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熱點追蹤|袁國勇又在講「笑話」

文/黎岩

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及瑪麗醫院微生物學系主管袁國勇7月27日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訪問時表示,相信湖北武漢市官員有隱瞞最初爆發新冠肺炎疫情,未有即時對外公布資訊,並且言之鑿鑿稱「犯罪現場」已被擾亂,無辦法確認病毒的宿主。

袁國勇確曾到過武漢調查疫情,他於1月18日以獲邀專家身份,親身到武漢了解新冠肺炎疫情。他受訪時稱,當日他們前往被視為爆發疫情源頭的華南海鮮市場時,見到市場已經完全清理好,沒有什麼可以看的,「就像『犯罪現場』已被打亂破壞,讓我們無辦法確認導致人類受感染的病毒動物宿主。我的確懷疑他們(武漢市官員)曾掩飾疫情,未有即時對外公布資訊。」

袁國勇教授的上述言論不僅令人疑竇叢生。

其一,袁國勇先生是1月18日抵達武漢前往華南海鮮市場的,當時疫情已經爆發近兩周時間,武漢已經展開了全面徹底的防疫抗疫工作,疫情事關武漢千萬市民的生命安全與健康,難道武漢當局會置逾千萬市民的生命安全與健康於不顧,原封不動地保留疫情現址,任由疫情肆意擴散,單等袁國勇教授抵達「犯罪現場」巡查取證?

事實上,早在1月3日,中方已經及時與世衞組織和國際社會分享了疫情資訊,並及時通報了美方。中美雙方疾控部門均就疫情資訊保持日常有效的溝通。袁國勇是1月18日到達的武漢,請問袁教授,武漢官員在疫情已經爆發半月之後,還有無必要隱瞞?他們想隱瞞什麼?他們能隱瞞什麼?

其二,疫情十萬火急,內地抗疫雷厲風行,武漢在中央督辦下,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查封華南海鮮市場,並對之實施嚴格的隔離措施的同時,對疫情現場進行徹底清潔消毒,以防止殘餘病毒擴散傳播,這顯然與普通的刑事案件現場不同,因為刑事案件不可能導致再度連環發生,但疫情病毒有可能持續擴散傳播,是等專家前來調查取樣?還是立即清潔現場消除病患?相信這是一個再再普通不過的常識問題。很顯然,袁國勇教授犯了一個連小學生都不應該犯的常識性錯誤。

其三,以犯罪現場已經被清潔破壞,就得出武漢當地官員曾掩飾疫情的結論,未免過於主觀武斷。從基本的邏輯關係看,清潔現場是強化防疫的必不可少的完全值得肯定的果斷措施,因為現場已經被清潔清理,就武斷地認為官員有意毀證滅跡,掩飾疫情,就算是一個初出茅廬的警員,也不會輕易得出如斯膚淺的結論。不可否認,這兩者之間有一定的邏輯關係,但沒有絕對必然的邏輯關係,抗疫防疫絕非刑事案件那樣去推理,更加不能如同特朗普、蓬佩奧對新冠肺炎疫情那樣去胡亂揣測。如果在一宗交通意外事故中,為了搶救生命而不得不移動肇事車輛,就可以簡單無端地斷定是在毀滅證據嗎?袁國勇教授作為生命科學方面的專家,對生命的漠視到了令人驚訝的程度。

其四,袁國勇形容是「犯罪現場」已被擾亂,無辦法確認病毒的宿主。華南海鮮市場出售成百上千種海鮮及其他肉類,根本就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有效檢測發現病毒寄宿在何種物種上面,事實上,後來的疫情演化證明,在多種物種,包括海鮮產品與肉類都可能附著有新冠病毒,這更增加了查尋病毒宿主的難度,這已是不爭的科學事實,事過半年後的今天,當疫情已經在全球大爆發,甚至有專家揭示早於去年12月,在巴西、西班牙等地的污水中,已經檢測出新冠肺炎病毒之際,袁國勇教授依然執著於刻舟求劍,甚至緣木求魚,豈不是一個科學史上的笑話。

