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天星小輪蝕本苦撐 盼疫盡重啟航

「夜渡欄河再倚,北風我迎頭再遇……夜盡露曙光,甦醒何妨從頭開始。」

有逾百年歷史的天星小輪,見證着香港的發展,盛載着幾代港人的回憶,讓無數外國遊客留下對維港的美好印象。

「搭天星小輪遊覽維多利亞港」曾被旅遊雜誌推介為「人生50個必遊項目」之一,惟這個具香港標誌性的交通工具,面臨有史以來最嚴峻的考驗。疫下遊客大減,天星小輪公司近期宣布兩年虧損7000萬元,要靠借貸經營,有124年歷史的天星小輪正在苦苦掙扎,期盼疫情盡快消退,重新啟航……

記者在一個平日的下午二時許,踏進中環天星碼頭,看着渡輪準時來、準時走,第五波疫情下,每趟班次僅幾十人,多為九龍過海到港島消磨時間的老人家,或是放假休閒吹吹海風的中年人。這艘一直是「香港象徵」的渡輪上未見外地遊客蹤影。

「以前我在港島做文職工作,出街工作偶爾會偷懶,搭船看風景、感受海風。」退休人士王女士現時每兩、三個星期會搭船到中環,再到碼頭附近石櫈坐坐想當年。

由內地來港工作的關小姐認為,維港是香港的特色,天星小輪又是維港的特色,這麼多年也承載着香港旅遊文化的一種回憶,天星小輪不僅要保留,還要多開來往港島與西九龍或觀塘等地的航線,方便市民。

天星小輪與香港共渡了124年,近兩年苦撐經營,期盼疫盡重現曙光。(大公報圖)

「人生50個必到景點」之一

小輪人客稀疏,入職20多年的天星小輪船長李潤強表示,公司高峰期曾有12艘船,在3條航線中,尖沙咀至中環航線生意最旺,每逢星期六及日,三艘船循環航行,並因經常客滿而需加多兩艘船疏導,「其次係尖沙咀至灣仔線,走(循環)三隻船;已停航的中環、紅磡、灣仔線循環線,亦走兩隻船。」

船長李潤強表示,無論內地還是外國旅客,都喜歡坐渡輪遊維港,欣賞香港兩岸景色。(受訪者供圖)

天星小輪在2009年獲國家地理旅遊雜誌列為「人生50個必到景點」之一,李潤強形容,內地來港的自由行旅客以及外國旅客,多喜歡坐渡輪遊維港,「每逢灣仔會展有書展、美食展等大型展覽,尖灣線都加班,灣仔碼頭因為東鐵線過海段工程搬到會展直升機場,只剩下五分之一客。」現時,八艘船行走尖中線及尖灣線專營航線,餘下兩艘船做「海港遊」和維修,「疫情前尖中線走三隻船,尖灣線走兩隻;今年一月無晚市堂食,市民少出街,兩條線各走一隻船,四月堂食恢復又兩線各走兩隻船。」

員工盼早日通關 旅客重臨

天星小輪於三月中發出新聞稿表示,因近年乘客量大跌,2019年6月起至今年2月,累計虧損逾7000萬元,每月收入不能支付員工薪金,幾乎山窮水盡。

運輸署回覆記者查詢時表示,天星小輪已於2月提出加價申請,政府正按機制審核,包括向天星小輪索取更多資料以作評估。記者曾電郵邀請天星小輪總經理周卓賢訪問,談談經營近況及加價申請問題。天星小輪回覆表示,因最近回復渡輪營運服務,周卓賢工作相應較繁忙,未能抽空受訪。

天星小輪員工希望早日通關,旅客重臨,讓香港走出逆境。圖為李潤強以小輪為拍攝題材,在公司攝影比賽的得獎作品。(受訪者供圖)

已於二月提出加價申請

記者於上月底在中環碼頭隨機訪問10名乘客,只有三人每日搭天星小輪上下班,四人每月或半月搭一次,一人每年坐船一兩次。有五人表示選乘天星小輪是因為「票價低、方便」,四人是為了「放鬆」和「看維港風景」。他們大多認為天星小輪是本港歷史悠久的交通工具,可說是香港象徵,如果消失,會感到十分可惜與遺憾,希望政府可補貼與幫助,保留特色。

身兼天星小輪職工會主席的李潤強卻對公司前景樂觀,他表示,2011年紅磡線停航,他曾擔心公司裁員,最後10多名員工自然流失。他指出公司並無要求員工減薪或放無薪假,相信等待疫情緩和及通關,旅客重臨香港時,乘客量會回升。

