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點新聞
每日點新聞 點解香港事
標籤

熱點追蹤|叫人衝自己鬆 「獨青」小頭目眾生相

「港區國安法」出台在即,「港獨」分子心慌慌。涉去年修例風波期間參與非法集結的「香港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早前棄保潛逃,匿藏歐洲。他昨日(28日)在個人社交平台發文,首度承認自己已經離港,假惺惺稱「我的離開並不代表自己已經放棄」,又煽動其他「獨青」盡快外逃。

看過黃台仰、李東昇之流赴外國「政治避難」,陳家駒的畏罪潛逃似乎不那麼令人意外。大部分「青年抗爭領袖」皆如是,他們本身沒什麼過人之處,僅僅是憑著鼓吹「港獨」出位,推年輕人走上街頭、教唆他們違法犯罪。自己卻躲在電腦屏幕後,在網上高談闊論。萬一不小心惹上官非,就「着草」避走外國,在西方勢力的庇護下,繼續滿世界宣傳激進思想,滿口歪理表達政見,十足死性不改。

1.思想激進 崇尚暴力

2014年非法「佔中」後,「本土派」冒起。一眾「亂港廢青」搖身變為「民主領袖」,成立「港獨」組織進行「抗爭」。於2015年1月成立的「本土民主前線」就是崇尚「暴力」,主張「以武制暴」的典型,其頭目包括梁天琦、黃台仰等。該組織成立後曾舉辦過多次「光復」行動,其後更於2016年策劃了「旺角暴動」,大批暴徒掟磚縱火,引致多名警員甚至新聞工作者受傷。最終梁天琦暴動罪及襲警罪罪成判囚6年,黃台仰則匆匆潛逃德國,至今仍逍遙法外。

另有一位潛逃外地,至今仍未回港的「香港民權抗爭」發言人、樹仁大學前學生會會長楊逸朗,亦是鼓吹暴力的代表人物。他曾因在立法會外縱火被判入獄兩年,出獄後公開聲稱要購買武器組建「港獨軍隊」搞「武裝革命」。去年6月,修例風波開始之初,楊逸朗與梁頌恆、鍾翰林等「獨人」又號召暴徒包圍警察總部。楊逸朗親自帶人在警總正門衝擊,用雨傘及硬物企圖將玻璃門撞開。他被警方拘捕後「踢保」,事隔兩日後便急忙逃到台北。

2.無心向學 缺乏文化

陳家駒昨日在facebook長篇大論,將自己的跑路行為形容得大義凜然,然而不知是否寫得太急,全篇粗略看下來,都見到不少錯字:「勿忘初衷」寫成「勿亡初衷」、「公布」又寫作「公報」。更不要提內文的邏輯水平,竟稱《中英聯合聲明》違反國際法,香港被中國「武力侵占」云云,讓人目瞪口呆。

「青年領袖」只顧做政治騷,空談政綱理念,實際自身文化質素堪憂。拋開學歷不談,就連最基礎的將漢字寫正確都做不到。「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2017年因衝擊公民廣場案被判入獄6個月,為延續影響力,身在囚牢,也不忘「刷存在感」。黃之鋒的Facebook曾上載一張據稱是他在獄中畫的囚室平面圖,圖中用30個字形容囚室10項設施,竟有4個錯別字,4個似是而非的字:廁所寫成——「次」所;硬板床寫成——硬「版」床;洗手盆寫成——洗手「盤」;儲物箱寫成——儲物「廂」。另外字型亦如鬼畫符,全無章法,只能憑字形猜字,簡直有辱中文。

「抗爭」小頭目文化水平尚且如此,香港街頭頻繁出現「必報元朗愁」、「撒回修例」等讓人哭笑不得的文宣,大家確實也不應感到奇怪了。

3.生活頹廢 四圍溝女

不少號稱「勇武抗爭」的「港獨」分子,真面目都是「假勇武、真玩樂」的「廢青」。《大公報》早前踢爆,「香港民族陣線」召集人陳卓南,中學畢業後就無繼續升讀,長期無正職工作。他除了參加「港獨」活動外無所事事,經常帶同一眾跟班大嘆美食,又沉迷打機,曾經落網吧蒲足11小時,「hea蒲」到天光。

