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熱點追蹤 | 哭泣的東京 日本人在流淚滴血

東京奧運將成為一屆沒有觀眾吶喊助威的賽事。(路透社)

文/黎岩

押後一年的東京奧運會明晚(23日)開幕,東京奧組委表示,在國立競技場舉行的開幕式,預計只會有950人參與。這樣的規模,或許只等同於中國內地鄉村小學的運動會。連日來,東京疫情大幅反彈,東京都周邊地區昨日更有超過1387宗確診,已經有超過70名奧運相關人員確診新冠肺炎,日本國內反奧之聲鵲起。菅義偉政府更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礙於經濟政治多重因素,不得不硬著頭皮舉辦奧運。

其實,日本甘願冒著爆發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擴散的風險,堅持如期於明日舉辦東京奧運的原因,離不開金錢和政治。目前,日本的民意調查顯示,近70%的國民不希望奧運會如期舉行,但是國際奧委會(International Olympics Committee,簡稱IOC)及日本當局仍然堅定表示,這場盛會將在延期後如期進行。

什麼情況下可以取消奧運會?國際奧委會和主辦城市東京之間的合約非常明確,其中有一個條款是關於取消舉辦奧運的,而且這些選項只給IOC有最終決定權,而沒有給主辦城市東京。從嚴格的國際法角度講,日本政府乃至東京都府沒有權力單方面取消奧運。

國際體育律師米格爾·梅斯特(Miguel Mestre)向BBC表示,因為奧運會是國際奧委會的「專屬財產」。而作為奧運會的「所有者」,國際奧委會才有權終止合約。取消奧運會,除了像戰爭或者國內動亂之外,一個原因就是,如果「國際奧委會在其獨有酌情權下有合理的理由相信,奧運會參加者的安全將會出於任何原因而受到嚴重威脅或者損害」。可以說,全球大流行疫情可以被視作是這樣的一個威脅。

「在這項主辦城市協議的很多條款下,如果日本要單方面取消合約,基本上,風險和損失將會落在當地組委會身上」,墨爾本大學的傑克·安德森教授(Professor Jack Anderson)向BBC表示。東京當然是知道自己簽訂了怎樣的契約。他們不知道的是,全球大流行疫情在當中將會處在什麼位置。更加不知道的,奧運如期舉行將會帶來怎樣潛在的疫情風險。日本人應該效法奈良時代多向中國人請教學習。

所以,唯一現實的可能是日本與國際奧委會在其合約框架下精誠協商,本著奧運健康精神,一同叫停。假如這樣的話,就是保險公司要介入的時候了:IOC有保險,當地組委會有保險,而各轉播商和贊助商也會有保險。

但是,取消奧運會的影響,並不僅僅是財政上的損失。日本人眼中,2022年2月的冬季奧運會,舉辦地是地區競爭對手、已經成功舉辦舉世矚目的2008北京奧運會的中國首都北京。叫日本執輸,情何以堪?日本人太愛面子了。畢竟,奧運是重振日本的最大的形象工程。「日本已經經歷了長久的經濟停滯,也經歷過福島的海嘯和核災難,所以奧運會將是日本重新振作的象徵。」《經濟學人》6月5日分析指,日本堅持舉辦奧運,除經濟因素外,也有菅義偉的個人憂慮,包括不想失去面子和可能在黨內獲得支持。日本在過去數年遭中國和其他國家趕超,舉辦東京奧運或許能夠消除日本被超越的感覺。美國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日本分校教授金斯頓(Jeff Kingston)直言不諱地指,日本取消東京奧運的話,相當於流著眼淚為中國叫好。

在現代奧運會的歷史上,這場盛會只曾經取消過三次:1916年、1940年和1944年——三次都是由於世界大戰。

日本為東京奧運正式花費已有154億美元,但政府審計顯示,實際的斥資總額可能比這一數字多1倍,即超過300億美元。假如取消奧運,由於禁止觀眾現場觀賽,耗資逾70億美元修建或翻新的奧運體育場館和競技場將基本空無一人。除已花出去的錢外,政府會損失轉播賽事的收入,涉及金額30億至40億美元。除此之外,政府和國際奧委會還將面臨巨額的轉播權合約違約金疾相關的保險賠償。

