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貴圈真亂:假義務真掠水 612大狀日袋三千

有媒體爆料稱,近30名大律師繞過律師行直接從「612基金」收取支票,每日薪酬3,000元,引起網民熱議。圖為早前有市民到稅局投訴「612基金」涉逃稅。(資料圖片)

一路磅水畀黑暴分子嘅「612人道支援基金」5個信託人日前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被捕,警方國安處調查期間發現有大狀同埋律師向司法機構聲稱「義務」代表被告,實際就收取「基金」酬金,涉嫌專業失當。有媒體就爆料指,事件涉及近30名大律師,佢哋全部繞過律師行直接從「612基金」收取支票,每日薪酬3,000元。警方已經向大律師公會同埋律師會作出投訴。有網民就揶揄義務還義務,律師都要食大餐㗎嘛,有網民就提醒稅務局要留意下喎。

修例風波期間,有批聲稱「義務」代表被告嘅律師,近日被揭發原來有收取「612人道支援基金」嘅酬勞。《星島日報》昨日(14日)報道,呢班律師有近30人,私人執業年資都喺5年以下,屬於年輕大狀。

報道話,黑暴案中大部分被告都申請法援。由於法援署去年12月中前一直容許被告挑選「心儀的律師或大狀」打官司,被告就「點名」一批未足5年執業經驗嘅年輕大狀加入辯護團隊。佢哋會以「義務」名義參與案件,又向司法機構報稱自己係義務大狀,更繞過自身所屬律師行,直接收取由「612基金」提供嘅支票,每日薪酬為3,000元。

有律師行更涉違規與「師爺」拆賬

有律師事務所為爭取接辦更多反修例相關案件,更涉嫌與「師爺」拆賬,「師爺」協助轉介被告畀相關律師行然後「拆賬」,舉例有律師行獲得「師爺」轉介涉及黑暴嘅案件,就會將由法援署或「612基金」所得嘅費用,分一至兩成畀「師爺」作為佣金。

根據《律師執業規則》第159H章第4條規定,「任何律師不得與任何並非香港執業律師的人分享在任何業務上的利潤收費,亦不得協定如此分享該等利潤收費,不論是以按任何該等並非律師的人所介紹業務而支付佣金或以其他方式分享。」若律師行一旦被證明與非執業律師分賬,有關的律師行有可能接受紀律聆訊。

雖然呢啲法律界醜聞叫一般人瞠目結舌,但唔少網民都好似已經見怪不怪。「Ricky Cheng」揶揄:「佢哋重新定義『義務』呢個詞語嘅意思。」「Peter Li」就羅列一批修例風波期間嘅「義工」:「義務戲子、義務社工、義務急救員、義務家長車司機、義務律師,形成一條黑暴產業鏈。」「Piyo Piyo Yuen」亦話:「香港市區被黃豆佔領期間都有好多所謂『收錢的義工』『黑金買的自發性捐獻物資』。」

有人就認為警方只係向大律師公會及律師會作出投訴係唔夠。「山君」認為涉事大律師呢種行為係詐騙:「這就是假正義之名組織,進行惑眾愚民斂財伎倆,實際是眼高手低詐騙!」「May Wong」就話:「ICAC亦應主動調查,為何『612基金』的義務律師名為義務,實質收受利益,當中有否涉及利益輸送?」

有網民就質疑呢班大律師咁樣做,或者涉及瞞稅行為,希望稅務局留意下。「Mona Ng」就話:「請警方俾(畀)已經收612(基金)的律師資料給稅局!」「Rita Law」都話:「稅務局都要徹查吓啦!先不說違法否,呃政府瞞稅可大可少(小)!」

隨着「612基金」頭目一一落網,相信更多黑暴期間的內幕都會逐漸浮出水面,正如「Jalan Luk」話齋:「(呢班人)口講爭公義,手拿不義財。」法網恢恢,疏而不漏,正義會遲到,但唔會缺席。

特稿:「612基金」吸金逾兩億 仍不停叫「手足」科水

黑暴分子2019年在全港打砸燒,反中亂港勢力成立所謂「612基金」搞眾籌課金,聲稱會提供所謂「義務律師」支援被捕的暴徒打官司,令不少信以為真的年輕人以身試法,前途盡毀。截至去年中,「612基金」已吸金高達2.36億元,惟基金信託人不斷宣稱基金入不敷支,更於去年9月聲稱基金結餘僅剩744萬元。該基金不斷被外界質疑賬目問題和資金去向,加上近日再有近30名基金的所謂「義務」律師被揭均有收受基金酬金,令人更加懷疑該基金是假借所謂「義務支援」之名,公然掠水。

