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0日,星期二
首頁 / 觀點 / 講真D / 講真D|沒有暴徒, 何需防暴?

講真D|沒有暴徒, 何需防暴?

文|馮煒光

 

黃藍是政見, 是非是良知﹗你可以政見不同, 但不能沒有是非之心。 今天有人發起「守護孩子」,譴責警方使用催淚彈, 其實是沒有是非之心的極致,背後是利用一般人對學生、孩子有天然同情的情結, 把一切責任都推給警察,以坐實「警暴」的口實。

只要細心看由 6月 9日以來的衝突片段, 有哪次不是警方因應有人衝擊,故要放催淚彈驅散?對﹗是驅散,因為這正是催淚彈的作用。

大家不妨回想今年7 月1 日被打個稀巴爛的立法會、10 月被打個稀巴爛的又一城商場、11 月中大和理大被暴徒攪到蛆蟲遍布。至於警員、市民受傷方面,7月沙田新城市廣場, 警察在執法時被暴徒咬斷手指;10 月時有防暴警察忽然被一名暴徒「割頸」,差點喪命;11 月又有負責傳媒聯絡的警員在理大現場協助傳媒採訪時, 竟然被理大內暴徒射出的冷箭射中小腿。 還未計暴徒們在街上多番襲擊不同政見人士,今日(12月1日)凌晨又有市民因清理路障,被暴徒打個頭破血流,暈倒在地。

暴徒在過去 6 個月對社會的破壞, 已到了無法無天, 罄竹難書的地步。今天,如果你還支持暴徒, 利用普通市民對學生天然同情的情結, 只有一個原因 :你冇良知, 冇是非之心, 冇惻隱之心。因為你為了讓暴徒繼續放肆, 煽動仇警言論, 令市民無法有路行(因為路被堵了)、無法順利返工(因為地鐡門被阻塞了)、子女無法安心上學(因為連保姆車也被扔汽油彈)。此情此境, 你還要說警察不應放催淚彈,那警察只能用其他武力了﹗

倘若我是鄧炳強, 面對這些「投訴」,那很簡單,下次不用催淚彈, 用震撼彈、木彈、甚至真槍實彈, 因為當暴徒大肆使用燃燒彈、鏹水彈、及冷箭時, 香港警察武力實在太不相稱。我們香港警察是名副其實的「克警」——過份克制的警察,又或者正確稱呼應為「仁警」——相當仁慈的警察。不信, 你去美國任何地方試用今天香港暴徒的方法, 我相信你只需買單程機票, 如果美國讓你入境的話。

發佈留言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