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3日,星期五
首頁 / 觀點 / 來論|圍攻女記者,「搬龍門」上癮?

來論|圍攻女記者,「搬龍門」上癮?

文|春秋

8月20日警察新聞發布會上,警隊的風頭硬生生被一班記者搶走。一名身著紅衣的廣東電視台女記者,被指拍攝其他記者提問的畫面,遭到一班本地記者團團圍住,強迫出示證件,又屈對方是警務人員。最後警方出手護送,該名記者先可以安全離場。

廣東電視台稍後發布聲明,確認被圍堵女記者為該台香港記者站站長,是有註冊的合法記者,亦對記者正常採訪時受到的不禮貌對待提出譴責。

而另一方面,蘋果日報等一眾媒體在21日刊登相關新聞報道,在記者身份已經明確的情況下,仍用紅衣女指代該名記者,而不強調記者身份,並將摩擦歸咎於其拍攝其他記者大頭照,錯在佢自己,而隻字不提圍堵記者的合法性。

首先需要明確一點,該名記者身份已經得到確認,拍攝其他記者提問不屬於正當採訪?當其時,是香港警方舉辦新聞發佈會,成個過程是在公眾場合,亦完全公開,無數攝影機影住。而記者提問屬於發佈會的一個環節,亦是公開的,不存在拍攝涉及個人隱私的問題。在好多新聞發佈會的圖片中,都可以見到發佈人同提問者雙方的圖片,是這類新聞慣常處理方式。因此,拍攝記者提問都屬於正常採訪行為。

既然是正當的採訪行為,香港作為一個自由社會,亦容許不同背景、持不同見解的媒體進入採訪,無論外國記者、內地記者,都應該同本地記者一視同仁。一個正當採訪行為,而遭到大班人以人多欺人少,不斷圍攻、質問,是有違採訪自由的行為。亦同負面地傳達出一種「不允許異見」的暗示,有違香港精神。

好多網民話,「行得正企得正,怕咩人影啊?」事件中,一班本地記者自己入鏡時閃閃縮縮,表示不滿,而對紅衣女記者,佢地又拿起長槍短炮,十幾部手機相機攝影機,影到唔停手。而紅衣女記者一直都表現磊落,沒有懼色。現在,紅衣女記者的大頭相、近身相已經上曬本地各大媒體。點解影本地記者就唔得,影其他人就肆無忌憚?個龍門好重㗎,你地搬來搬去,不攰咩?

其實這也不是本地激進份子第一次「搬龍門」啦。8.18示威當日,有示威者捉住一名紅衫男子,指佢拍攝示威者大頭照,一班人圍攻,一度有人動手。其後,紅杉男子的正面照又上曬網。

仲有一名自稱來自廣州的男子,因為拍攝示威場面,被威脅而刪除照片,佢解釋不過是想了解香港年輕人真實的狀態。而從新聞圖片見到,圍攻、威脅的過程中,有示威者拿住相機一直拍攝該名男子,毫無避忌。

你可以示威,表達訴求,是你的自由。人地影相,記錄在香港獨特的場景,亦都是人地的自由。而且,如果影相是錯的,點解你可以做,而人地就唔得?以人數優勢威逼對方,甚至刪除私人手機的內容,這樣的做法顯然將他人的自由視同無物。只有自己的自由是自由,人地的自由就可以隨意剝奪,系多數人的暴政。

作為媒體,更加需要公平同公正,一些「搬龍門」搬上癮的記者,點可以指望有咩公平公正的新聞呢?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