根據「612基金」網站公開的「基金簡報」顯示,由2019年6月「612基金」成立,至2021年5月31日共吸金達2.36億元。但該基金信託人一直宣稱基金入不敷支,不斷呼籲支持暴徒的「手足」募捐。「612基金」於去年9月的銀行戶口結餘僅剩744萬元。

《明報》去年就刊出化名「D小姐」的「手足」訪問。「D小姐」稱自己原本的律師團隊因為超出法援資助限額而無法起用,遂轉向「612基金」申請資助,但就被拒絕,令她要用素未謀面的律師,「徬徨到喊」云云。「612基金」當時計數稱,如果個個都要用自己的首選律師,基金「好快乾塘」,所以大家要「先申請法援」。

不過,「612基金」同時卻資助「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到倫敦、日內瓦「海外游說」的「交通膳食」費用,又批出3萬元資助在立法會示威區舉行的「法律講座」的「音響開支」。

逾兩億元的基金於不足3年內被榨乾,令外界質疑有問題,例如香港大律師的工作和收入不穩定,且客人傾向聘請較資深的大律師,導致不少新晉大律師長期缺乏足夠工作,要轉行或轉為事務律師,但身為執業大律師的「612基金」信託人吳靄儀在2020年10月稱,基金要撥備逾千萬元推出所謂「第二位大律師」資助計劃,「讓更多未獲得足夠經驗的年輕律師透過參與案件累積經驗。」當時就被不少黑暴支持者大罵掠水,是在明益「自己友」。

網議政事:「回帶」陳日君認收「黎水」 講到錢笑口噬噬

陳日君在訪問中提到錢就兩眼發光。(Fb截圖)

「612人道支援基金」信託人、天主教香港教區退休主教陳日君早前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被捕,唔少反中亂港勢力企圖以宗教為名抹黑警方的正當執法行動。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張國鈞噚日就喺Facebook帶大家「重溫」陳日君先前一段被香港電台訪問嘅視頻。當時,陳日君親口承認曾多次收受亂港黑手黎智英金錢,仲聲稱累計成兩千萬嘅錢「右手來,左手去」,喺主持人嘅追問下,佢再承認黎智英之後又再畀佢兩千萬,都係「好快用完」。唔少網民就揶揄,唔知係右手來左手去,定係「左袋交右袋」,仲覺得佢提到錢兩眼放光,真係破壞神職人員形象。

陳日君喺視頻中承認曾收受黎智英兩千萬,仲強調黎智英「完全冇講過(呢筆錢)為乜嘢,是為了幫我做主教想做嘅嘢,因為主教有很多機會想做啲嘢,要用錢嘅,但香港教區唔係好有錢,所以如果我要用香港錢就比較艱難啲,好彩有呢個錢,我就用呢啲錢喇。」

被問及呢筆錢有冇用晒,佢就話「用晒喇,右手來,左手去……希望佢(黎智英)會不斷繼續畀我啦!」講到呢度仲放聲大笑,唔知係咪為咗掩飾尷尬。當主持人追問黎智英有冇再畀錢佢時,佢就再承認,實際上有再畀同一樣數字嘅錢,一路都一樣咁用,都好快用完嘅啦。

張國鈞喺帖中話:「二千萬又二千萬,二千萬又二千萬,陳日君一句『右手嚟,左手去』認真豪氣!唔知道陳日君前前後後收咗黎智英幾多個二千萬呢?佢話主教想做嘅嘢即係乜?梵蒂岡有無關注吓?」

網民質疑左袋交右袋

有網民對陳日君講到錢時露出嘅「邪魅一笑」感到驚訝。「Alan Wong」話:「作為一個神職人員,開口埋口都講錢!講錢笑到咁燦爛!我覺得佢把我和天主教的距離(拉得)越來越遠!」「Ken Kwok」就留意到:「平時訪問佢唔望人架(㗎),原來講錢就兩眼發光同埋會笑出聲。」

針對陳日君對筆錢使用速度嘅形容,就引來網民猜測。「Pak Kin Chan」直言:「右手來左手去,定係左袋交右袋?」「Ka Ka Ip」亦問道:「誰的左手?誰的右手?才是關鍵!」「Ken Wong」都質疑:「見錢眼開,笑口噬噬,枱底數都唔知有幾多」。

邊有人會冇啦啦走去冇條件畀錢你使,仲要係精明嘅反中亂港商人咁大手筆一次次咁畀你?不過無論陳日君用呢啲錢做乜嘢都好啦,𠵱家被差人拉咗,相信更多事實都會一步步水落石出。

(來源:香港文匯報 記者 藍松山 黃書蘭)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