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來論|妖言惑眾播毒霧 泛黃師生入歧途

來論原圖

文/關品方

移動互聯網發達,帶動社交媒體興旺,即時信息傳遞,思維互相感染,加速凝聚集體意識。在民主政治、言論自由、政黨政治和選舉制度下,反對派利用推特和臉書等工具激發群眾情緒,煽動社會行為,如何疏導民情已構成嚴重的管治問題。回顧去年泛黃黑暴動亂的全過程,再審視自2012年國民教育以來的社會事件,可以從傳播媒介、KOL和社交媒體三方面,分析社會運動和集體意識的相互關係,從心理發展的角度了解年輕人被妖言誤導而成魔之路。

泛黃黑暴的年輕人,包括部分黃黑專業人士,他們有共同的特殊意識形態:反中抗中仇中。他們好像信了邪教一樣,因為他們從中學到大學,一直被「有心人」灌輸錯誤的中國歷史;例如「三反五反」、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劉曉波、李旺陽、「天安門母親」等。他們甚至堅信中國是一個沒有民主的、專制的、殺人不眨眼的暴虐政權。這完全可以從發展心理學的視角詳細解讀。

在青少年的心理發展階段,重點是尋找自我。從13到19歲,有些甚至要到30歲,心理發展如同一張白紙,有待塑造。他們的價值觀念和意識形態還未定型。這個時期的發展特點,是他們建立自我意識,肯定存在價值的關鍵過程。他們在尋找自我的過程中,如果遇到困難而沒有成年人適當和及時的指導,他們便會陷入自我認知的危機中。青少年的發展階段,有以下特點:充滿理想,容易衝動,需要朋輩支持,情緒不夠穩定。

11年前,香港在曾蔭權特首和孫明揚局長的倡導下,推出通識科,而且規定必修必考。在教授通識科時,充滿反中抗中仇中的、在教協旗下的教師們大顯身手,向尋找自我的青少年灌輸所謂共產黨推行暴政的歷史。他們特別誇大「六四」,配合支聯會和《蘋果日報》等的長期宣傳,強調共產黨曾在天安門殘殺學生。青少年學生容易接受教師的灌輸式教育。在通識科泛黃教師的指導下課堂討論,出於對教師自然而然的信賴,同時出於朋輩間應互相支持的心理,共鳴互振的效果,彼此強化的共同信念,就是中國是一個貪污、專政和殘暴的政權。這是一個他們十分堅定的信念,形容是洗腦教育,絕不過分。少部分學生在明理的父母指引下,可能不會隨波逐流。但在泛黃教師和朋輩的無形壓力下,這些「異見人士」是少數派;他們的中學生活,甚至大學生活以至職場生活,都變得特別艱苦。他們被孤立,甚至被欺凌,不得不選擇沉默或離群,否則一定非隨大流不可。

那些堅信中國是一個貪污、殘暴和專制地方的青少年,其實十分苦惱。他們有國家認同的問題。他們清楚知道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明白他們是中國人。他們有理想,相信抽象的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等政治概念。他們因此渴望改變中國,又不滿社會現狀(年輕人無不如此),但是找不到方法。他們的內心深處,被潛移默化,不信任既成制度,懷疑成年人,憎恨共產黨。他們感到無助,因為他們既害怕中國,又知道鬥不過中國。他們陷入自我認知的危機中,是所謂典型的「少年維特的煩惱」。他們又正值青春期,睪丸酮令男生想做「勇武」以取悅女生,雌激素令女生想做天使以吸引男生。在泛黃教師和支聯會的煽動下,他們要消滅共產黨以建設民主中國,認為香港要脫離中國獨立,才可以解決他們對國家的自我認知的危機。極端的青少年甚至尋求外國干預。青少年發展時期心理衝動的特點:他們誤信為了實現理想可以「違法達義」,因而勇武抗爭。他們用極端的暴力衝擊警方的防線(先不說街頭黑暴是收費做事,幕後黑手是辦事付費)。

青少年的情緒不穩定。他們不開心或有壓力時,要尋找發洩的方法。泛黃黑暴青少年發起不合作運動,阻礙地鐵關門和電梯上落,攻擊警察,打砸搶燒,全副武裝,撐起黃傘,變身戰士,情緒亢奮。平時手游打機已不夠過癮,在街頭對抗警察豈不更為刺激?