30年碼頭老店:半日生意兩三單

天星碼頭店主黃先生表示,因情意結及興趣,不捨得結業。(大公報圖)

尖沙咀天星碼頭有10多間零售商店,半數已暫停營業,有售賣紀念品商店仍有開門,但沒有客人。老闆黃先生只能看看手機消磨時間。黃先生對大公報記者說,天星碼頭不僅是香港地標景點,更是滿載他的感情與回憶的地方,帶給他的快樂遠多於辛苦,「你在這裏可看到不同的遊客、人生百態,天天悶在家是看不到的,來碼頭有一種歸屬感。」

該店開業逾30年,生意夥伴近期退休,只剩黃先生一人苦撐,他也想過結業,「沒客人只好開門半日,但只有兩三單生意,能堅持到現在,主要是自己的情意結及興趣,實在不捨得。」他喜歡與人交流,更喜歡通過接觸外國遊客,了解世界各地風土人情,「客人進店後聊聊天,問他是哪裏人,來留學還是旅遊。」

黃先生憶說,上世紀九十年代剛接手店舖時,八、九成的顧客是外國遊客,以香港九七回歸為主題的T恤、紀念圖章很受歡迎,「很多人來體驗天星小輪,一落船,便來買些天星小輪有關的紀念郵票、雪櫃磁貼等。」現在旅客絕跡,生意少了八成,每月只有5000多元收入,「早前有中大畢業的內地青年,在港工作多年準備離港,買了些明信片、鎖匙扣要帶回去。」

租金已減半 經營仍困難

幾十年來,碼頭的店舖有更替,看着當日來管理碼頭的年輕主管,現時已屆退休之年。黃先生認為,小輪和碼頭除了重新刷漆,特色一直保存。他說小輪公司明白商戶經營困難,亦肯減半租金,與商戶共渡時艱,「小輪公司對碼頭店舖有感情,不捨得商戶倒閉。」

黃先生相信,天星小輪不會消失,「維多利亞港、天星小輪是來港旅遊的必到之處,只要疫情盡快過去、盡快通關,就可以看到曙光。」

天星獲批三碼頭管理權 補貼營運

第五波疫情下,小輪每趟班次僅幾十人乘搭。(大公報圖)

天星小輪有限公司是本港唯一獲得專利航線經營權的渡輪營辦商,2018年3月獲批「中環─尖沙咀」及「灣仔─尖沙咀」兩條航線的15年專營權,至2033年3月31日。運輸署最新資料顯示,截至今年2月底,天星小輪有10艘船,載客量4750人,今年2月乘客只有38.1萬人次,平均一天只有13607人次,較去年2月減少46%;2019至2021年乘客量分別有1797.1萬人次、852.9萬人次及957.8萬人次,遠遜往年。

政府承擔碼頭保養 豁免牌照費

運輸署回覆記者查詢時表示,政府已把尖沙咀碼頭、中環七號碼頭及連接大樓和灣仔渡輪碼頭的管理權交與天星小輪,碼頭空間可分租作商業和零售用途,賺取非票務收入補貼渡輪營運。為協助降低其營運成本,政府已落實多項措施,包括在適用情況下承擔碼頭保養工作、在「長者票價優惠計劃」下發還碼頭租金和豁免船隻牌照費等。

記者翻查立法會文件發現,天星小輪於2016年至2018年票務收入,由4886.6萬元至5307萬元,總收入由9051萬元至9814萬元,除2017年加價及灣仔碼頭餐廳業務帶來租金收入增加而錄得盈利外,2016及2018年錄得34萬至271萬元虧損。上一專營期內天星三度加價,2019年申請加價16.5%,於2021年2月9日調整。

2020年,天星小輪的專營航線船費收入減至2190.5萬元,佔總收入26.18%,總營運成本1.21億元,員工支出6700萬元佔65%,除稅前虧損1633.3萬元。天星小輪母公司九龍倉2021年集團利潤升56%至60.19億元,扣除物業重估等收益,基礎盈利勝預期,增長7%至36.46億元。

民建聯交通事務發言人、立法會議員陳恒鑌表示,天星小輪是旅遊設施,疫情下無旅客來港,對其經營打擊大,導致出現虧蝕,近期油價升及通脹,令經營更困難,提出加價是意料中事。

(來源:大公報 記者 梁淑貞、王亞毛)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