彭博社5月27日指,倘若取消奧運,日本2021年經濟增長率的跌幅將達1.7個百分點。不過報道也引述其他關注取消奧運直接影響的經濟學家稱,與新冠病毒或變種病毒加速傳播所面臨的風險相比,取消奧運對日本經濟的影響或許較少。孰輕孰重?

豐田汽車公司早前表示將不會在日本投放任何與東京奧運會有關的廣告,這則聲明釋放出的悲觀情緒比任何電視廣告都要清晰。豐田汽車是日本市值最高的公司,也是奧林匹克全球合作夥伴之一。很明顯,日本政府期望通過這一盛大賽事「大發橫財」的預期和期望基本上已經破滅。作為史上最花錢奧運,東京奧運離不開71家日本贊助商的支持。在延期前,東京奧組委與贊助商簽訂的合同金額為3300億日元,創下奧運歷史新高。奧運確認延期後,贊助商們在去年12月續簽合同,被要求再提供220億日元的額外資金,總金額超過3500億日元(約合210億人民幣)。

隨著無人奧運的展開,贊助商們所期盼的奧運商機,很可能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同時,日本民眾對官方的安排也不買賬。時事通信社最新民調顯示,有超過60%的受訪者認為東京奧運會應該取消或延期,另有63.9%表示,如果照常舉辦,他們不接受有觀眾入場。一邊是落力行銷的奧組委,一邊是抵制奧運的商品消費者,本屆奧運的贊助商在滴血流淚,菅義偉政府也在暗自哭泣,奧組委更是捶胸頓足,政界商界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老天爺對俺們太不公平了!

受疫情影響,不少贊助商的賽前宣傳活動都受到了阻礙:由於部分地區突然取消聖火傳遞,NTT和ENEOS減少了路邊大量廣告宣傳;可口可樂多次暫停在聖火傳遞過程中向觀眾發放奧運飲料與紀念品;廣告公司Mr+Positive則暫停了以東京奧運會為主題的廣告拍攝;JTB旅行社和東武拓博旅遊公司一度暫停出售奧運觀賽團旅遊套票;朝日啤酒在進行購物贏奧運門票的抽選後,至今沒能向中獎者發放門票;NTT DOCOMO在奧運期間的5G視頻體驗的計劃也因不清楚觀賽規模而遲遲無法落實。

今年2月,森喜朗的歧視女性言論引起大量民眾不滿,豐田公司立即發表聲明撇清關係:「我們真誠地希望所有運動員和市民都能安心地迎接東京奧運會。而森喜朗發表的性別歧視評論,和我們珍惜、尊重一切的豐田價值觀完全不符。」一名贊助商的經理告訴《朝日新聞》,現在很多人對奧運會有負面情緒:「考慮到這些消費者,我們不能進行大規模的宣傳。從行銷的角度來看,我們不能違背他們的感受。」

5月26日,《朝日新聞》的一篇「呼籲首相作出決定,取消東京奧運會」的社論登上熱搜,這也被認為是日本主流媒體的第一次反奧之聲。該文章指出,「《奧林匹克憲章》呼籲機會平等、友誼、團結、公平競爭和相互理解,並建立一個重視維護人類尊嚴與健康的社會,可東京奧運已經威脅到了國民健康。」該篇社論的主調就是:回歸奧運健康,取消東京奧運。

糟糕的是,此時此刻的日本首相菅義偉的支持率已經跌至三成,到了日本政治傳統的警戒線。不辦,即刻下台;舉辦,或許僥倖能苟延殘喘。今次,美國總統拜登真的幫不了日本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派出第一夫人到東京助威。希望日本雨過天晴疫情受控,希望奧運健兒旗開得勝。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