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來論|民主黨新生代需蛻變成愛國者

文/陳光南

香港國安法和選舉制度的完善,大大改變了香港的政治生態,攬炒派公開地勾結外國勢力、通過有預謀的操縱選舉奪取政權、搗亂社會秩序形成「顏色革命」的政治環境,已經沒有任何空間。因此,民主黨怎樣適應新的政治環境,需要有一段時間的轉型和過渡階段,這涉及到三個領域:第一,組織人事的轉變;第二,支持者心態的逐步改變;第三,要完成策略的逐步的過渡,逐步認識生存下去的價值。

「新生派」並無政治包袱

民主黨上月舉行的交流會,本來是要討論在新選舉制度下,民主黨應否推候選人參加未來的三場選舉。結果出現嚴重分歧。「元老派」主張不要參選,認為參選是屈辱;即使當選了,也不能夠在立法會發揮作用,變成了政治花瓶。但是,「新生派」則沒有任何政治包袱,他們主張民主黨區議員應該宣誓效忠香港特區,可以採用當年司徒華的務實路線,不要直接衝擊法治的底線,只要有服務市民的機會,民主黨都應該參選,為市民發聲。因為民主黨的聲音,可以代表一部分市民。

「新生派」和「元老派」在會上爭論激烈,主席羅健熙明言黨內意見分歧,將以會員大會投票表決,預計最遲9月選委會選舉後作決定。這說明了羅健熙所代表的「新生派」已經找到了一個明確的出路——逐步改變或是逐步地蛻變,今後還有五個月,「新生派」可以掌握會員的大多數,所以,通過了會員大會作出決定,任何民主黨中央領導都不需要為蛻變承擔責任,決定的責任由全體會員承擔了,高位者什麼政治風險也沒有。

民主黨今次蛻變的規律,就有如昆蟲由幼蟲蛻殼變長有翅膀或堅硬外殼的成蟲,蛻掉了,舊的軀殼就沒有用。民主黨支持2014年非法「佔中」、前年大力支持本土激進分子上街都是舊有的軀殼,若果要生存下去,就一定要蛻掉。香港國安法公布實施後,攬炒派紛紛退出「民陣」,有些人退出政壇,有些人畏罪潛逃,其動機都是為了逃避國安法的懲罰,他們清楚明白,今後反中亂港、挑戰基本法、勾結外國勢力的人都不能進入建制。

基於這些原因,與美國關係密切的民主黨「元老派」,根本就不可能進入建制。所以,他們堅決地反對民主黨今後繼續參選。「新生派」則不同,他們與美國沒有太大關聯,所以他們極力主張參選。

兩派的矛盾很容易解決,民主黨再舉行會員大會的時候,只要「元老派」不再擔任黨務,民主黨中委清一色換上沒有出位言論的「新生代」就行了。

既然中央和行政長官都說「泛民」也可以參選,那麼,今後五個月民主黨就靜觀其變,等候中央和特區政府講出更多「泛民」中的愛國者需要什麼樣的品格或者負面清單,再作定奪。相信正面的品格要求今後將會減辣,負面清單今後也可以縮短一些。這個過程,民主黨可以通過中間人討價還價盡量減少限制。

愛國豈是「放棄尊嚴」!

至於策略的調整,完全可以按照形勢的發展,在國家政權、選舉制度和管治制度、國家安全、香港繁榮穩定的問題上作出改變,滿足「忠誠反對派」的要求;在人事上,民主黨會吸引更多新的會員,新的專業知識分子參加選舉,佔領高端的人才領域。

劉慧卿擔心民主黨參選要放棄尊嚴及立場原則,但「新生派」認為若杯葛選舉,民主派會被邊緣化,以及無力繼續推進民主運動等。事實上,要參加選舉,一定要放下身段,要吸引中間的選民。如果要進入建制,首先要承認自己愛國,劉慧卿已經公開說「我也是愛國愛港」,既然如此,要爭取選委會五個組別中裏的兩個委員的提名,怎麼算是「放棄尊嚴」?

現在民主黨有部分人擔心,如果蛻變速度太快了,可能失去當年支持他們的選民,但更多的人認為,有了香港國安法和新選舉制度,整個香港的政治生態都在改變,民意的趨勢也在改變,更多人希望減少政治爭拗,追求經濟的發展和民生的改善,讓下一代的年輕人能夠置業安居。所以,民主黨若不改轅易轍,是不可能符合現實和香港的發展趨勢。

(作者為資深評論員,原文刊於大公報)

評論
相關新聞
相關度
相關度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您也可以將網站添加到屏幕)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