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周品世界 | 美俄外長通話給俄烏戰爭發出何種信號?

文/周德武

編者按:俄烏衝突從春天打到了秋天,這個冬天怎麼熬不再是遙遠的話題。美俄兩國外長7月29日舉行了俄烏戰爭爆發以來的第一次通話,這會給戰場形勢及兩國關係帶來怎樣的變化?為此,大公報副總編輯周德武接受了深圳衛視的視頻專訪。

今年1月22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會晤。這是俄烏戰爭前兩人最後一次面對面會晤。

問題一、當地時間7月29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通電話。對於這通電話,布林肯表示,通話「坦率、直接」。美國政府官員說,兩人通話時「沒有辯論,公事公辦」。俄羅斯外交部則在一份聲明中表示,俄美關係「迫切需要正常化」。如何看待雙方對於這通電話的不同表態?

答:保持俄美兩國溝通渠道的暢通,一直是俄美兩國的通行做法,畢竟他們打了半個多世紀的冷戰,有一套成熟的做法。現在通過代理人打熱戰,雙方都想按照自己的節奏打下去,但前提條件是戰爭不能失控。美俄兩國對此次外長通話有着不同的期望值。美國看重的是換囚,而俄羅斯看重的是對制裁的鬆綁。兩國外長藉着換囚問題進行通話,烏克蘭危機是迴避不了的話題。從事後的通報看,雙方不僅討論了換囚問題,還就烏克蘭問題交換了意見。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次通話也是一次新的摸底,更是各自對烏克蘭危機的立場、決心與意志的再確認。美國藉機向俄傳遞了美方的強硬立場,對烏克蘭的堅定軍事支持以及不承認俄羅斯對烏克蘭的領土兼并。

問題二、我們知道這次通話主要討論的議題是交換囚犯,實際上,美媒在6月份就曝出美方已經提出了「換囚」的實質性提議,但俄方並沒有給予反應。而到了近期,雙方之間非常快速地就上升到了兩國外長級別溝通,這是為什麼?突然主動溝通,美國究竟有什麼小心思?

答:還是內政因素在起作用。這一次換囚的對象名氣比較大,一位是美國的體育明星格林娜,另一位是被好萊塢搬到銀幕的俄羅斯軍火商布特,美國急,俄羅斯不急。美國把這事捅到媒體上去,想給俄羅斯施加輿論壓力,迫使俄羅斯加快司法審判的節奏。格林娜作為一位女籃明星,也寫信向拜登求救,這件事在美國的關注度很高,媒體天天都在報道格林娜案件的進展,加上她又是同性戀,身上有許多標籤和光環,是民主黨政府需要爭取的對象。中期選舉馬上就要來了,一方面美國不希望看到烏克蘭局勢急轉直下,這對拜登來說是無法承受的,所以要不斷地賣武器給烏克蘭續命。另一方面,把美國公民帶回家是外交的勝利。如果俄羅斯在中期選舉前釋放格林娜,對爭取「性小眾」團體的選票是大有好處的,所以美國的壓力要更大一些。

俄羅斯當然也希望把軍火商布特弄回來,但俄羅斯採取了欲擒故縱的做法,表現得無所謂。美國提出來用一個換兩個,俄羅斯覺得這不對等,既然你來談,我就加碼,用兩個換兩個,所以這兩天俄羅斯提出把在德國判刑的俄羅斯人加到這個籃子裏。

問題三、就目前來看,此次「換囚」事件會否是美俄緊張關係的一次轉機呢?

