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6日,星期一
首頁 / 觀點 / 停手啦 回家吧 避免大流血收場

停手啦 回家吧 避免大流血收場

文|盧永雄

 

在不絕的示威中,我嘗試聆聽年青人的聲音,有一個相對溫和的大學生話,年輕示威者由開始時「反送中」,到後來5大訴求,到現在示威都沒有很清晰的訴求,主要原因是憤怒,這個大學生看不到雙方的矛盾可以如何化解,很擔心最後會流血收場。

在群眾運動中,很多時都以流血結束,看歷史事件時,很多人會話雙方這樣做那樣就會可以避免流血,但原來身處其中,就會發現大家卡死在現在位置上,根本回不了頭。

老人家有智慧,一個曾經參加1967暴動的長者,講起自己的經歷。那時他還年青,在彌敦道遊行,突然不知是誰大喊:「操去油麻地差舘」。他們在群眾運動中,沒有經過思考,就住警署操去。

去到油麻地警署門外,大喊一輪口號,也不知誰第一個掟石,他在遊行前完全沒有想過去警署門口掟石,但在群情洶湧時,他和另外兩個年青人,就抓起花糟的石頭,三人站在前頭,朝警署掟石。沒有多久,傳出拍拍幾聲,他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就見身旁的年輕人倒在血泊當中,才知道警察從警署裏開槍,那個年青人中槍,馬上死了。他和其他示威者驀然醒覺,拔腿就跑,逃離現場。

幾十年後回想,他去遊行因為憤怒,但誰叫遊行隊伍去油麻地警署,誰開始掟石,有無人幕後策劃襲擊警署,他一無所知,一腔熱血,跟人就做。事後回想,若歷史可以重演,他一定不會去。即使最後全身而退,但事情的慘痛回憶,他一生都忘記不了。

我和退休警官溝通過,他說1967年時的警察的確如此,但即使現在防暴隊,遇到如今的暴力示威場面,根本可以開槍。

他說警察機動部隊(PTU)接受準軍事化訓練,其中一個作用是防暴。PTU一連(Company)有四個排(Platoon),一個排有41人,分4列人,他接受防暴訓練時,第一列站最前用警棍,第二列用催淚彈,第三列用木彈,第四列站最後準備用實彈。其實射木彈的殺傷力已經很大,體積大的木彈貼地飛出,打中會斷腳,防暴隊向前衝的示威者打出一排8個木彈,可能已可以打斷4、5個人的腳,很易打到人殘廢。

至於第四列打實彈,其中兩人揸AR15自動步槍,其餘用雷明登散彈槍。指揮Platoon的幫辦看見以下情況可以命令發射實彈:第一,示威者掟汽油彈。第二,示威者掟炸彈或疑似炸彈物體。第三,示威者持槍或類似手槍物體。幫辦就會大叫:「槍手!」接著就指揮向目標開槍。

換言之,昨日有示威者向尖沙咀警署掟燃燒彈,令一個一個警察受傷,已是極其嚴重情況,理論上指揮PTU的幫辦已可以下令防暴隊兩個持AR15步槍的警察,開實彈射擊!

你可能說我靠嚇,過去木彈都未打過,警察怎會開真槍實彈?如今警察的確只是使用低度武力,很多時只是發射催彈,當企前排的暴力示威者有防毒面具時,催淚彈效用近乎零。就因為警方使用低度武力,所以示威才會驅之不散。按防暴隊的設計,一個41人的Platoon是要對付3000人,當然是用盡所有武力。

至少有兩個情況可能開槍。第一是擦槍走火,向警署掟汽油彈是高危行為,若有幾個警員在警署內被燒死,警員生命安全受威脅,一定會用實彈保護自己。第二暴亂失控。很多人問何時出解放軍,其實出解放軍如不開槍,暴力示威者也不會走,所以最後局面失控時,無論是警察抑或解放軍都唯有開槍。

阿爺對香港亂局的態度極其嚴厲,港澳辦發言人楊光表示,激進示威者屢屢用極其危險的工具攻擊警員,已開始出現「恐怖主義的苗頭」,中央堅決支持香港警隊和司法機構果斷執法、嚴正司法。

種種危險訊號盡現,大人們不要火上力油,要勸年青人停手啦,回家吧,先冷靜下來,避免大流血收場。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