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9日,星期一
首頁 / 觀點 / 從「為反而反」到「為反而暴」反對派正急速淪為「縱暴派」

從「為反而反」到「為反而暴」反對派正急速淪為「縱暴派」

一股極端暴力的邪惡力量,正在美麗、寧靜、璀璨的維港集聚、蛻變、生長,而反對派正在急速地淪為「縱暴派」。「縱暴派」不再只是「為反而反」,而是悍然策動、煽動、推動嚴重暴力衝擊事件,其取態與行動已由他們過往的「為反而反」蛻變為「為反而暴」。「縱暴派」糾集了三類人,包括外部勢力的香港代理人,激進暴力勢力的代表、核心和政治領袖,和為選票討好激進選民、不再顧忌基本政治底線的政棍。「縱暴派」合理化甚至美化一切反政府、反法治、反秩序、反社會的暴力行動,以擁有制度背書的權力作惡,試圖毀掉香港的基本管治制度,以暴民政治毀掉香港年輕一代的未來。由反對派急速蛻變而成的「縱暴派」,正成為當前本港極端暴力勢力的精神支柱,成為激進暴力行動的共犯。如果任由他們為惡,就會危及香港的法治秩序、繁榮安定。

《逃犯條例》修訂風波後期的一個多月來,發生了圍堵警總、暴力進佔衝擊破壞立法會、屯門九龍上水沙田多地區連串嚴重暴力衝擊等令人震驚的事件。香港社會各界對事態發展越來越感到憂慮,也越來越強烈地發出反對、譴責的正義聲音。但是,香港的反對派,不僅從來沒有譴責過這些嚴重暴力事件和暴徒,反而為暴徒暴行辯護、美化,甚至有一些反對派參與暴力事件的策動,有一些反對派議員公然在暴力事件中阻撓警察執法、為暴徒做掩護,而對於警方的執法行動,他們不斷地用「暴力執法」加以抹黑。有人說,反對派表現的是「雙重標準」。

但究其實質,已遠遠不是「雙重標準」這麼簡單,這已是反對派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在悍然策動、煽動,並通過庇護與縱容,去推動嚴重暴力事件。他們成立以來的「為反而反」的取態與行動,已經蛻變為「為反而暴」的取態與行動。反對派正在急速地淪為「縱暴派」。

縱觀這一個多月反對派政治頭面人物的表現,大致可分為三類:第一類,是外部勢力在香港的代理人。在暴力事件中,他們未必站在最前線,也未必站在前台喧囂,而是在背後策劃、組織、指揮。第二類,是激進暴力勢力的代表、核心和政治領袖。他們很多時候都會出現在極端暴力衝擊的前線,利用議員的身份,用各種方式,阻撓干擾警方執法,責難警方執法,為暴徒提供掩護與保護。第三類,是為了選票、為了討好激進選民、甚至連基本的政治底線都毫不顧忌的政棍。

從他們在對待暴力衝擊事件,和對事件中施暴者與執法者的絕然對立的兩種態度,香港市民都可以清晰地看到,所有反對派政治人物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完全無視事實,顛倒黑白,將法治視作無物,不問是非,只講政治立場。凡是反政府、反法治、反秩序的,甚至是反社會的,反對派都不僅不譴責,反而以各種借口、各種方式,加以合理化甚至美化;凡是政府依法行事、警隊依法制止暴力,凡是各界反對暴力、支持警隊執法,反對派都進行攻擊甚至污名化。這三類反對派政治人物,儘管有不同的政治動機和目的,但是在「反政府、反法治、反秩序、反社會」的大是大非問題上,站到了同一個陣線。在幾次嚴重暴力衝擊事件之後,這些反對派政治頭面人物,以聯署方式綑綁發出了縱容包庇暴力、抹黑警方的一致聲音。他們這種作為,事實上已經成為激進極端暴力勢力的精神支柱,甚至已經成為激進暴力行動的共犯。

策動、煽動、推動暴力的人,比站在前台的公然施暴者,無疑更加危險,社會危害性更大。因為,施暴者只是一個個個體,隨時會受到法律的制裁。而這些施暴者背後的政治力量,可以不斷地煽動一些極端暴力分子,進行一波又一波的暴力衝擊活動,以此獲取各種政治利益的回報。可以說,在不停的極端暴力活動中,在施暴者和執法者的激烈對抗、受傷流血中,施暴者背後的政治力量,也就是香港的「縱暴派」,先製造「人血饅頭」,然後吃「人血饅頭」。

施暴者背後的政治力量的作為,首先已經喪失了人性,嚴重踐踏社會的基本良知,其結果是毒化人心、破壞社會公序良俗。其次,他們濫用議員權力,對警方的執法,冠冕堂皇地行使着另類制度暴力,其結果是毀壞香港的管治,以制度背書進行權力作惡,其結果必將毀壞香港的基本管治制度。第三,他們濫用民主自由權利,將正當意見表達異化為暴民政治,其結果是毀掉下一代賴以生存的包容、共識土壤和法治、安定社會。

善良而守法的香港人,必須認清反對派正在急速淪為「縱暴派」的危險傾向,以及將產生的極其嚴重後果。對這一點,香港各方都不能有任何掉以輕心。當此轉折關頭、危機之時,香港市民要發出強烈的警告:正在急速淪為「縱暴派」的反對派,如果你們還有一點良知,請懸崖勒馬,千萬不要把香港拖入萬劫不復的深淵,背上千古罵名。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