答:換囚這種事在俄美兩國經常發生。今年4月底,兩國進行了一次換囚。美國用一位前海軍陸戰隊員換了俄羅斯前飛行員。所以,換囚本身並不能對兩國關係的改善起到實質性作用。

從目前來看,俄羅斯對重啟美俄關係是不抱希望的,既然美國急於通話,俄羅斯也樂觀其成。俄羅斯手握能源和糧食武器,幾次交手下來,俄覺得自己能拖得起,而美國拖不起也輸不起。拜登從阿富汗撤軍已經很狼狽了,如果這個時候美國停止對烏克蘭軍援,烏克蘭很快就完蛋,所以美國的軍援還要加碼。只要大規模軍援存在,兩國關係不可能改善,美國的想法就是不要失控,以免在中期選舉前把烏克蘭問題變成拜登的負資產。

冬天對西方來說很難熬,但是冬天對俄羅斯的記憶並不總是那麼糟糕。無論是拿破崙,還是希特拉與俄羅斯交手,都栽在了冬天裏。當然這一次俄羅斯不再是防禦方,性質上有變化,但俄羅斯的戰略縱深和迴旋空間並沒有變。

問題四、布林肯在與拉夫羅夫通話中稱,全球期待俄羅斯落實這份協議。此前,美方還曾說,要「監督」俄羅斯落實協議。您怎麼看美方態度的轉變?

答:俄烏分別與土耳其和聯合國達成協議,開放黑海港口出口糧食,符合各方利益。8月1日,第一艘裝載2.6萬噸玉米的船隻駛離敖德薩港。俄羅斯給土耳其一個面子,讓埃爾多安在國際上多了一份影響力。美國的糧食貿易商與烏克蘭的糧食生產有着千絲萬縷的利益聯繫,出口糧食有利於烏克蘭這些商品變現。現在烏克蘭正是小麥的收割季節,倉庫急需出舊囤新,俄烏兩國的糧食出口佔世界的30%以上,糧食價格的暴漲對推動全球通貨膨脹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而美國的通脹率高達9.1%,這讓拜登很頭疼,一些選民對拜登妻子吉爾喊,你的丈夫是美國最糟糕的總統。糧價下跌對抑制通貨膨脹是有好處的,所以美國樂於看到這個協議執行。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糧食與化肥出口也是出了個口子的,可以說這是雙贏或多贏的協議。

問題五、就全球糧食安全議題,俄美雙方各執一詞。俄羅斯指出美方制裁是導致全球糧食危機複雜化的原因。您怎麼看對於糧食危機中的美俄博弈?

答:在吃飯這個問題上,大家都要搶佔道德的制高點,猛打道義牌,在饑荒面前,誰也不想背這個鍋。俄羅斯說,美方制裁導致了糧食危機。但美方指責俄羅斯發動戰爭才是元兇,把俄羅斯塑造成萬惡之源,由此雙方陷入了先有蛋還是先有雞的循環論證之中。

從這場美俄圍繞糧食問題的博弈中,大體可以看出,無論是領土安全還是糧食安全,都是相互聯繫的,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安全。儘管美國是糧食出口大國,看似對美國影響不大,但全球糧價暴漲,美國的生產商自然也會相應抬高價格,物價上漲得太厲害,結果老百姓不滿意,拜登的民意支持率自然就低,進而危及民主黨的中期選舉,最後拜登本人也就成了跛腳鴨,反噬了自身。

問題六、當地時間7月24日,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開啟了5天的非洲之行,而同一天,美國「非洲之角」特使哈默也開啟了「非洲與中東訪問之行」。外界將俄外長和美特使訪問非洲稱為繼中東之後,在非洲開啟的「第二回合PK」。非洲長期堅持不結盟政策,與美國關係並不深,美國特使此訪想獲得什麼?

答:最近非洲的關注度突然上升,歐洲國家對非洲的能源開發也表現出強烈的興趣。美國對非洲的投入也在持續增加,並在一些重點國家搞基建示範工程,投棋布子。今年12月,美國準備在華盛頓召開第二屆美非首腦峰會。這次美國特使訪非可以說是一箭雙鵰:近期的目的是拉非洲國家在烏克蘭問題上站隊,對沖俄羅斯的影響力,最大化地壓縮俄羅斯在非洲的活動空間,意識形態色彩似更重一些。遠期的目的是對沖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在非洲的影響力。這個做法與美國對中俄的定位是契合的,即俄羅斯是現實威脅,中國是系統性的長期挑戰。

