此祝她一切順利,前程錦繡。

柯爾克孜族的阿麗耶和母親。

漢族同胞也有不少令筆者印象深刻的。在尉犁工作的極飛農業的鄭總裁,他在烈日當空的棉花田裏為筆者詳細解說其公司的技術,還送了筆者一件棉絮(見附圖)。他本來也是搞攝製的,可以說幾乎庫爾勒所有的宣傳片都出自他手,後來他加入了極飛,追逐「讓種田像遊戲一樣簡單」的農業科技夢。

在尉犁工作的極飛農業的鄭總裁。

還有退役武警警官現時是野外旅行公司東主的吳總,他不單帶筆者走了賽克雲端草原,還在關鍵時候救了筆者,讓筆者不用成為高速公路旁邊的野獸「大餐」(詳見筆者另一篇遊記《中國最美公路》)。至於由東北來到伊寧開設最美民宿(梵境民宿)的老闆娘郭小姐及在瓊庫什台村山頂開設彬也民宿的來自湖南的麥兜小姐,她們不畏千裏的開拓精神,也令筆者敬佩不已。

新疆之行,快將結束。有朋友說「遊記這麼快便完了?」筆者在此預告:在中秋前夕會由烏魯木齊飛往成都,然後展開318國道川藏南線自駕。筆者擬準備到拉薩申請去西藏西部阿里的邊防證,扺達後再視情況,擬由阿里北線回那曲,然後經317國道川藏北線回成都還車,這便把川藏南、北線都走過透,行程(包括到旁邊旅遊點)近8000公里(見附圖),屆時筆者究竟會遇到甚麼人和事?有點忐忑,也有點興奮。讀者們是否也有同感?

【相關報道】

21世紀西行漫記(12)—— 三個標語和四個景點

21世紀西行漫記(11)—— 新疆棉花的謊言與夢想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