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品評四方丨知行合一:特區政府或需設立策發組和發改委

文/關品方

企業的策略發展或策略規劃,伴隨着策略概念自從上世紀70年代中期興起以來而誕生發展,到今天已成為企業管理的常識,是MBA的必修課程。套用到政府管治或公共管理方面,所謂策略發展規劃,就是要分析政治、經濟和社會的發展趨勢,周邊區域的競爭對手及合作夥伴的情況,確立特區政府的營運發展規劃,為政府高層決策提供戰略分析建議,為政策的制定及管治策略提出具體意見和執行措施。

建議特區政府要成立策略發展組,定位其核心價值和貢獻是要為由愛國者主導的政府高層決策提供超前思維,有格局和視野,有明確的以人為本的立場和體恤民困的觀點。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策發組要做到有「意想不到」的思考和啟發,要發現深層次矛盾存在的硬核原因,有針對性地提出策略意見。凡是有什麼事情需要變革,其實早有跡象可尋。策發組的任務就是提高政府高層領導集體的警覺性和前瞻性,分析有多少潛在的變動因素和發展趨勢,提供策略規劃意見給管治高層,及時化解預期會出現的內部和外部的潛藏危機。風起於青萍之末,空穴來風肯定有因,蛇洞蟻穴非一日始,為了防微杜漸,要作沙盤推演。以上的不同說法,都只是要說明一件事情,就是要有預知的能力,以便及時制定策略和規劃。規劃就是一切,策發組的工作價值,絕對不僅限於單純做研究,撰寫政府施政報告、綠皮書及白皮書。

回歸前後,不論英國殖民政府還是香港特區政府都設有中央政策組。一直以來,中策組工作的職能和發揮的貢獻,並不廣為人知,好像作用不大。5年前特區政府甚至廢除了中策組,各類特邀顧問60歲以上的不再聘請。據說理由是中策組的功能和問責制政策局重疊,更兼重視青年工作,因此顧問成員要年輕化。這個廢除中策組的決定,現在回顧起來,或多或少對過去三年來的政策失序,包括應付黑暴動亂和抗疫防控時出現的混亂和紕漏,因為中策組被裁,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現在看來,當年擱置或取消中策組的決定,似有不妥,應該檢討。

新一屆特區政府是否一定要恢復中央政策組?名稱並不重要。反而應該如上述所言,一定要加強策略規劃和策略發展的觀念,重新釐定策略發展組(如有)的職能,不但要避免和各政策局的有關工作重疊,反而要做到和各政策局充分配合。

建議策發組要不拘一格,聘請內地、本地及境外的,涵蓋廣泛草根的、不求表面知名度的、老中青結合的、飽滿充實兼具愛國立場的、明白到「一國兩制」是「一國」主導「兩制」互動的人才,加入到策發組,並擴大其職能,加強其分量。中策組應該在嶄新的基礎上重建,做到新瓶新酒,或者如上所述可以乾脆改名為策發組重新出發,隸屬在行政會議之下,和港區人大代表及政協委員的常設機構恒常互動,及時向市民發布不同議題的分析意見。特區政府可以考慮設立一個類似以前新聞統籌專員的崗位,隸屬在策發組之下,確保和市民充分互動溝通。

有效的公共管治有兩手,重在知情和行事。策發組的作用是知情,是認識範疇的問題;另一手是行事效率,是實施範疇的問題。單是策略規劃,研究和政策制定並不足夠。本人認為,特區政府應該有發展和改革的行動意識,可以考慮設立發展及改革委員會(簡稱發改委),配合策發組,知行互動,知行合一。

發改委的職責似乎應該着重組織及實施政治、經濟和社會的發展策略,承辦由特區政府各政策局在發展及改革方面交辦的一切具前瞻性的發展和改革,待行政會議確認後組織實施,同時檢討及監督行政部門在落實過程中的表現。發改委要有中長期規劃和年度短期計劃,在因應策發組提出的策略發展目標的基礎上,以具體行動優化政府的結構,改革社會的陋習,發揮巿場的力量。要運用一切可能的合理合法手段,及時地推動早該為之的改革措施,恢復已經錯過的發展機會。這樣做,新一任行政長官人選李家超提出的行動優先,績效為本和結果主導,就能夠落到實處。

發改委的工作範圍應包括政治、經濟和社會全方位,對全局形勢有宏觀預期、預測和預警。香港特區是國際大都會和世界金融中心之一,發改委於財政金融方面的情況尤應注意,要和金管局充分協商,參與制定及落實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要和財政司充分協商,參與組織及實施產業政策和價格政策;要研究經濟體制改革和對外開放力度。新任特首在重組以政務官為主導的政府架構時,或許需要發改委從外部推行才會有效。新任特首為香港做好最重要的三至五件大事,包括落實新的土地政策和新的房屋政策、調整收入分配、促進就業、融合到大灣區、建設新界北部都會區,都需要有由特首親自領導的發改委以大刀闊斧的氣魄來推動,制定相應的行政法規和規章,以立法推動行政,以司法助力行政。

對於黑暴動亂的後遺症以及仍未解決的重大案件例如大學(中大及理大)校園內危險化學品被大量盜竊如今仍然下落不明的問題,一定要從速從嚴處理,問責追究到底。特區政府應及時停止大量派糖的短視措施,在促進就業的同時,調整收入分配,尤其要檢討高階高管的薪酬水平,避免由於貧富懸殊及不平不公造成潛在隱藏的社會矛盾糾結和民間不滿情緒。例如公務員薪酬架構要參考國內外的水平,全職公務員的最低薪酬和最高薪酬之間應該有倍數限制(例如不超過20至25倍)。對於各NGO從公帑支取薪酬的高層領導(包括大學校長),如果綜合待遇過於優渥,亦需要及時檢討,避免造成民憤,被市民懷疑公帑被利益集團組成獨立王國,鍥而不捨,進行小圈子圍獵啃食,食相難看。

歷史上從事變法和改革的都要面對重大挑戰。例如宋神宗時期的改革,由王安石發動,旨在改變北宋建國以來積貧積弱的局面。王安石變法以發展生產,富國強兵,挽救政治危機為目的,以理順財政,改良軍務和整頓吏治為中心,在政治、經濟、社會、軍紀及文化各方面全面推動,是中國古代歷史上商鞅變法之後又一次規模巨大、維新求變的運動,為了改革和發展。

回歸以來,香港特區歷經25年的曲折迂迴,在「一國兩制」實施過程中已積累了不少正反兩面的經驗,現在是時候在新的基礎上進行根本性的變革。此時此刻,需要強調知行合一。一方面需要有策發組,另一方面需要有發改委。是否就是這兩個名稱並不重要,但本人認為,應該沿着這兩方面進行徹底的大規模的變革,這樣做才能夠讓市民耳目一新。特區政府要長期堅持,循序漸進,目標為本,不可淺嚐即止,更不可因循守舊,蕭規曹隨,小打小鬧。如果不改弦易轍,如果不及早做出成績,相信香港市民一定難以收貨。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