袁國勇又說,雖然病毒有人傳人的證據,惟內地當局不斷淡化疫情的嚴重性,「我知道這種病毒傳播得非常有效率,亦知道它可以與人一起透過飛機散播至千里之外。如果你沒有把握好每分每秒,後果會非常嚴重。」袁國勇一邊強調爭分奪秒,否則後果很嚴重,一邊又指責武漢銷毀現場證據,怎麼會有如此自相矛盾的邏輯?正是因為內地當局的高度重視,才有效控制了疫情,正是因為特朗普不斷淡化疫情的嚴重性,才導致了疫情在美國的持續蔓延。袁國勇不應該對這樣一個基本的客觀事實熟視無睹,科學家的基本品格就是要講真話,相信袁教授不否認這點。

世人都知道,讀書人通常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書呆子」,可能除了專業以外,其他一竅不通。聯想到袁國勇今年3月18日在香港《明報》發表題為《大流行緣起武漢,十七年教訓盡忘》的評論文章引發爭議並在當天宣布撤稿一事,就不難理解袁國勇教授在專業領域的多次窘態了。袁國勇的文章竟然聲稱,用「武漢肺炎」稱呼新冠肺炎「簡單易明」,網傳病毒源自美國之說「毫無實證、自欺欺人」,並指「中國人陋習劣根才是病毒之源」,當年沒有雷厲風行關閉所有野味市場是大錯。《明報》同日晚間報道,兩人決定撤稿,其聲明稱「文章表達不適當,用詞甚至有錯誤,並非原意,希望外界不要將他們捲入政治,留給他們一個空間研究。」

姑且不論文中以「中華民國」稱呼台灣,單就「武漢肺炎」這一蔑稱,作為一個國家知名的流行病學家,連世界衞生組織有關傳染病命名定義避禁用地名以免引起歧視的常識都不知道,是孤陋寡聞還是裝聾作啞,箇中原委就不得而知了。

與袁同屬國家衞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其後在記者會上,就曾不點名反駁袁,指疫情確是先在武漢發生,但沒有證據顯示源頭一定在武漢,認為未搞清楚前便隨便下結論是不負責任。科學的態度就應該是嚴肅嚴謹嚴正嚴格嚴明,只有這樣才是一個科學家應該抱持的科學精神。

袁國勇有關疫情的第三個笑話,堪稱為國際笑話。話說袁國勇率領的團隊僅僅依據港府從武漢接載返港的452個香港人之當時的健康及感染情況,就用一加一等於二的小學數學推理方式,得出袁國勇式的「科學結論」,湖北5900萬人口中,可能有超過220萬人曾感染新冠肺炎病毒,遠高於官方目前公布的6.8萬人,估計當地多達97%感染者因無明顯病徵而沒有確診。更為可笑的是,這樣的所謂研究成果還刊登在國際頂級權威醫學期刊《刺針》上。依照袁式定理,全中國至少有4500萬人感染新冠肺炎,全美國至少有1000萬人感染,全球差不多有近3億人感染。實際情況是,截至7月27日,全球感染新冠肺炎總人數為1600萬人。由如此權威專家得出的「權威數據」與全球實際數據之間的權威差別,可以看出這種權威的水份該由多深!

袁國勇在今年3月曾撰文,批評中國人食野味的「陋習劣根」是病毒之源,其後道歉並收回文章。4月又批評政府的抗疫措施是「唔見棺材唔流眼淚」,其後又再收回言論及致歉。失言,收回,道歉;再失言,再收回,再道歉。如此循環往復,袁國勇教授究竟在消費什麼?

袁國勇如此言多必失的「笑話」,作為一個本應嚴謹科學態度的學者著實不應該。看到袁國勇如此這般的失言,與美國特朗普、蓬佩奧有意為之的失言何其驚人相似:指責中國隱瞞疫情,指責中國是疫情源頭,指責新冠病毒是武漢病毒,指責中國「陋習劣根」食野味導致疫情,指責中國隱瞞感染數據,似乎又是如出一轍。或許這僅僅是巧合而已,但願這不過是又一個「笑話」而已。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