非洲50多個國家中,這次站出來譴責俄羅斯的只有20多國,大部分國家保持中立,所以美國認為這裏有很大的爭取空間。非洲這次受新冠疫情及俄烏戰爭的影響,出現嚴重的糧荒,糧價暴漲,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需要向非洲人民作出解釋,不是俄羅斯導致了糧價的上漲,罪魁禍首是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制裁,破壞了糧食生產鏈和供應鏈。俄羅斯前腳走了,美國後腳就來,顯然是來消毒的,也是來播毒的,美國不放棄任何機會對俄羅斯進行妖魔化,及毒化俄非關係。

問題七、實際上,訪問非洲之前,美俄還前後腳到訪了中東,也引起輿論廣泛關注。美國總統拜登在中東行的最後一站沙特訪問期間,不僅在石油增產這一議題上沒有獲得實質進展,還在同沙特王儲會談期間提及「卡舒吉遇害案」時,被對方反擊。美國的「價值觀外交」是否在中東大打折扣?這會否將沙特等中東國家反而推向俄羅斯一邊?

答:美國的「價值觀外交」破產並非始於拜登的中東之行。去年12月底,美國在華盛頓就拚湊了一個民主峰會,遭到一些國家的抵制和反對,美國壟斷對民主的定義權做法本身就不民主。

為了打壓石油價格,實際上美國在委內瑞拉制裁問題上早就出現了鬆動,希望委內瑞拉多出口石油,這顯然違背了美國的價值觀外交原則。所以說,所謂價值觀外交本質上是為美國的戰略利益服務的。當美國有戰略需要的時候,美國完全可以拋棄裝點門面的東西。

拜登這次想複製上個世紀80年代的故事,時任副總統老布殊於1986年親自前往沙特,說服他們增產,打壓石油價格。當時的大背景是,俄羅斯入侵阿富汗,觸犯了伊斯蘭世界的利益,沙特與俄羅斯站到了對立面,於是沙特國王選擇與美國一起幹,將石油價格從36美元打到11美元左右,俄羅斯石油收入大減,對於蘇聯的解體起到了催化劑的作用,但這一次的總體形勢有所不同,沙特與俄羅斯沒有根本的利益衝突,所以,沙特並沒有答應美國的要求,認為自己的產能正接近極限,更何況沙特財政狀況也不好,還要推進2030年計劃,大搞基礎設施建設,需要大量資金,根本沒有打壓石油價格的衝動。

俄羅斯與伊朗走近,而伊朗與沙特是死對頭,一個是什葉派,另一個是遜尼派,這是千年之結,所以沙特很難投到俄羅斯的懷抱。另一方面,石油交易以美元結算,沙特的這些石油美元轉而投到美國,這巨大的利益糾葛決定了沙特不大可能與美國切割,在相當長時間內,美國在中東利益的實現還是要通過沙特來實現,當然,沙特也很清楚,過去10年間,美國頁岩油及頁岩氣產量的大幅度增加,美國對中東的依賴度下降,沙特受到很大的冷落,而且隨着美國國會即將通過縮微版氣候變化法案以及新能源開發的加快,這個趨勢或不可逆轉。所以,今後美沙關係走不近,但也走不遠。

問題八、此次通話對未來俄烏局勢的發展有着怎樣的意義?是否意味着雙方開啟了一定的對話空間?

答:這次通話只有短短的25分鐘,雙方不可能有更深入的碰撞,不能對這次通話的意義估計過高。俄羅斯很清楚,戰場上得不到東西,不可能在談判桌上得到,所以,俄羅斯接下來還會在烏克蘭東部、南部佔領更多的地盤。美國也會給烏克蘭更多的先進武器,以便拖垮俄羅斯,讓其失去挑戰美國霸權的能力。所以,這個冬天很關鍵!從戰火之春,到動盪之夏,再到憤怒之秋,接下來會不會變成全球的「絕望之冬」?如果歐洲的對俄統一戰線在冬天的煎熬中瓦解,這將對美國構成沉重打擊。沒有了歐洲對烏克蘭的支持,或許該是美俄坐下來談判的時候,但這個時點現在還沒有到來。

(作者為大公報副總編輯 來源:「公評世界」微信公眾號)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