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 4 月 6 2020
首頁 / Hot News / 講真D|孔聖堂中學不問原則,愧對孔聖﹗

講真D|孔聖堂中學不問原則,愧對孔聖﹗

文/馮煒光

2月26日是香港人的大日子,大家都關心財政司司長會否「開倉派米」,對每位市民派一萬港元。因此,凡是涉及敏感事務如校譽等,最好便在這天宣佈,因為大家的注意力都聚焦財爺。所以筆者以一個公關人的角度講,孔聖堂中學校內有公關人才,懂得把其何姓原副校長的「藏頭詩」報告在這天發表。這招若是在社交媒體不發達年代,確實管用。不信,看看26號晚上的電視和電台鋪天蓋地報甚麼?又看看27號報紙的版面(隨時好幾版)又報道甚麼。哪有媒體有興趣管一家學校副校長仇警事件。

緃使是社交媒體年代,大家若谷歌一下,有關此事的報道,在2月26日當天也報道不多。不過,孔聖堂中學遇上了國家領導,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梁生一士諤諤,正氣凜然,立馬透過臉書連發 2 帖,讓公眾關注此事。

筆者十分同意梁生觀點, 孔聖堂中學校董會和涉事何老師, 其實是在「走精面」。「一方擘大眼講大話,另一方選擇受騙, 總之雙方都甩身,兩邊都不得罪」,這是不問原則,不問是非,緃容仇警,默許仇恨。敢問孔聖堂中學袞袞諸公,這合符大成至聖先師的教誨嗎?你們的學生繼續被荼毒,你們又是否對得起學生和家長?

至於葉建源議員說的「老師也有表達自由」,只是曲解概念。言論自由是有㡳綫的,在美國你不能用「大屠殺」來說事、在德國不能崇拜納粹、在香港教師不能散播仇恨。倘若有老師因不滿葉議員的言論,東施效顰,在社交媒體轉貼詛咒葉議員全家的「藏頭詩」,葉議員會認為這是「言論自由」嗎?

孔聖堂校董會「高高舉起,輕輕放低」,這位何老師不被追究,學校日後如何教導學生們有是非之心?如何教導學生有捍衛原則的勇氣?警察又如何放心讓其子女入讀?這時候我們需要教育局。前些時候,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接受內地媒體專訪表示,有權力取消當局認為不能勝任的校長的資格,甚至一併取消教師資格。楊局長說的是校長不肯處理有違教育操守,肆意把政治帶入校園的老師。

今天便有一個「仇警」,「散播仇恨言論」的現成例子,為何楊局長不介入?不「履職擔當」,撤銷涉事何老師的資格,以儆效尤?或許楊局長本著「不想招惹教協這最大教師工會」的原則來避事,但楊局長似乎忘記了中央對局長是有實質任命權的﹗(作者為香港特區政府原新聞統籌專員)

(大公文匯全媒體新聞中心供稿)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