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 4 月 4 2020
首頁 / 觀點 / 講真D / 講真|誰該為「攬炒」經濟的惡果負責?

講真|誰該為「攬炒」經濟的惡果負責?

文/周春玲

 

前兩天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致函法援署,「要求支薪助大狀度寒冬」。原因是法院暫時關閉,大律師們經歷着前所未有的停擺,所以要求政府支援,讓大律師有錢交房租。連香港人頂禮膜拜的大律師,這些家住山頂豪區,寫字樓紮堆設在中環、灣仔旺區的精英行業,今天也要加入到向政府要求派錢的大軍中,確實讓人唏噓不已。

「手停口停」,這是香港人對生存最經典的一句比喻。精英階層尚且如此,基層的艱難就不言而喻了。稍微到街上走走,轉一下酒樓餐飲、零售百貨,見到的景象不是空桌待客,就是寥落無幾。吉鋪待租滿目皆是,倒閉失業有增無減,經濟衰退不再是「狼來了」的警言。

有人胡亂引申,說這是因為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造成的經濟蕭條。這裡筆者先引述特區政府經濟顧問辦公室今年一月發表的《經濟劄記》(劄記),該劄記根據客觀資料推算,對零售業銷售總量、食肆總收益及酒店業收益分別在2019年第三季額外損失,大約為15%、11%及18%,2019年經濟按年負增長2.9%。《劄記》還明確寫道,受本地社會事件重創的旅遊及消費相關行業中,以零售、餐飲、酒店及訪港旅遊業所受的影響最為明顯。這幾個行業的業務在去年第三季急劇惡化的速度,為多年未見,也明顯與同期週邊形勢的發展不成比例。因此,這些行業在去年第二和第三季之間的業務惡化情況,相信大部分是反映本地社會事件及暴力衝擊所帶來的重大干擾。

以上是香港政府經濟顧問的推論。筆者認為,肺炎疫情會加速香港經濟衰退的速度,但不是觸發點。真正的觸發點是去年一波又一波的黑暴運動,高呼「攬炒」的口號,以犧牲香港經濟為最終目標,並叫囂不達此目的就決不甘休。他們在反政府之時,緊緊盯著任何與內地有關聯的企業,以橫掃一切之勢封門封鋪。在這種「攬炒」風盛行之下,基層打工仔,包括餐飲酒店、零售百貨、旅行社、商務推廣等,已經率先被強迫吞下「攬炒」的苦果。在此危局之時,以大律師公會為代表的大狀們,堅決不與黑暴割席,並振振有詞地美化「攬炒」行動,對拖垮香港經濟無動於衷,甚至聲稱要為這種違法行為提供免費法律服務。昨天他們推倒了香港的經濟繁榮,今天卻公然向政府伸手要錢,且庸人尚羞之,況於將相乎?

香港經濟的衰退,去年是由「人禍」造成,今年則遇「天災」。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肆虐下,隨着訪港旅客進一步大幅下跌,即使商鋪開門營業,也無生意可做。許多商鋪為減少開支,只能採取裁員及減薪,香港的消費市場必然陷入相當長時間的低迷。面對這種局面,社會各界特別是建制派要團結一心,必須與政府合力抗疫,把疫情壓縮在盡可能短的時間裡,掌控在盡可能小的社區內,不使疫情蔓延,全港才有復蘇的希望。與此同時,政府不能等疫情過後才思考經濟發展的問題,應利用現在經濟暫時的沉寂期,抓住這次疫情人們的一些生活方式、工作方式、社交方式等發生的變化,倒逼一些新的政策,催生一批新的行業和業務的發展,釋放增長潛能的改革舉措。

經濟發展才是王道。全民派錢,乃飲鴆止渴、抱薪救火,未能久也。無論是特區政府,還是政客,相信都應該明白這個道理。

 

(作者是全國政協委員)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