而剛滿19歲的「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同樣生活頹廢,喜歡到酒吧夜蒲,更沉迷溝女。鍾翰林與中學生女友不時外出鬼混,周街親熱,齊齊「煲煙」,行為令人側目。

去年5月10日,「民陣」在立法會大樓外舉行「反修例」集會,鍾翰林雖混在人群當中,卻大多數時間低頭自顧自玩電話。翌日上午,反對派議員暴力衝擊立法會,會場外的示威區亦衝突不斷;但溝女至上的鍾翰林,施施然與女友一起在示威區另一端繑手聊天,兩人在下午更手拖手步行至金鐘地鐵站。當時有知情人士透露,鍾翰林女友年僅15歲,「Tony(鍾翰林洋名)梗係識食啦!佢搞『港獨』都係為咗溝女、食軟飯啫!」

4.叫人衝 自己鬆

「青年領袖」們大多不屬於勇武派,他們一般呼籲涉事未深的青年向前衝,自己卻講幾句「加油」之類,精神支持表達心意。就任立法會議員宣誓時辱華被DQ的梁頌恆,就因典型的「叫人衝自己鬆」,得到「的士梁」稱號。

2016年11月,「反釋法」遊行演變成「佔領西環」事件,梁頌恆作為始作俑者之一,在警方採取行動前一刻仍指揮示威者向中環轉移繼續抗爭,口口聲聲自己要守到最後,甚至說「預咗攞條命出來殿後」,令在場不少人頗為感動。但話出未久,有媒體拍到畫面顯示,約凌晨二時左右警方開始向示威者推進,梁立即發足狂奔,之後上了一輛的士,飛快離開現場。留下的人卻懵然不知,不少人邊向中環轉移邊與警方衝突,最終4人被捕。

而即使是一度衝在最前方的「勇武」,也沒有想象中單純。去年7月1日暴徒衝入立法會大樓當日,曾任港大學生刊物《學苑》總編輯的梁繼平「慷慨激昂」地脫下面罩,煽動其他人不要撤離,一舉成為暴徒心中的「悲情偶像」。然而,暴徒們沒有想到的是,「悲情偶像」原來早已買定機票,在「佔領立法會」翌日早上即「快閃」經台灣到美國,留下一班被他鼓動的年輕人去做「炮灰」,在港面對暴動控罪。

5.勾結外國 挾洋自重

如果只憑藉「獨青」自身條件,要在一眾「獨人」中一躍成為意見領袖,想必有些困難。但如果有外國勢力撐腰,在政界占據一席之地就容易得多了。大部分「獨青」在香港時,都將自己偽裝成「草根」出身,等到潛逃外國,就開始密集與當地政界及關注團體見面,意氣風發地唱衰香港。

被外國勢力間接培養的接班人李東昇和黃台仰,面對暴動控罪時輕鬆地棄保潛逃,在德國享受「難民庇護」,順便留學,並多次在外國多個公開場合參加座談、發表演講,不斷抹黑「一國兩制」,為「港獨」、「台獨」和修例風波助威,成為外國勢力製造輿論喉舌。「旺暴」時的混亂衝突歷歷在目,二人明明是刑事嫌犯,卻將自己當做「政治犯」,厚黑功夫可謂登峰造極。

至於留在香港的黃之鋒之流,更自甘墮落,徹頭徹尾淪為「漢奸」。港區國安立法的消息一出,黃之鋒、羅冠聰,即聯同「民間外交網絡」發言人張崑陽開始四處勾連,一下促請歐洲各國領袖表態反對,一下又向聯合國提交報告,促請討論相關問題,更直接與美國參議員視像通話。黃之鋒亦不斷高調接受訪問,充當美國的「傳聲筒」,指美國白宮正研究制裁云云,赤裸裸出賣全港市民的利益,換取自己的榮華富貴。

所謂的「青年抗爭領袖」,其本質就是反華亂港勢力用金錢打造的「代言人」。聽到香港就快立國安法,個個原形畢露,四散奔逃。「領袖們」永遠有退路,就算坐監,心裏也打著為日後政治生涯鋪路的小算盤。自以為追隨「英雄」、為公義上街的年輕人,是時候看清了。

評論

相關新聞

從新到舊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相關度
搜全文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您也可以將網站添加到屏幕)
點新聞手機APP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