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 2 月 29 2020
首頁 / 觀點 / 講真D / 講真D|履職擔當是中央對18萬公務員的要求﹗

講真D|履職擔當是中央對18萬公務員的要求﹗

文/馮煒光

香港中聯辦駱惠寧主任履新後的第一個新春酒會發言,其實是中央對香港各界的明確期許。其中,「18萬公務員履職擔當」一句,尤其值得大家注意。

在過去近7個多月的暴亂中,有少部分公務員表現出「不履職」,甚至參與暴亂;有部分公務員不擔當,任由「連儂牆」在全港遍地開花;更有公務員以「公務員」身分舉辦反對現任特首政策的集會,明顯違反了公務員「必須對現任特首效忠」的要求,這是履職嗎?

這裏也看出中央態度的微妙變化。2017年7月1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對特區政府的問責團隊說的是「為官避事平生恥」,不過習主席這句話卻不見於特區政府新聞網,可能是被特區新聞處認為不重要,故刪剪了。或許是因為被刪剪了,所以一眾高官都以為可以「避事」了,故之後卻出現了上述公務員舉搞完反對特首集會後,竟然可以升職,而相關局長連哼也不哼一聲。又出現公務員事務局局長高調說有41名公務員涉嫌參與暴亂被拘捕,其中31人被停職——但原來是「帶薪停職」!羅局長,這不叫懲處,這叫嘉奬﹗這不叫擔當,這叫忽悠中央﹗

中央真的拿公務員沒辦法?別忘了2019年10月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的記者會上,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港澳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沈春耀在答記者問時表示,四中全會《決定》圍繞按照「一國兩制」原則治理好香港、澳門提出了一系列工作任務和要求,包括「完善中央對特區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的任免制度和機制」。如何解讀中央官員這句話,讀者都比我聰明,自詡為天子門生的政務主任(Administrative Officer, AO)更一定較筆者聰明﹗

筆者認為,考驗18萬公務員是否履職?是否擔當?可以看下列幾個方面:

1)從今天開始,所有公務員尤其新聘用的,包括法定機構如私隱專員公署等聘用人員,都必須作背景審查,若發現曾有在網上發表仇警言論的,一律不聘用或立馬解職。這也是學英國人的,1983年時筆者還在大學時,公開支持香港回歸祖國,1984年出任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時也再次公開重申這立場,1985年初筆者畢業,欲投考廉政公署社區關係主任(筆者一向對公共關係工作,情有獨鍾),但你道港英政府怎麼處理?連表格也不給筆者。理由當然是因為筆者堅定支持回歸,不是英國人那杯茶。若特區政府真的要做背景審查,也可以指定給其他第三方機構來作獨立調查,這個標書一開,反應一定十分踴躍﹗當然絕不能委給有西方/黃絲背景的機構來做。事關國家安全,公務員團隊純潔,不容妥協。

2)對於去年公開以公務員身份搞反對特首政策集會的(他們當時向警方申請,有紀錄),應立馬停職,而且是「不帶薪」的。他們當然會去法庭申訴,那便告吧。真的不行,便要求中央釋法,特區政府必須有擔當,把這股歪風強力壓下去。否則日後不論何人出任特首,並且進行二十三條立法,這些公務員是否又可以再次搞集會反對時任特首?

3)對於發表仇警言論的教師,教育局局長為何不立馬吊銷其執照?教育局長這樣遲疑不決,算是擔當嗎?楊潤雄局長想和駱惠寧主任,對著幹嗎?至於入境處的、海關的、消防的,該停職的,也必須「不帶薪停職」﹗再說一次,停職是懲處,不是嘉奬﹗

4)所有首長級公務員要想升職,必須報讀不同程度(按其職系)的國情班,經內地相關老師嚴格考核後,才可以晉升,而且晉升前必須到廣東虎門當年林則徐銷煙地的博物館參觀,並寫下考察報告,供上級審閱,這報告並會放入這位公務員的個人檔案(Personal file)內,供日後的上級參考。特區政府的高級公務員如想升職,必須弄清楚英國人當年是如何向我國傾銷鴉片的,否則升職免問。筆者為官時,曾爭取到北京報讀國情班,事後一位相當高級的公務員「同學」告訴筆者,其實不用爭取,高級公務員根本不想去北京讀這些班,又不是去倫敦體會優雅英式文化(順便可以歐遊),故名額多著呢﹗

5)公務員事務局必須要求所有公務員進行宣誓程序,必須向著國旗和憲法,莊嚴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並在宣誓後簽字作實。如不肯進行此儀式,立馬解聘。倘若公務員事務局擔心沒有法例可依,那便透過《緊急法》來立法,或者要求中央釋法。這個宣誓必須包括所有香港本地法官。

上述5點,AO出身的林鄭及其團隊願意執行嗎?筆者以一個小故事作結,2017年3月時任特首梁振英當選全國政協副主席,選舉後獲當時的7名政治局常委在總書記習近平帶領下,逐一和梁特首握手,這在全中國以至國際政治關係中也是罕有鏡頭(美國總統來訪,也不會有7名現任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排隊和他握手),連黃絲評論員也說:「中共的常委空群而出跟一個人握手,太罕見了!」但香港政府新聞處借調特首辦的同事竟然堅拒把這個鏡頭放到特區政府新聞網。梁特首泱泱大度,沒有和她計較,而我們則因為有一位權勢大且資深的AO全力撐她,而徒呼奈何。當時這位高級新聞官的解釋是:「我們公務員只服務特區政府,其他不管﹗」套用劉德華多年前的名言:「今時今日,這種服務態度,不行了﹗」「只服務」這3個字,可圈可點,顯示出「分離主義」傾向,原來香港公務員不用理會國家的?那怕這事涉及到時任特首﹗

當然,AO尤其回歸前入職的,有其天子門生的思維,不說純正倫敦英語的人,在他們眼中根本不夠優雅,是否算得上人類也說不定。忽然想起,中央很多官員都只是會說全球近四分之一人類講的「普通話」,不說倫敦英語的,不知道AO們見到中央領導時,心裏在想甚麼呢?

(作者為前香港政府新聞統籌專員)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