已被洗腦的那些反中抗中仇中的青少年,升上大學後不但仍殘留青少年期的心理特徵,而且更變本加厲。因為他們仍未完成青少年發展時期的心理建設階段。大學四年,夠好玩的。他們聯合起來繼續反中抗中仇中,圍爐取暖,同仇敵愾。推動「香港獨立」和推翻共產黨,成為他們解決他們自我認知危機和完成心理發展階段的捷徑。這就解釋了為何差不多所有香港的大學的學生會都是反中抗中仇中。他們需要一個共同的假想敵,而且最好是想像中的萬惡的妖魔鬼怪,黨同伐異,以互相凝聚來肯定自己。特朗普和蓬佩奧,以至蔡英文,在成人世界和國際政治領域,其本質也是如此。

個人心理發展在前一階段的結果,會影響下一階段的發展。青少年的下一發展階段,是成年期。那些充滿反中抗中仇中意識的大學生,畢業後出來社會做事,仍需完成他們在早期心智尚未成熟的發展階段。他們會繼續推動反中抗中仇中的「事業」。所以會有泛黃黑暴醫護消防海關教師律師工程師什麼師,辱罵市民,襲擊警察,堵路「私了」,打砸搶燒,盜走危險化學品,擲汽油彈。因為他們認為內地是敵人,警察為北京服務,美英在道德高地。

香港大學某法律系教員長期妖言惑眾,《蘋果日報》長期散播仇中言論,香港電台長期混淆港人視聽。香港中文大學通識科中心長期製造誤導性的通識科教材。當初設立該中心時,負責人是一位已退休的前美國中央情報局官員。23年來,外部勢力一直滲透香港的教育界,深入骨髓。2008年開始提速,2012年牛刀小試,取得勝利。此後益發張狂,特朗普上台後,採取遏制中國策略的加強版,直到2019年正式在香港推動「顏色革命」,全過程現已路人皆知,毋庸細述。在教協和支聯會長期的強力配合下,一直把青少年極限洗腦,教育界被政治化,淪為政客尋求勝選的工具,令中學生和大學生接近九成都有反中抗中仇中的錯誤意識,危勢既成,根深蒂固。

特區政府對教育界的問題缺乏深刻的危機認知。一味說會聽取青少年的意見,邀請他們加入青少年委員會,加強溝通,滿足他們的需要。這樣膚淺的對策完全沒有用處,令有識者啼笑皆非。如今香港國安法已立,國家意識教育已迫在眉睫。釜底抽薪的做法,是先擒賊王,犁庭掃穴,要針對禍害的根源,狠狠打死。教育制度對青少年的影響,是最重要、最關鍵的。這方面做錯了,全盤皆輸,將葬送「一國兩制」,會毀滅香港前途。大學的所謂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應服從國家安全。同理,蘋果日報,香港電台,教協,支聯會,如何處理?答案寫在牆上。禍水泱泱從何來?怎可書生氣十足?

不少青少年好沒來由地憎恨中國,卻很少回內地旅遊。他們不認識中國改革開放後的進步和發展。他們不讀歷史,不知道中國自1840年鴉片戰爭以來的百年屈辱,不知道帝國殖民主義的凶殘,不知道國家為了獨立自主發奮圖強,民族為了偉大復興艱苦卓絕,如何蓽路藍縷走到今天。

為了防止青少年被泛黃教師洗腦而導致他們反中抗中仇中的錯誤意識引起心理發展階段危機而走入歧途,本人再一次建議:中國近代史應重設為中學的必修科,通識科應馬上改為教養科,仍必修必考,但要全面重組,推行改革。通過學習中國近代史,包括到內地遊歷參觀,即使只是吃喝玩樂,親身體會之後,大部分青少年學生最終一定會尋回所失,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從而恢復對國家認同的自我意識。13-19歲的學生,還沒有完整的分析和批判能力,我們一定要防止他們繼續被泛黃教師和黑暴勢力洗腦利用。

一年來,被美英外部勢力操控上演的「顏色革命」,充分利用了那些有心理發展階段危機的青少年,其破壞力匪夷所思。現在被泛黃教師洗壞了腦的學生集群,危勢已成,如果特區政府不立刻檢討和改革教育制度,及時採取有力的行動,後果不堪想像。根源不清,只會持續惡性循環。一定要在法律容許的範圍內把躲在蟻穴裏面的播毒者以DDT殺死。例如惡名昭著的港大二庭,現在難以期待港大在大學架構內可以自行糾偏,只能依賴國家安全公署依法辦事。正是:

一片春雷入未央,百蟄驚駭意傍徨。
起動覆雨翻雲手,銅鐘羯鼓救兒郎。

評論

相關新聞

從新到舊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相關度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您也可以將網站添加到屏幕)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